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历史上的恐怖份子最大的胜利

“十月革命”应为“十月反革命”。(网络图片)

中国的老百姓一直都认为:十月革命,是列宁领导苏联的尔什维克和劳动人民进行的一场革命,以列宁为首的苏联共产党代表了苏联劳动人民的利益,打败了当时反动的临时政府,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劳动人民开始实现“当家作主”的美好愿望。随着信息的开放和前苏联一些秘密档案的解密,许多问题的真相已大白于天下。现在俄罗斯史学界认为,十月革命是“以列宁为首的布尔什维克党搞乱了整个俄国,破坏了俄国人民的正常生活;如果不是十月革命,俄国人民就不会经历如此多的苦难。”

所谓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的政权,自称是代表了工人阶级意志和利益的革命政权,但从夺权到建政,在上边坚持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领导们没有工人阶级出身的人;在下边虽然很多参与者出身工农,但绝大多数都是为钱,是拿钱雇来的,并不是为共产主义的理想而战斗。1910年的时候,有一个名叫罗曼诺夫・马林诺夫斯基的工人加入了俄罗斯社会民主工党,在当时,主张进行无产阶级革命的政党内没有一个来自工人的领导人,他的加入使列宁欣喜万分,列宁说:“不管有多么巨大的困难,只要有这样的人就可以缔造工人阶级的政党。”列宁是把马林诺夫斯基当成了一块金字招牌,其最主要的优点就是无产阶级出身,而这样的人正是布尔什维克所没有的。列宁说有了他“就可以缔造工人阶级的政党”,其实说得很不准确,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有了他就可以冒充是工人阶级的政党”。但是让列宁白白高兴了一场,马林诺夫斯基不是一个无产阶级革命者,而是一个打入布尔什维克的沙皇间谍,早在1914年,孟什维克的一个领导人就说:“我们都相信,他毫无疑问是个奸细,能否证明这一点就是另一码事了。”可是列宁不愿面对这个事实,因为如果一旦没有了马林诺夫斯基,列宁领导的这个夺权帮就真的是清一色的“剥削阶级”了,他指责这是“绝对的一派胡言”。

二月革命后,在“暗探局”的秘密档案里发现了马林诺夫斯基的真实记录,证实了他确实就是个奸细。1918年在莫斯科被枪决。赖利是英国的一个很著名的间谍,在1918年,曾致力于推翻列宁所建立的共产主义制度。他说莫斯科的士兵“都是些外国雇佣军,而外国雇佣军为的就是钱,谁出钱多,他们就跟谁走。”

只要对当时的一些历史现象进行分析,就不难得出结论:所谓的十月革命就是一些野心家争权夺利的政变,而绝不是什么工人和农民的革命运动。

而十月革命领导者列宁等是一些恐怖份子。19世纪末,正是恐怖活动大行其道的年代,政治谋杀的浪潮席卷整个世界,仅在几年的时间里,死于恐怖活动的各国政要就有:法国总统卡尔诺、西班牙首相卡斯基略、奥匈帝国皇后伊丽莎白、意大利国王温伯德、美国总统麦金利。除此而外,还有一连串的俄国政治活动家,其中有教育部长博戈列夫、内务部长西皮亚金和接替他职位的普列韦、莫斯科总督谢尔盖・亚历山大、总理兼内务部长斯托雷平。列宁成长于这个时代的环境中,深受恐怖风气的影响,一贯坚持搞恐怖活动的路线,甚至把恐怖活动的革命方法推广到了亚洲,20世纪之初,亚洲尤其是中国和日本的暗杀活动非常盛行,同列宁党的影响或暗中操作有一定关系。

列宁的哥哥亚历山大是民意党敢死队员,1887年涉嫌刺杀沙皇亚历山大三世要案而被处以死刑。民意党是80年代革命民粹主义的主要组织,该组织把恐怖手段视为最重要的“斗争形式和生命力”。在党纲明确写有“破坏与恐怖活动”的必要性,指出要实现任何途经的变革,都离不开“独立革命的成果和借助于密谋取得的成果”。列宁当年深受其兄的影响,对民粹派的集中、秘密、纪律、限制等组织模式十分欣赏,指出“民意党”是“我们大家应当奉为模范的出色的组织”。

