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动态 > 正文

周晓辉:华为海外高管辞职被抓引发的效应

辞职的布拉德利在社交平台“领英”上发文表示:“在我们步入2019年时,是时候要做出改变了。”无疑,要改变的不只是布拉德利,中共、华为也都需要改变,或是主动求变,或是被强制改变,而后者的可能性更大。至于结果,上天早已开示。且看2019年的好戏上演。

华为加拿大公司事务方面的高级副总裁斯科特·布拉德利(Scott Bradley,左二)近日宣布离职,但没有说明离职原因

近日,因副董事长兼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加拿大拘捕而备受世界关注的中国华为公司,再度曝出重磅新闻。1月11日,华为加拿大公司负责公共事务的高级副总裁斯科特·布拉德利(Scott Bradley)宣布辞职。而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华为驻波兰的销售总监王伟晶因被指控涉嫌“间谍活动”,“为中国(中共)情报部门谋利”而被波兰政府逮捕,一旦定罪,其将面临高达10年的监禁。

这两件事发生的时间点虽然很巧合,但背后却存在着一定的关联。首先作为华为驻外高管,布拉德利的辞职应在2018年就已作出,并给了公司的缓冲时间。尽管其并未给出辞职理由,但自2011年起开始担任华为加拿大公司的主要公关发言人,并负责与加拿大政府沟通的布拉德利,内心一定知道华为的某些不当行为,在捍卫华为利益和维护个人名誉间产生冲突也是不难想像的。

或许,在其之前另一个华为加拿大公司高管辞职的原因,可以解释布拉德利的举动。在1月12日澳洲自媒体“妄议热线”节目中,一个来自加拿大的华人曝料称,2017年华为加拿大公司销售董事辞职,跳槽到了诺基亚公司,他也是加拿大人。因为二人认识,所以一次两人聊天时,这名华人就询问了他辞职的原因。这名销售董事表示,原因是他代表华为与一些加拿大公司签署了合同,在签完合同后,华为就对这些公司的产品进行抄袭仿制。为了未来自己的名誉不受损害,他选择了辞职。布拉德利的辞职理由大概与此类似。

这两名外籍华为高管的辞职,一方面表明华为的抄袭或者其他行为与西方社会格格不入,已让他们所不齿,他们已经意识到了,如果再深陷其中,将来很可能要承担相应的责任,至少名誉上要受到损害。一旦名誉受损,再想在西方社会立足就会相当困难。而这也间接证明华为究竟是怎样的一间依靠剽窃上位的公司,足以引起世界的警惕。

另一方面,他们的辞职极有可能让那些各国被华为录用的高管,乃至科研人员,重新认识华为,重新思考为华为工作是否值得,毕竟这有可能是在以牺牲自己的名誉为代价。华为在海外长期推行的本土化策略或遭到挫折。

再来看被逮捕的华为波兰高管王伟晶。其毕业于北外波兰语专业,2006年起在中共驻波兰北部最大沿海城市格但斯克领事馆工作,2011年受聘华为,在波兰分公司负责公关,2017年成为销售总监。其由外交官转为华为公司驻外高管,也证明了华为公司与中共政府的关联。

在王伟晶被捕后,尽管华为公司发布公示,在第一时间称其是“因个人原因涉嫌违反波兰法律而被逮捕”,并终止了雇佣关系,但从华为避而不谈其究竟违反了那条波兰法律看,从波兰政府公布的罪名看,其从事的“间谍活动”,“为中国(中共)情报部门谋利”,显然不是华为简单的推卸责任就可以的。

由此引发如下的问题:是谁让其搜集情报?是谁让其从事间谍活动?其从事了怎样的间谍活动?为中共谋取了哪方面的利益?如果华为不知,中共哪个部门知?而从波兰的出手看,波兰政府显然都有了答案,而这或许也是亲美的波兰政府与美国相关部门联手,对北京政权的再次施压。权衡利弊后,北京政权和华为并没有像孟晚舟被捕后那般歇斯底里,而是完全将责任转嫁给了个人。王伟晶成为了又一个为中共卖命但最终被抛弃的牺牲品。

华为和中共政权这样做的后果将产生两个效应,其一是王伟晶一旦被逼得没有退路,为了自保和免于被判刑,极有可能选择与波兰或美国政府合作,披露华为在欧洲的某些所为乃至华为与中共的关系。虽然其所知道的未必是深层秘密,但至少可以让西方更多地了解华为公司幕后的一些秘密。

其二是华为间谍的曝光,让那些仍在犹豫或已经签署与华为合作的西方国家政府,极大可能重新审视华为产品对本国造成的潜在影响,会对华为公司百倍提高警惕。这样的效应不啻是对华为、对中共在全球扩张的一个重击,抵制华为的国家将会越来越多。

显而易见,华为加拿大高管辞职与华为驻波兰高管被抓,内在的连接点就是华为不是一家简单的科技公司,而是背靠中共、为其扩张全球效力的隐身国企。

辞职的布拉德利在社交平台“领英”上发文表示:“在我们步入2019年时,是时候要做出改变了。”无疑,要改变的不只是布拉德利,中共、华为也都需要改变,或是主动求变,或是被强制改变,而后者的可能性更大。至于结果,上天早已开示。且看2019年的好戏上演。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