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李文足: 李文足在凌晨

今早5:30,我跟李文足穿上了厚厚的棉服,我们没坐电梯,从8楼走下去。

要是照着以前国保的手段,已经是三五个大汉堵住家门,这次楼道静悄悄。

在推开一楼单元的大铁门之前,文足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推门。

突然,呼啦啦涌上来十几个人。摄像机,闪光灯亮了,原来是记者。

也有一些举着手机,戴着口罩,故意用身子挡着文足去路的,是国保。

仔细一看,还是记者少,国保多。

石景山国保头子陆凯的脸被羽绒帽子包得严严实实。他凑在文足脸前,一改凶神恶煞的样子,殷勤地说:‌‌“走吧,我送你去天津。但是案子是非公开审理,你去了也听不了。我送你去,坐我们的车!‌‌”

文足立即坚定地拒绝:‌‌“我不会坐你们的车去!而且就算不公开审理,家属也有权利旁听。还有,这个通知不归你通知!‌‌”

陆凯说:‌‌“我有正式通知呢,我拿给你……‌‌”陆凯装模作样地回到他的车上,打电话去了。过了大概有十分钟,通知没拿来,几个凶神恶煞的小区保安出现了。他们粗声大气,把记者们一个劲儿地往外赶。我跟文足也一起走,却被两个女国保用身体堵住我们的去路。我真想把她们推开,但心里一再嘱咐自己不要冲突,不要给国宝找借口。

我们躲避着女国宝,向南门走去。一辆车在黑暗中慢慢地跟在我们身后。往南门走有警察,有警车,出不去。我俩改朝东门走,另一辆国保的车守在前面等着。迎面看见陆凯。他还是说:‌‌“我陪你们去,我陪着你们还不行吗?‌‌”

同时打电话:‌‌“去东门等着我。‌‌”

这个小区有6个门,现在确定四个门都被警察把守了!

陆凯一直跟着。

我俩从东门往南门走去,在小区里故意绕了一大圈子。到了南门,大门外几辆车闪着灯,一辆我们认出来是记者的车,还有的是国保的车。

这时陆凯接了一个电话,他拍胸脯说:‌‌“放心吧,这次绝对不冲突,不动手,不造成坏影响。我一直陪着她俩……‌‌”

我跟文足不死心,又折返去了北门。北门临街是条小路,只要东西两头一堵,依然是出不去。远远地我们就看见一辆车亮着车灯,发动机在嗡嗡作响,显然是随时可以上路的。

这时我看了眼手机,已经6:44了,肯定无法到达天津了,我俩也冻透了,只好回家了。

李文足

王峭岭

2018年12月26日早8:00

王全璋案在圣诞第二天开庭,让网友想起九年前刘晓波案开庭。2009年12月25日,刘晓波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刘晓波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兩年。王全璋开庭消息传出,网络出现名词解释:“圣诞审判”。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李文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