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马克龙访问非洲三国 拟削弱中共扩张野心

自肯尼亚1963年独立以来,马克龙是到访该国的首位法国总统。访问结束时,马克龙宣布与这个东非强国达成30亿欧元(34亿美元)的交易。图为马克龙(左)和肯尼亚总统肯雅塔(右)。

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完成非洲之角为期四天的访问,他在吉布提、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停留。马克龙此次访问主要是为了增进和非洲的关系,削弱中共在非洲的渗透和扩张。

CNBC网站3月16日报导,自肯尼亚1963年独立以来,马克龙是到访该国的首位法国总统。访问结束时,马克龙宣布与这个东非强国达成30亿欧元(34亿美元)的交易。

交易细节尚不清楚,但肯尼亚总统乌胡鲁‧肯雅塔(Uhuru Kenyatta)上周四(3月14日)在一份声明中证实,已与一些“法国财团”就一系列重大工程达成协议,以促进肯尼亚的交通网络,包括建设连接肯尼亚首都的通勤铁路线。

法国一些企业巨头,包括达能、法国电力公司、通用电气阿尔斯通和道达尔集团陪同马克龙访问了肯尼亚。马克龙表示,此次访问旨在建立新的经济伙伴关系,以及法国成为肯尼亚一个长期、可信赖的经济伙伴。

双方都表达了强烈的意愿,希望将这次访问变成一项长期合作,其合作范围超越商业,还包括一系列符合双方利益的环境和教育项目。

I am delighted to host my friend H.E. [email protected] of France at State House, Nairobi in his historic visit to Kenya. Kenya and France enjoy a cordial relationship that has helped spur growth in different areas for the benefit of our people|#KenyaFranceRelations pic.twitter.com/qhdmq4LgFW

— Uhuru Kenyatta(@UKenyatta) March13,2019

目标是削减中共影响力

报导说,马克龙访问非洲的一个明确目标是削减中共的影响力。

马克龙到访的非法语非洲国家,如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等不是法国的传统盟友,标志着在中共控制深入的非洲地区树立法国竞争优势的重大努力。

他在抵达非洲时即表示,中共日益增强的经济影响力可能对非洲国家的主权构成威胁。

香港浸会大学政府与国际研究系主任让-皮埃尔‧卡贝斯坦(Jean-Pierre Cabestan)3月14日对CNBC表示,“法国现在已经在非洲与中国(中共)竞争了一段时间”。

卡贝斯坦是法国香港当代中国研究中心的成员,他补充说,对于很多法国公司来说,意味着闭门签署交易。

中共现在是该地区最大的经济合作伙伴和国家债权国。麦肯锡2015年报告中的数据估计,中共与非洲的贸易额超过1850亿美元。相比之下,法国与该地区的贸易额估计低于570亿美元。

同一份报告称,非洲的中国公司数量是官方数量(中共商务部登记数量)的两到九倍。

在肯尼亚,中共估计耗资40亿美元用于建造肯尼亚最大的基础设施项目蒙巴萨-内罗毕标准轨道铁路;而在埃塞俄比亚,中共投资建造亚的斯亚贝巴-吉布提铁路,该项目价值34亿美元。

中共这些投资是想让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和吉布提成为其“一带一路”计划的最重要合作伙伴,以实现中共全球影响力。

马克龙访问吉布提时警告说,中共贷款附带的条件长远来看可能是危险的。他说:“(中共)近年来在许多国家扩大自己的影响力,特别是在非洲国家。短期内看来可能很好,但是长期来看结果往往会很糟糕。”

他说:“我不希望新一代的国际投资侵犯我们历史上合作伙伴的主权,或是削弱他们的经济。”

从战略角度上看,吉布提位于通往苏伊士运河的红海南口。吉布提拥有法国在非洲最大的海军基地,1400名法国人在这里训练非洲军队、监视非洲之角和也门。

马克龙访问吉布提时警告说,中共贷款附带的条件长远来看可能是危险的。(LUDOVIC MARIN/AFP/)

法国政策初见成效

马克龙早就决定将非洲作为其政府的首要任务,他在2017年首次外交政策演讲中,明确向法国170位大使发出该指示。他当时说:“非洲在很大程度上将对世界的未来发挥作用。”

马克龙随后迅速成立了有史以来第一个非洲总统委员会、法国-非洲关系咨询小组,并在去年7月访问西非,现在则访问东非。

2017年,埃塞俄比亚成为法国第三大市场,法国出口飙升至创纪录的8.3亿欧元以上。

在过去的五年里,肯尼亚的法国公司数量几乎增长了两倍。标致、欧莱雅、雅高(Accor)、施耐德电气和达能等公司都建立了区域基地。

法国的优势

虽然法国投资无法与中共大撒钱的数额相比,但CNBC报导说,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一些微妙的变化说明马克龙可能占上风。

首先,中共在去年8月宣布不会扩大非洲这三个地区的财政承诺,北京的财政承诺将维持在先前2015年600亿美元的水平,这可能是中国经济放缓的一个征兆。

此外,一些非洲国家似乎更愿意与中国以外的国家做生意,马克龙正在利用这一趋势。

“(非洲国家的)国内政治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卡贝斯坦告诉CNBC。

埃塞俄比亚逐渐恢复民主,正在与中共保持距离,并与法国重新调整利益关系。

与此同时,肯尼亚也热衷于摆脱对中共的公然依赖,并实现多元化。卡贝斯坦说:“与该地区许多其它国家一样,肯尼亚对中国(中共)负债很大,而且肯定有意重新平衡对外关系”。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中非研究所(China Africa Research Initiative,简称CARI)的数据,2000年至2017年期间,在对中共欠债最多的非洲国家排名中,肯尼亚位居第三。

去年,肯尼亚和赞比亚爆发了反中共抗议活动。非洲民众开始指责中共的存在和经济扩张。

而马克龙在抵达吉布提时表达得很清楚。他说:“法国公司可以提供尊重性的合作伙伴关系……不会带来过多的、不可持续的债务,并有利于当地就业发展”。

马克龙还承诺支持埃塞俄比亚文化遗产的发展,以及建立若干高等教育合作伙伴关系,同时推动与肯尼亚的环境项目,肯尼亚75%的能源是可再生能源。

卡贝斯坦告诉CNBC,法国“将更积极地与中国(中共)竞争。”#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苏静好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