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贸易战分析:美中谅解备忘录为何重要

本周,美中贸易战进入肉博战,双方能否在3月1日午夜前达协议,或者出现“有望促成交易”迹象,攸关川普(特朗普)总统是否同意川习会及延长停火时限的决定。

部分媒体报导,目前美中谅解备忘录括号(注:以括号方式标注双方分歧意见)数量太多,双方恐难达协议。这样的推测,以贸易谈判实务而言,实为言之过早。

上周在北京进行的第七轮高层贸易会谈以无协议落幕,美中同意以“谅解备忘录”(Memoranda of Understanding,简称MOU)的形式,记载达成的任何交易,以及次周(即本周)在华府续行第八轮贸易谈判。

中共副总理刘鹤本周将率团来华府,与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E. Lighthizer)及财长史蒂芬‧姆钦(Steven T. Mnuchin)再次面对面会谈。

上一轮谈判最大进展:谅解备忘录

美方主谈人莱特希泽15日告诉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双方官员这两天进行了“非常好的谈判⋯⋯在非常非常重要的、非常困难的问题上取得了进展。我们还有额外的工作要做,但我们很有希望(达成协议)。”财长姆钦15日则在推特上表示,进行了“富有成效的会谈”。

莱特希泽没有向习近平说明取得进展的细节。对照白宫最近两次针对美中贸易会谈发布的声明,可以发现其在上周的声明中特别提到了双方同意MOU。由此推测,莱特希泽所称的进展,有可能是终于让中方同意以MOU书面形式记载双方交易。

莱特希泽为何青睐MOU

莱特希泽一月底在第六轮贸易谈判结束后曾向媒体记者表示,美中正在讨论呈现双方最终交易的形式,不论哪种形式都不需要送到国会表决,其中一个可能选项是谅解备忘录。由此判断,MOU是莱特希泽希望约束中方未来行动的书面文件。

根据维基百科的说明,谅解备忘录是一种比“君子协议”更正式的书面文件,系指两个以上当事方之间达成的一种协议,表达各方的意向以及预期的共同行动方针。MOU的法律拘束力虽然不及正式协议或协定,但是并非全然不具有法律上的拘束力,它可以被理解为“简单形式的条约”。

莱特希泽希望采取较不具法律约束力的MOU,有其理由,因为本次美中会谈并不属于关税减让或进一步市场开放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而是源起于美国对中共展开的301调查,咨商重点主要是中共长期以来的不公贸易行为。

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办公室(USTR)2017年8月依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款规定,对中共不公贸易展开调查。隔年3月,川普总统签署行政备忘录,指示相关部门对中共窃取美国知识产权、强制技术转让等不公平贸易行为采取反制措施,包括提高部分中国商品关税。美国在决定采取反制措施后,依据301调查规定,提供涉案的中共政府进行双边咨商的机会,双方于去年5月开始第一轮谈判。

谅解备忘录括号数量多双方难达协议?

部分中文媒体引述《纽约时报》的报导说,依知情人士的透露,美中谈判官员在第七轮谈判中仅“机械式地”将各自提出的清单合并在谅解备忘录中,并以括号方式标注双方分歧意见。从括号的数量巨大暗示,双方仍存在“广泛分歧”,意味着要达成实际的、全面的谅解仍有困难。

按照贸易谈判实务,依目前MOU括号数量断定双方“无望”达成协议,恐言之过早。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总裁克雷格‧艾伦(Craig Allen)认为,美中第六轮会谈双方同意以MOU形式记载双方交易是一个“重大进展”,勾勒了谈判的最终轮廓,将是“向前迈进的一大步”,并称其可能促成川普总统推迟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期限。

艾伦此言,或许代表了美国业界的心声。自去年5月美中展开第一轮会谈以来,双方进展有限,中方否认美国的指控,不愿意承诺改变其长期以来的不公贸易行为,试图以加购美国商品缓解这场由其引发的贸易战。

上周第七轮谈判,中方总算同意以MOU形式呈现双方约定事项,对美国谈判官员及关注谈判进展的美国业者来说,这是一个重要进展。然而,如白宫声明所言,接下来要做的事还很多。

按照两国或多国贸易协商或谈判惯例,不论是各方合意的MOU或协定草案,在初始阶段,多半是以括号方式标注各方意见分歧、有待进一步协商的议题。随着时间的推进,各方将逐步缩小分歧,减少括号数量,仅留下需要高层解决的棘手问题,由贸易部长或者领袖做最后的拍板。

美中在本周的第八轮会谈,如果能够大幅度地减少MOU中的括号数量,川普总统才有可能考虑与习主席会面,以及推迟停火时限一些时间。

召开川习会时机川普想法始终如一

去年12月,川习会达成90天暂时停火共识,美方同意延迟今年1月1日提高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10%惩罚性关税到25%的行动。

中方即便争取到90天的缓刑期,对于美方要求的产业政策结构改革等核心议题,中共领导层依然强调“不该改的,不能改”。一月底,双方主谈人在川习会后的首次面对面会谈,刘鹤带来的只有两项重要提议:继续向美方画出“加购产品”大饼,承诺加买500吨美国大豆;以及2月底在海南举行川习会。中方此举意图甚明,以拖延战术争取美方再次推迟停火时限。

在此情况下,川普总统1月31日在接见刘鹤时表示,这是很艰难的谈判,美方希望达成全面性的协议,解决所有的美中贸易问题,最终将会有些议题留待川习会讨论,可能需要召开一次或两次川习会。目前90天暂时停火时限依然有效,是否在2月底前召开川习会,需视谈判进展而定。

川普当天的回应非常明确,中方若想要举行川习会,应该要展现诚意,对美方关切的核心事项提出可行且可验证的具体方案,仅留十分棘手的问题,由川习会定夺。

中方答应MOU,接下来美中贸易谈判的重点为,北京是否愿意在川习会前缩小括号数量。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吴英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