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数百尘肺病者索偿遭中共镇压 催泪弹、辣椒水、警棍齐下伤数十人

2018年11月7日,警察向示威者施放催泪弹及辣椒水,多人不适倒地和不断咳嗽。(视频截图)

中国数百名尘肺病患者,赔偿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周一(5日)起一连三日,分别到深圳市政府及劳工部门要求索偿,周三(7日)在市政府外集结时期间,遭数百名警察施放催泪弹及辣椒水镇压,部份人更被打致头破血流,事件中有数十人受伤。(黄乐涛报道)

示威的尘肺病人当中,大多数是湖南人,他们周三(7日)被警方镇压后,已没有出外抗议。曾参加示威的已故尘肺病患者遗孀陈女士周四(8日)对本台表示,近300名尘肺病人,周三下午游行至市政府外聚集,由于他们不肯离开,数百名警察于是到场镇压,多人被警察用铁棍打致头破血流。

陈女士说︰他们就用那个喷我们,喷到辣椒水,喷到我们的眼晴,看也看不见,辣到我们,痛得要死。

记者问︰警察有用这个催泪瓦斯,是不是呢?

陈女士说︰是的,喷到我们喉咙里面,我们好难受。他拿那个铁棍打我们,打伤几十个,把我们送到医院。

她表示,有些人受催泪弹及辣椒水影响,不断流眼泪及咳嗽,更有些人感到不适倒在地上。虽然发生这么大的冲突,但政府亦没有给予尘肺病人交代,一直不肯处理事件,她指都没有办法,唯有等到受伤的示威者康复后,才计划下一步行动。

陈女士指,她家乡在湖南,由于湖南比较贫困,当地有不少人都到比较富裕的深圳打工,有的做矿工、有的做地盘工人,就因为工作时保护措施不足,吸入有害物质,才会导致患上尘肺病,加上当时工人们没有与公司签订合约及购买社保,所以一直得不到赔偿。

丈夫后来因病去世,经济重担就落在她一人身上,加上丈夫早前借贷治病,现仍债项未清,生活非常困苦。

陈女士说︰我们怎么维持那个生活,我就出来打工。

记者问︰丈夫一个月的医疗费要多少?

陈女士说︰我的老公有时候要7000至8000,有时候1000多块钱一个月,向姊妹、亲戚借。她(政府)总是没甚么回覆我们,(希望政府)给我们赔一点生活费,我们也是没办法。

另一名在现场抗议的湖南尘肺病人尹先生表示,他患上尘肺病多年,现时经常气喘,连走路都有问题,他指电话已被当局监控,亦不敢向本台透露太多情况。

尹先生说︰主要是呼吸(问题),就是走路上楼梯都上不去,(政府)答应帮我们解决都没解决,都没帮助我们,没有甚么救助,没有解决我们才来维权,才来闹,我这个电话已经监控了,给那个(政府)监(控)住了,不方便,好吧?

对于大批尘肺病人抗议,本台致电深圳市政府了解,但接线生要求本台致电另一部门查询。

接线生说︰你好,你要打政府热线的话,要拨打12345转0。

但这个部门电话无人接听。

尘肺病是危害中国工人健康最严重的职业病。中国民间组织「大爱清尘」估计,中国约有600万名尘肺病人,每年发病案例都有两万多起,但大量患者难以得到有效的治疗和补偿。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