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六四前 江泽民陈至立整顿《世界经济导报》始末

《世界经济导报》整肃事件是一九八九年民主运动中的一个重要事件,它不仅直接导致全国新闻界的广泛抗议,进一步促使赵紫阳加快新闻体制改革的决心;更成为江害民得宠于邓小平等党内元老,并最终晋升中共中央总书记的政治资本。为了客观反映当时中南海所了解的《世界经济导报》事件经过,现将四月二十九日中共上海市委向中共中央的报告择要摘录(注:此前,中共上海市委已有报告向中央书记处、中宣部作过说明:

四月二十日,上海市委宣传部从香港四月十七日的《华侨日报》得知,《世界经济导报》(以下简称《导报》)将开辟专栏悼念胡耀邦同志。为了了解社会思想动态及《导报》有关内容,二十一日下午,市委副书记曾庆红、市委宣传部长陈至立找《导报》总编辑钦本立了解有关情况。钦本立同志说《导报》确实将在新的一期中用几版篇幅刊载该报与《新观察》杂志社四月十九日在北京举办的一个悼念胡耀邦同志的座谈会的内容。曾庆红和陈至立同志请他将这期《导报》的清样尽快送阅,钦本立同志当场答应第二天一早即送到。但直到第二天中午清样还未送达。下午,市委宣传部打电话到《导报》催问,当时找不到钦本立。到十六时左右在《解放日报》社找到钦本人,他说,清样刚刚送去。十六时半,曾庆红、陈至立同志收到清样,阎后,请办公室打电话约请钦本立同志谈话。

晚上八时半,曾庆红等同志与钦本立同志讨论四三九期《导报》清样问题。他们耐心地向钦指出,上海各报都宣传了胡耀邦同志的优秀品质,表达了对胡耀邦同志的悼念之情,激发起人民建设四化、振兴中华的热情,这本是报纸应尽的责任。《导报》这篇长达二万多字的报导中,有一些段落是比较敏感的,拿到报上公开发表不合适。现在学生上街、集会,其中有极个别人喊出了出格的甚至是反动的口号。高校的教师、干部日日夜夜在做工作,花了许多精力,尽量使学生保持稳定,使悼念耀邦同志的活动能够正常进行。在这种时候要考虑舆论宣传的社会效果。因此,为了爱护《导报》

它能够更健康地办下去,建议对严家其、戴晴等人发言中直接把矛头指向小平同志,为胡耀邦同志的错误“平反”和为资产阶级自由化“翻案”的部份内容作删节(约删五百字左右。如删去说小平同志已经“忘了人民、脱离人民了”,严家其要党中央“无私地承认自己的错误”、”如果不承认错误,重蹈覆辙就在眼前”。戴晴则大谈中国共产党七十年来的历史,大谈几位总书记的命运,说什么党的总书记都没有好下场,都是“非程序权力更迭”;鼓励学生和群众上街游行,说“中国的凝聚力在天安门广场”、“中国的前途和希望在天安门广场”等)。可是钦本立同志说:出了事情我负责,反正江泽民同志没看过清样。如果发表出去有什么后果,不必市委、市委宣传部负责。”曾庆红同志说:“现在不是哪个人负责的问题,而是整个社会效果的问题。此外,人家在座谈会上的讲话特别是有关敏感问题的发言,未经本人审阅同意就发表也是极不慎重的”(据了解,有几位发言者听说此事后,也明确表示他们没有同意过公开发表他们的发言)。钦还是坚持由他负责,不同意删改。在这种情况下,曾庆红向江泽民同志汇报此事。

江泽民将此事告诉了汪道涵同志一汪是《导报》的名誉理事长),然后一起赶到办公室。江泽民同志严肃批评了钦本立同志。道涵同志看了清样以后说,在目前情况下,把那些敏感的内容发表出去不合适,我们对党负责。有的问题可以通过内部正常渠道向中央反映。这篇座谈会发言报导中还谈到耀邦同志近一、二年的一些谈话,现未经组织和耀邦同志家属核实就发表也是不慎重的。汪道涵同志还对钦本立说,你我都是共产党员,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要有党性原则,删掉若干段落并不影响整个版面,而且二十二日上午耀邦同志的追悼会消息和赵紫阳同志所致的悼词都不登,也是不符合事实上的政治和新闻要求的。这时,钦本立同志才同意了删节后印发。但当钦打电话给《解放日报》社时,令人惊异的是十几万份报纸都已印好了,《导报》对外号称发行三十万份,实际上只有十几万份订户,这就是说,这里在讨论清样是否要删节的过程中,那边报纸已经开印。钦本立同志又打电话对发报纸的同志说,已经印好的报纸不发。然后说定,钦本立负责删节,早晨再由汪道涵和宣传部有关负责同志看一下。