列宁出身于贵族家庭,是当时上层社会的一分子,因其兄涉嫌刺杀沙皇而被从上层社会驱逐出来,因而他对俄国的上层社会充满着怨恨。列宁的革命,从来不是基于对劳苦的工农大众的同情,而是基于一种对权力的欲望和无边的仇恨。1891年~1892年伏尔加流域闹饥荒,当地知识份子主张对饥饿的农民施以救济,列宁坚决反对,他认为饥荒有进步作用,它可以毁掉古老的农民经济。一些曾和列宁一起工作过的人说:“列宁性格最大的特点就是仇视一切,……一切都是从仇恨出发。”列宁的这个思想对20世纪的政治影响很大。蒋介石在分析这个问题时说:“以恨为动机的革命,决不适于中国的民族性。因为动机既然是恨,行动一定是残酷和卑污,……这完全和中国的民族性相反。……法国大革命之所以迭次失败,使帝制复活,就是因为过于残酷,使社会全体发生反感。这种残酷手段,适用于残酷的民族都遭失败,那里能适用于和平的中国民族。”

1891年以后列宁迁到首都圣彼得堡,在那里以律师的身份作掩护搞革命工作。当地的那些社会民主主义者都觉得这个新来的人不像是个马克思主义者,倒很像个民意党的信徒,因为他主张以恐怖活动作为主要的斗争手段,公开宣传民意党的那一套革命策略──以恶的手段实现善的目的。

十月革命前列宁就一直从事着恐怖活动,沙皇的暗探局掌握着很详尽的有关列宁从事恐怖活动的资料,二月革命后所保存下来的只是那些档案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这些文献中记载了斯大林在1909年曾经批评过列宁所搞的恐怖活动,认为这些恐怖活动是“失算”和“不正确的组织政策”。但在实际中,斯大林也执行恐怖活动的路线,据沃尔科戈诺夫所着《斯大林》记载,斯大林为给布尔什维克党筹集经费,经常参加武装抢劫。例如,1907年斯大林在梯弗利斯对护送一车卢布的哥萨克押送队进行袭击,抢劫了将近30万卢布。在斯大林的一生中有许多“强盗性的事迹”,关于这一点,斯大林自己也不否认。

布尔什维克党在十月革命前基本上是由职业革命家组成的,要维持这样一个组织的存在需要好多钱,为解决经费问题,列宁经常组织抢劫银行和骗取捐款。

20世纪初,俄国出现了两次革命,一个是1905年的革命,一个是1917年的“二月革命”。1905年的革命虽然被镇压下去了,可以说是失败了。但从另一个角度讲,它又可以说没有失败,因为在革命被镇压后,沙皇迫于形势,实行了一些改良措施。在很短的时间内取消了政治犯,革命的党派也可以自由发展了。到1907年,孟什维克和布尔什维克的人数都有所增加,两个党的人数合在一起达到了八万四千多人。列宁利用了沙皇政府的宽容。二月革命中,沙皇可以下令镇压,但是他没有,而是和平退位。正因为如此,沙皇尼古拉二世,被人们称为“赤诚的爱国者”。后来列宁得势以后,却下令谋杀了沙皇的全家。

二月革命发生时,列宁正流亡瑞士。一听到二月革命的消息,马上打电话给他那些在国内的同志,要他们不要信任临时政府,不给临时政府任何支持;不要和那些社会政党结盟,要指出它的任何诺言全都是谎话,要进行揭露;要把工人们武装起来,准备进行暴力革命。列宁热血沸腾,急着回国领导这场革命,夺取权力。孟什维克和列宁党徒中的大部分人,原想建立一个“资产阶级共和制”的政体,但是列宁急于建立一个由他主持的独裁政权。1917年的7月,他发起了一次武装起义,临时政府的情报部门把所获得的有关列宁同德国人勾结,颠覆俄国政府甘当卖国贼的案情公布了一部分,这场起义就被平复了。

被宣扬得神乎其神的十月革命其实没有经过武装战斗,也没有所谓的“一声炮响”,那些所谓“‘阿芙乐尔’号巡洋舰轰击冬宫的炮声揭开了历史的新篇章”是人为地编造出来的,一切都进行的非常顺利,没有遇到抵抗,几乎是不发一枪一弹就把首都的机要部门都占领了。列宁说:“在俄国夺取政权轻而易举,就像举一根羽毛一样。”这是因为临时政府不想发动一场战争,他们很乐意和平地交权,他们对权力也不像共产党看的那么重要。万没想到,列宁把俄国拉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临时政府的国家要员们也为自己的妥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十月革命后由列宁掌权建立起来的人民委员会,打着“苏维埃”政权的招牌,其实是清一色的布尔什维克。列宁把原来的一切司法章程、法律法规全部废除,把司法工作交给革命法庭和新成立的秘密警察机关去处理。而那些所谓的革命法庭,主持者都是不懂法律,没有教养,没有知识,只有革命热情的人,秘密警察机关专搞特务统治。列宁政权一开始就实行恐怖统治,1917年的12月,列宁赞成由“人民群众”自己组织法庭(街道法庭)审判那些“投机分子”,他千方百计地鼓动对“阶级敌人”实行恐怖行动,“毫不手软地保卫革命”。“我们不是在对个别人作战,而是在将资产阶级作为一个阶级消灭。”列宁和苏共的上层领导们实行残暴的恐怖统治,搞群体灭绝。他给专政下了一个定义,说无产阶级的专政就是不受任何约束,不受法律条文限制,没有规章制度制约,完全是以暴力为基础的。列宁就是以恐怖的手段来消灭政敌和恐吓劳苦民众。

