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美贸易谈判 唯一的成果和最大的问题 习近平还要部分关闭国门?

日前落幕的美中高级别贸易谈判,没有获得重大突破,双方仍分歧巨大。港媒调侃称,刘鹤对川普的邀请,可能是此次贸易谈判的唯一成果。希望之声特约评论员秦鹏表示,中国购买美国农产品和能源缩减贸易逆差效果有限。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王笃然分析,公平的市场竞争,也就是中国经济结构性改革,才是解决贸易逆差的关键所在。美国商会副总裁认为,中共无法提出有关消除强制技术转让的承诺才是最大的问题。美国非政府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认为,习近平可能会考虑部分关闭国门。

1月31日,美中贸易谈判落幕,双方没有向外界宣布重大突破。

在1月30日的白宫会谈中,刘鹤说他支持中美贸易协议中的执法机制(enforcement),莱特希泽谈话中则说了七个执法机制,其中两处是连续说了三次。

路透社引述美国商会官员消息说,此次谈判,中共没有就强迫技术转让或行业补贴问题作出实质性承诺。

比起中方购买商品的承诺,结构性改革的监督更加重要、也更加困难,美方如何保证中共兑现承诺将始终是一个难题。

美国贸易代表鲍伯・莱特希泽周四下午在白宫说:“我想我们有进展,我们仍有许多工作要做,还需要讨论很多议题。”他表示,这次谈判聚焦在“结构改革及执行”,执行是“最根本的问题”,并表示未来双方人员除了下个星期中国新年外,将持续进行沟通。

华尔街日报》引述不具名消息人士透露,双方分歧仍很大。刘鹤带领的中方代表团提出大笔采购美国农业和能源产品,并向美国资本开放中国制造业和金融服务业。但这与美方提出的中共进行结构性改革的要求,相距甚远。

美国商会执行副主席兼国际事务主管布里连特(Myron Brilliant)表示,在1月31日白宫举行的面对面会晤中,刘鹤“代表习主席正式提议让中美元首会晤”。

港媒调侃称,刘鹤对川普的邀请,可能是此次贸易谈判的唯一成果。

美国商会:最大的问题是中共不提核心议题

知情人士向《华尔街日报》透露,刘鹤此行带来的承诺,主要是购买更多的美国农产品及能源产品,以及对美国的制造业和金融服务业提供更开放的市场准入条件。

不过,这些承诺不符合华府的要求,包括消除中方保护主义,对产业政策进行更深层次的结构改革等。

美国商会执行副总裁迈伦‧布莱恩特(Myron Brilliant)告诉路透社,北京在现阶段还无法提出有关消除强制技术转让的承诺,“在我们看来,这是最大的问题。”

分析:购买大豆缩减贸易逆差有限

希望之声特约评论员秦鹏表示,会谈时川普提到金融服务进入中国时声称,如果中方没有结构性改革,“协议将是不能被接受的”,他表示,如果无法达成共识,美方只好按期征税。

川普这个表态,在意料之中。因为,中美双方都清楚,通过购买更多大豆和工业产品,实现中美贸易再平衡的空间有限,结构性改革才是中美谈判的关键。

比如就说这个大豆。2017年中国买了美国大豆3170万吨,而当年一共进口了9000多万吨大豆。美国当年产大豆1.2亿吨,2017年出口约一半,价值260亿美元,对中国出口140亿美元,今后再增加的潜力有限。而且,一年几百亿美元的大豆,对于缩小中美双方一年近400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也是非常有限的。

杨建利:习近平可能会考虑部分关闭国门

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在美国之音31日政论节目中表示,习近平政府的思维就是,第一,我保住个人的权力稳定;第二,维持中共的红色江山不倒。

习近平政府知道,如果他们按照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要求去做,自己的政权可能就会垮掉。这对中国有好处,但对他没好处。但这个政权只做对自己好的事。如果一件事只对中国和中国人民有好处,而对自己不利,那它绝对不会去做。所以他现在就用一切办法来抵御这种压力和影响。

中共与西方搞好关系,无非就是想得到西方的金钱,用外汇储备为自己的政权输血,并增加自己在世界上的影响力。而在国内,外汇储备能用来稳定经济上出现的危机。另外中共也想通过与西方的关系得到先进技术。但现在看来,这两个目的已经很难实现了。

杨建利认为,中共可能会选择部分关闭国门。这倒不是以前那种“闭关锁国”,而是限制相关人员的流动,并在限制西方信息流入方面变本加厉。

在华盛顿有人说美国该向中共关闭大门,但杨建利觉得不用等美国关门,习近平就会先考虑部分关闭国门。因为习近平想从中美关系中得到的东西越来越难得到了,而继续开着大门只会让西方影响进入中国,他当然不会愿意。所以现在要抵御西方影响,稍稍关闭大门,要我所要的,不要我所不要的。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