二十三日清晨,汪道涵同志发现未经修改的报纸己送到他家,立即打电话给《导报》副社长蔡北华同志。蔡北华说,他在二十二日晚八时已经收到了报纸。汪道涵同志马上打电话批评钦本立同志言而无信。

据了解,钦早就决定四三九期报纸要提前印刷发行,以便赶在四月二十三日前,即耀邦同志追悼会前送去北京发行。四月二十一日上午十时左右,《导报》电告《解放日报》有关车间,本期报纸要提前印刷,二十二日下午六时左右报纸开始印刷,随后,部份报纸当即送有关方面和个人,还有四百份左右已批发给个体报纸。此外,还有相同数量报纸直接送往北京了。

与此同时,二十三日早晨,海外一些报纸就刊出了所谓《导报》被“没收”、“查封”《导报》的消息。我们了解到,这是《导报》北京办事处约见和电告一些海外报纸驻京记者的,希望得到海外舆论压力。当天下午,市委再次要求《导报》立即提出版面处理意见,尽早编排付印,钦本立同志当时提出了改排方案,并向市委表示要尽快出版。当晚,钦本立就在家里召开编委会,他在发言中说:“我本来就认为没有什么错,这些删去的内容正是我们的报纸要说的。”并攻击小平同志,“我就是要邓小平(在胡耀邦同志辞职问题上)检讨。邓小平早检讨,早主动,早得人心。他要检讨,我们就拥护他。”

二十四日上午《导报》电告《解放日报》社排字车间要求协助。十时多开始发稿,至下午五时左右工人打出六份新大样,由《导报》同志取走,讲好第二天来改样,但直到第二天傍晚还不见送回大样。其间,市委宣传部多次打电话到《导报》和钦本立同志家里催问,均被推托。傍晚,印刷厂厂长主动打电话到《导报》编辑部,均没有人接。再打电话到钦本立家,回答说钦不在家。据了解,当时钦本立已转移到上海西郊的樱花渡假村“看病”去了。

二十五日晚,《导报》给市委送来一份“紧急报告”,以“不激化矛盾,不扩大事态”为由,坚持要发行未经修改印好的那份报纸。最后以“专此奉告”结束。这就意味着,并不需要市委意见,他们要把原四三九期发行出去了。

至此,二十六日凌晨一时,市委召开书记办公会议。上午十时召开市委常委会讨论了《导报》问题。重申四三九期原版不能发行。鉴于钦本立同志严重违反纪律的情况,作出停止他的总编辑、党组成员职务,并对《导报》进行整顿的决定。下午,市委召开“旗帜鲜明反对动乱”的万人干部大会,江泽民同志在会上宣布了市委的决定,并义正词严地指出,“当前,有人企图利用海外舆论,对我们施加压力,这是绝对办不到的,也决不能动摇我们维护安定团结的决心。”

四月二十七日,上海市委整顿领导小组进驻《导报》,并立即开始工作。由于《导报》的有关同志思想有抵触,不肯在改排的四三九期大样上签字付印,最后,在整顿领导小组主持下,由《导报》副社长蔡北华同志(原来不负责报社具体业务)签发了大样。

在江泽民整顿《导报》之前,上海的学生运动在全国不是最激烈的。江泽民意识到,整顿《导报》之后,上海的学生运动和新闻界肯定会有强烈的反应。因此,江决定于二十七日召开全市大专院校负责人会议,分析、研究大专院校连日来出现的新动向。江泽民在会上代表市委提出了六点要求:

一,把中央的最新精神迅速传达型一同校党内,用中央的最新精神、《人民日报》社论统一高校党员干部的认识。

二,抓住前一阶段工作较为主动而现在高校相对平静的有利时机,努力做好学生、教师的思想教育和疏导工作,特别是争取做好中间群众的工作。

三,要在高校广泛而深入地开展安定团结的教育,并采取有效措施,决不允许成立非法组织,禁止非法示威游行,禁止以任何形式到工厂、农村、学校、机关串联,特别是防止大学生到中学串联。

四,要分清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要注意内外有别,防上外国人插手高校。

五,加强对高校的管理,严肃校规校纪,对带头闹事、经教育不改的要绳之以校纪。

六,要有长期作战的思想准备,高校要有两套班子,一套抓日常教育工作;一套抓处置突发事件,抓稳定局势工作。

果然,就在江泽民作出对策的同时,一场席卷上海乃至全国新闻界的抗议上海市委整顿《导报》的风暴来临了。

—选自《中国六四真相》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选自《中国六四真相》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