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情感世界 > 正文

给父亲的一封信

父亲:

您好!

我想再说一声:祝您生日快乐!今天,是您的八十大寿。您的五个子女领着自己一家人,带着精心准备的礼物,从各处回到您的身边,来为您祝寿。

二十多口人热热闹闹地围在您和母亲的身边有说有笑,一家人其乐融融。中午在饭店聚餐,给您点蜡烛、切蛋糕、敬长寿面、唱生日歌,不觉间一整天的时光,匆匆忙忙就过去了。

晚上回来,女儿说让我再看一遍朱自清先生的著名散文《背影》,然后给她的爷爷——我的父亲您,写一封信。我听到这话,心就“咯噔”一下!似乎有些许冷汗,猛然从后背涌向了额头。

父亲,我粗略估计,大概有二十多年没有给您写过信了吧?一个“信”字,似乎一下戳到了我的痛处,也戳到了岁月的敏感神经。我不知道女儿为什么会突然提出这个要求,也许是老师的安排吧。

但我会因为给您写这封信,今夜无法入睡!

也许是由于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吧,现代化的通讯工具,已经改变了人们交流的方式。座机、手机、简讯、微信,早已把传统的写信方式赶得无影无踪。现在即使相隔千山万水,都可以用语音、甚至视频与对方沟通了,谁还写信啊?

是的,科学给我们的交流提供了便利,但也损毁了人们情感沟通的某种原始状态。正如今天过生日的场景,有了一大群人天南地北的海侃神聊,却缺少了与您安静对谈的贴心交流,有了大鱼大肉甚至山珍海味,却缺少了粗茶淡饭亲手制作的“妈妈味”。

您的子女们还算不错,平时各忙各的,有事儿没事儿、逢年过节都会给您打个电话,但电话里“近乎客套”的问候,早已失去了当年我们父子秉烛握笔、信使交谈的温馨和亲切。想起这种情况,心中不免涌起一丝怅然。

曾记得我在省城求学时,闲暇会给您写信,谈自己的学习,谈自己的青春,谈自己的人生,写信成了我求学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您也会认真地回信给我,一字一句、苦口婆心地给我讲很多道理,我在我们的信使往复中,一天天成长成熟了起来。当然,手头特别吃紧时,也写信让您从邮局汇些钱来。每每寄信之后,我总会焦急地等待在校门口的门房,等着骑绿色二八大跨自行车、挂着绿色邮包、穿着绿色衣服的邮递员到来,看有没有您的回信或汇款单。那种等待的幸福,至今记忆犹新。

每次等您的信件,我似乎都能够看到您在灯光下给我写回信的样子:花白的头发,被灯光镀上亮色,墙上映着您有些佝偻的身影。对此我心里是有些痛楚的,但也感到安然和幸福,因为在远方的老家,有您默默的支持!每接到您的一封回信,我就像被诗人海子那“幸福的闪电”所击中,幸福得有些颤抖。当时,我们兄弟姊妹五个都在上学,家境十分贫困,您和母亲恐怕连肚子都吃不饱,但每次我向您要钱,都是要十块您给二十,现在再次想起那段岁月,想起您一生的付出,真的是凄然泪下,不能自已!

岁月里,记忆中,每一位子女的心中都有朱自清笔下父亲难以磨灭的“背影”。当年在学校读书时,读到朱自清的《背影》,也曾为那“肥胖的身子向左倾斜”的背影而感动过,但是,今天!我才又一次真正被“背影”所震慑!为什么九十多年来朱自清的《背影》感动了无数读者?是因为父亲的“背影”里,装着他自己无法言表的爱,装着子女们明亮的未来啊。朱自清父亲的“背影”,不正是您在灯光下给我写信的影子吗?

父亲,我曾经写过《父亲》《黑白发》《三写父亲》三篇文章,表达我从学校到工作再到成家三段时期我对您深厚感情的体验,但现在才觉得那三篇文章,没有这“中断了”几十年的一封信,更能表达我的心声。记得20多年前,我在北京参加文学创作研讨会时,我们山西籍的大诗人牛汉先生谈到家乡脚下的煤炭时,曾经对我们说过:“黑色最亮,因为它会燃烧”!这句话的含义,今天我才算真正地体会到。我也相信,您的孙女有幸看到这封信时,她一定会慢慢领悟到“背影”里、“黑色”中到底珍藏着什么。

父亲,夜已深了,信就写到这里吧。我想,我以后一定还会给您写信,而且我要告诉我的女儿,让她不要丢弃写信的“传统”。因为写信,不仅仅是一种习惯!它是一种传承,一种美德,一种心与心的真正交融!

父亲,我已注定今夜无眠,但,我愿以我的无眠,守护您的好梦!

身体健康

您的长子:杨张平

2019年2月26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和 来源:中电华神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情感世界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