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经济下滑压力大 中共扩大地方债规模 被指“饮鸩止渴”

最近,李克强多次在会议上表示,今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信心不足影响市场预期,提出多项刺激措施,其中之一就是扩大地方债发行规模,以支持基建投资。由于地方债基数已经很大,且基本没有产生经济效益,只能以“借新还旧”的方式拖延,债务雪球越滚越大。有专家认为,中共为维稳经济,今年继续扩大地方债发债规模,这无异于饮鸩止渴。

今年中共将扩大地方债发债规模。(网络图片)

最近,李克强多次在会议上表示,今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信心不足影响市场预期,提出多项刺激措施,其中之一就是扩大地方债发行规模,以支持基建投资。由于地方债基数已经很大,且基本没有产生经济效益,只能以“借新还旧”的方式拖延,债务雪球越滚越大。有专家认为,中共为维稳经济,今年继续扩大地方债发债规模,这无异于饮鸩止渴。

2019年将大幅增加专项债规模

1月17日,2019年地方政府债务管理研讨会在北京举行。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地方政府债券余额已经达到18.07万亿,成为债券市场第一大券种。其中,2018年在交易所市场发行地方债总额2.56万亿,占地方债发行总额的61%。

中共财政部预算司有关人士介绍,2019年将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并加快对专项债券发行使用。还称目前已经有清晰的时间表。

该人士表示,中共人大已经授权提前下达的2019年地方政府债务限额为1.39万亿,预计各地将在1月份启动新增债券发行,时间比去年大幅提前。

地方政府债务年度限额往年通常在3月才会获得批准,今年的提前发行和大幅增加专项债规模,既显示中共当局面对经济衰退依然将基建投资作为稳经济的抓手之一,也被专家解读为这是要提前启动铁公基建设、减少中国新年前后的农民工失业而增加的社会不安定。

1月15日,李克强在一个座谈会上表示,今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信心不足影响市场预期,要积极释放内需潜力,增加公共服务、基础设施包括信息基础设施等方面的有效投资,鼓励扩大国内消费等。

李克强还说,对提前下达的1.39万亿元人民币地方债要尽快发行,优先用于在建项目,防止“半拉子”工程。

穆迪:今年新增地方债规模将大增70%

路透1月18日报道,国际评级机构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最新报告称,预计2019年地方政府债券发行限额将远高于去年,其中新增债券发行量将较去年增长70%,发行规模将超过3.7万亿元人民币;包括再融资债券在内,全年地方债总发行规模将超过人民币4.6万亿元,较去年增长10%左右。

今年地方债发行将比往年提前进行,穆迪认为,“提前下达债券限额的目的是增强地方政府的直接融资能力,或提前大开‘前门’,有助于解决地方政府的资金缺口,并支持经济增长。”

穆迪还表示,更早安排地方债发行使得地方政府可以降低短期内对土地出让金收入以及通过地方国企(尤其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进行表外融资的依赖。

不过,即使在2019-22年提前下达限额的授权年限内,地方政府资金缺口仍将存在。

穆迪解释说,“这是因为地方政府通过提高其直接融资能力以达到能够完全填补其资金缺口的过程将很漫长。因此,我们预计地方政府仍将依赖于地方国企来满足其基建需求。”

地方政府债务总规模可能已高达60-100万亿

地方政府通过债券获得的融资,只是地方债务的一部分。穆迪声称的“地方国企”,也被外界称为地方融资平台或统称为城投公司,这些地方政府融资的马甲公司累积的其它形式的地方债被外界认为大大超过地方债券规模。

根据调查,目前中国大陆大约有11567家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承担替地方政府融资的职责,不仅可以发行债券,还可以从银行获得贷款、从金融机构获得非标融资等,而且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主体也遍布省级、地市级、县级甚至以下。

中共地方债规模到底有多大,中共官方给出数据和研究机构或专家给出数据相差很大:

中共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全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6.8万亿元人民币,这部分是地方政府债券,也称狭义地方债;

而对于包含地方城投公司债务在内的广义地方政府债,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贺铿表示,大概是40万亿元,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陶金的研究报告则显示,大约是60万亿元。

如果再考虑其它PPP项目、政府购买服务、融资租赁和其他非标融资方式等,专家认为,地方政府债务总规模可能高达60-100万亿。

地方债“借新还旧”是饮鸩止渴

2018年10月16日,标准普尔全球评级发布报告,指出中国地方债务总共约60亿人民币,其中40万亿是隐性债务,成为“带有巨大信贷风险的负债冰山”。

中共背负了巨额债务,为延缓危机爆发,一直在加杠杆,玩“借新还旧”的游戏。最新发行的1.39万亿地方债就被认为是此类游戏的继续。

中国经济学者胡星斗认为,这是引鸩止渴,最终将导致地方政府债务问题越来越严重,银行坏账越来越多。

美国高地研究所研究员秦伟平则认为,中共依靠借债的方式刺激经济增长,已经出问题了:三十几个省级政府,只有六个财政有盈余,其他必须由中央贴补,有些地方连公务员工资都发不出来了。换句话说,他们借了这么多债,现在连利息都还不起了,没有办法继续玩这种游戏了。尽管无法判断这个债务巨雷何时爆炸,总有一天会爆的。

2018年9月初发生在湖南耒阳群体事件,或者已经敲响警钟。当时,政府以收费较低的公校生员满额为借口,强行将一些学生分流到收费昂贵的私立学校,引起家长不满和大规模抗议。

秦伟平认为,地方财政严重不足是引爆耒阳冲突事件的导火索。从账面来看,截至2017年底,耒阳市政府债务余额累计达人民币24.64亿元,相当于政府财政收入的111%,而该市两个关键融资平台债务规模飙升了60%,甚至更多;两个融资平台债务余额总计超过人民币100亿元。

中共政府害怕危机爆发,自2017年以来,出台一系列文件收紧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多次强调“终身问责、倒查责任”,一口咬定央妈不会为地方债兜底。2018年9月13日,中办国办出台的一个文件,更是规定“依法依规实施国有企业破产”,则被外界为允许城投公司等破产,替地方政府逃避债务爆雷,提前做了法规方面的铺垫。

只是,P2P爆雷,已经有上千万人成为“金融难民”,高达40万亿以上的地方债一旦爆雷,地方政府或者可以推卸责任,又将有多少人成为受害者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賀景田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