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如此人物 如此江山

若一个国家长期只以为“现代化”只是电灯和电脑,手提电话和高速铁路,而禁忌阅读,因为思考和想象,会促进理性的判断和心灵的飞跃,则终将发现电灯的最佳用途,是二十四小时照射审讯一名异见者;电脑最佳用途是管控民间私人秘密,手提电话是盗窃用者的数据资讯,高速铁路,最佳用途是随时用来运送军队镇压各地骚乱。

小说家若会讲故事,小说里的那个世界,就越令人向往。

一百年来,英国有许多个医生、工程师、会计师、金融精算师,但只有一个柯南道尔,一个阿嘉泰姬莉丝蒂,五百年来只有一个莎士比亚。

当然,改变人类生活的科学发明家也在千万人之中涌现,如爱迪生。但电灯发明了,在灯光之下,若无好小说和好书可读,电灯只要来照明饮食,关上灯则性行为。电灯发明与否,全不相干,人与禽兽无异。

这就是精神与物质之别,亦人与禽兽之差。若一个国家长期只以为“现代化”只是电灯和电脑,手提电话和高速铁路,而禁忌阅读,因为思考和想象,会促进理性的判断和心灵的飞跃,则终将发现电灯的最佳用途,是二十四小时照射审讯一名异见者;电脑最佳用途是管控民间私人秘密,手提电话是盗窃用者的数据资讯,高速铁路,最佳用途是随时用来运送军队镇压各地骚乱。

武侠小说巨匠的作品,一度香港的中小学也列为禁书,教师家长,认定这种小说没有价值,打打杀杀,只会令小孩沉迷于空幻,荒废学业。在课堂发现书包里有一册,就没收一本,喝斥其应专注于“学好数理化”,因为只有这几科,方“走遍天下都不怕”。

但该大师武侠小说里述说山川名胜无数,杭州钱塘击掌观潮,嘉兴烟雨楼比武盟约,由大漠的射雕英雄到大理的风流皇爷,故事人物,可以同时引证地理和历史。故事人物和史地背景,连融一片,在殖民地香港,中学生看他的小说长大,没有一个不认同为中国人。小时乘火车去杭州,火车过了诸暨萧山,西施浣衣之处,见到六和塔耸立江边,即刻想起囚禁在塔里的皇帝。

但该作者作品不但长期为华人世界教师家长的禁品,一度为有毒的中国政治定性为叛徒汉奸,不但父亲被戮,还一度上暗杀榜。几十年之后,香港的新一代对北边的那片土地没有感情,连任何中文小说都不要看,并以中国人身份为耻,这时才想到这位名家“不登大雅之堂”的那种作品,原来是如此之重要。

许多学者都不屑:我从来不看武侠小说。现在呢?港独台独,遍地离心,即使有人能写武侠小说如他下笔之诱人,若下一代还沉迷武侠小说,你已经要感谢神恩。

那么到底武侠小说是垃圾,还是变脸的那一两代,在当权的,包括主管教育的,才是垃圾?

树欲静而风不息,人在的时候,谤抹摧残,人走了,咒骂以种种罪名并一度欲其死的那些爱国舆论,忽又祷颂无穷。如此江山,如此人物,偏配上这种时世。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