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李怡:不当猪狗 好好做人

中国的政治文化,是将野猪圈养驯化为家猪的文化,自由奔放的野猪精神不再被提倡,人民在绝对权力的支配下,或生活在“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或生活在“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信奉但求生存、不求个性表现的原则。而承传中国古代文化的日本,没有将猪圈养驯化,政治文化中仍然重视自由和个性发展,日本猪年的猪是野猪,新年贺词中也有“猪突猛进”一语。

开春见到大陆网页的一副对联,上联:“回首戊戌没有为狗”;下联:“展望己亥不想当猪”。横批:“好好做人”。

想来这幅联语,对香港人来说也很适用。

没有为狗的意思是指没有做掌专制权力者的走狗。狗是指狗奴才的狗,指依附权势的鹰犬。

狗当然也有正面意思。狗是人类忠诚的朋友,导盲狗、看门狗都忠诚为人服务,西方传媒历来以“watchdog”来形容自己,寓意传媒的功能如同看门狗,其职责就是防止掌有公权力的政府任何部门,出于维护掌权者或关系人、关系集团的利益,而牺牲或损害公众的权利。

不过在香港,这种传媒“看门狗”已经越来越少了。随着掌权者的权力没有限制地扩张,自动献身为掌权者当恶狗的奴才、当玩物的叭儿狗已越来越多。在人人做狗的环境和情势下,“没有为狗”在大陆很难,在香港也逐渐不容易。

不想当猪的意思就是不想当一个认为民主、自由、原则都不能当饭吃因此不重要的中国猪或港猪,中国猪和港猪信奉猪的生活原则,结局就像作家王朔所说:“也得到了猪的命运——迟早给别人当饭吃。”

但猪的这种生活,是由于人类对猪的圈养而造成的。古代未被圈养之前的猪,是一种猛兽,也就是现在的野猪。在野林中,猎人每每死在野猪的獠牙之下,故有“一猪二熊三老虎”之谚语。野猪,比熊虎更凶猛危险。古人造字,毅、豪,都与“豕”有关。野猪精神,代表的是刚勇、不驯、叛逆,敢于闯荡,不依常规,常能颠覆传统。是自由自在,是个性解放。成语中有“猪奔豨突”句,豨是指勇猛的大野猪,猪奔豨突是形容沛然莫之能御的锐利勇猛奔跑之势。

日本和中国一样有十二生肖,今年也是日本的“猪年”,是“猪”不是“猪”。中文这两个是异体字,但日本的“猪”是指野猪。日本过的是野猪年。日本没有猪字,猪肉的日本汉字是“豚”,音屯。

日本古代禁止人们食用马、狗、猪等动物,因此猪没有被圈养驯化。日本人直到近世,吃猪肉都要靠猎杀野猪,想吃真正的“豚肉”要靠琉球王国输入。

中国的政治文化,是将野猪圈养驯化为家猪的文化,自由奔放的野猪精神不再被提倡,人民在绝对权力的支配下,或生活在“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或生活在“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信奉但求生存、不求个性表现的原则。而承传中国古代文化的日本,没有将猪圈养驯化,政治文化中仍然重视自由和个性发展,日本猪年的猪是野猪,新年贺词中也有“猪突猛进”一语。

在专权政治下,“没有做狗”不易,“不想当猪”更难。不想当猪就是不想当只顾吃、睡、享乐,而无视有价值的东西不断崩坏毁灭的猪的生活原则,就是要反抗,要发出呼喊。对市民大众来说,能够主动杯葛一些如高铁、港珠澳桥、华为等等,是己亥年不想当猪的表现。而对于受选民托付的议员们呢?要求他们不要配合掌权者做狗当猪,不算过份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