1918年2月人民委员会开会时,其中有这样一段情节:列宁提出一项法令草案,标题是《社会主义祖国在危殆中》,其中有一条,要求把一大批犯人不经过审判即“就地正法”。这批犯人范围很广,只是粗略地划为“敌特、投机商、盗贼、流氓、无赖、反革命煽动者、以及德国奸细等。”

1922年5月,列宁曾写道:“法律不能代替恐怖,否则就是自欺欺人和蒙蔽人。”根据1922年公布的法令,国家政治保卫局获得了枪杀反革命分子、“暴徒”、以及另类型的刑事罪犯的权力,也就是他们有草菅人命的权力。

整个国家陷于一片恐怖之中。

列宁党把自由市场看成资本主义的温床加以消灭,故意制造通货膨胀,滥发纸币,消灭人们的存款,纸币氾滥成灾,物价飞涨,及至1923年,苏俄的物价较之1917年的物价已经涨了一万万倍。破坏经济的最严重后果是粮食减产,人为制造了大饥荒,政府和民众抢粮食。莫斯科方面把那些城市游民武装起来,组成浩浩荡荡的征粮队,分派到各地去征收所谓“剩余粮食”。农民中有许多人是服过兵役的退伍军人,有战斗经验。于是,各地的农民便与征粮队发生了你死我活的恶战。大部分的乡区都沦为内战的战场,只要是抗拒苏维埃政权的农民,列宁就称之为“富农”,号召进行大规模的屠杀。这次由一场旱灾引发的饥荒,使五百二十多万人活活饿死,仅次于后来斯大林制造的大饥荒。如果没有美国救济总署的接济,还不知道将饿死多少人。

列宁肆意屠杀民众,制造红色恐怖。列宁引用马基亚维里的话说:“如果实现某种目的必须采用某种暴力行动,这种暴力行动必须以最有效的方式,尽可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完成。”列宁最爱说的话是“杀死他们”、“统统吊死”、“就地正法”、“当成最凶恶的敌人把他消灭掉”、“绞杀那些富农吸血鬼”等。

列宁政权就是要造成一种恐怖的气氛,让人们对他的政权产生恐惧心理,甘做奴隶,不敢反抗。他在一个指示中布置完杀人任务后说:“要做到这样的程度:使周围数百俄里(公里)以内的民众都能看到,都能知道,都会胆战心惊,奔走相告,说我们正在绞杀那些富农吸血鬼,而且还要绞杀其他的吸血鬼。”

列宁的恐怖统治渗透到苏俄政权的方方面面,而且到斯大林时期发展到了顶峰。不论是列宁还是斯大林,都采用高压手段打击异己。对那些不肯附和他们的人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杀掉。诸如:骗子、流氓、投机商、盗贼、无赖、暴徒、白匪、反动富农、反革命煽动者都是可以杀掉的罪名,问题是这些罪行不一定真有,是随便给安上的,也就是说想杀谁就杀谁。

俄国十月革命,绝不是人类的进步,而是人类历史上的一股逆流,是恐怖份子的胜利。列宁在十月革命后建立的政权,是彻头彻尾的恐怖政权,为使自己建立的恐怖政权不至于被消灭,他积极向世界推销列宁主义。由列宁组建的第三国际把列宁主义的危害推向了全世界,初步统计全世界有一亿多人口死于列宁主义红祸,这一切都是从十月革命开始的。

十月革命后由列宁建立起了历史上最残酷、最野蛮、最反动、最黑暗的独裁政权,把俄国历史拉向倒退。这个政权不仅给俄国造成极大危害,而且也危害了整个世界。1970年代以来,世界上出现了攻击民主体制和资本主义国家机构的恐怖活动。这些恐怖活动大多是用马列主义、斯大林主义、或毛泽东思想的名义来进行的。有些即使没有打马列主义的旗号(如中东的恐怖份子),也和世界上的马列主义国家非常亲近,直接或间接地受到他们的支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吴量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