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民意 > 正文

沉雁:我能说什么?

你指着太行问我

这是什么?

我答:好大一座山

你说:不对

那是奔流不息的河

我看你青面獠牙

全身一哆嗦

我能说什么?

你指着苍木问我

这是什么?

我答:好大一棵树

你说:不对

那是一文不值的草

我看你豹眼圆睁

背脊冷汗流

我能说什么?

你指着籽料问我

这是什么?

我答:好白一块玉

你说:不对

那是黑透了的煤炭

我看你摸着刀柄

毛发凉悠悠

我能说什么?

你指着哼哼问我

这是什么?

我答:好肥一头猪

你说:不对

那是无比幸福的人

我看你手里的疫苗针

脚都站不稳

我能说什么?

你指着自己问我

这是什么?

我答:好牛一个爷

你说:不对

那是宇宙最美的梦

我看你醉意朦胧

肠胃翻江倒海

我能说什么?

我指着一坨狗粪问

那是什么?

你深深地呼吸答

好香的臭豆腐

我看你馋涎欲滴

长叹一声雷

我能说什么?

我指着一匹马问

这是什么?

你答:那是一匹千里马

我说:不对

这是一匹草尼马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