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民意 > 正文

左手墨迹:一间房子引发的血案

图为江西十八塘乡樟坊村村民明经国铲杀了带队强拆其房子的当地官员,案发次日被抓。(微博图片)

两年前,江西赣州发生了一起抗拆案件,事件的主人公是明经国,他的房子被镇里认定为空心房,当地镇政府要着手清理空心房,所以很自然的,明经国的老房子就成了镇政府清理的对象。然而,当挖掘机开到旧房子门口时,明经国并未同意拆除,然后他就与拆迁队领队发生争执,进而发生了后来的抗拆杀人案,明经国被带走,这事儿也在舆论场引起轩然大波。

在私产被充分保护的地方,不管任何人闯入他人私人领地,人家都可以以保护私有财产的名义崩了你。比如美国,你不经允许闯入他人宅院,人家就可以直接拿着枪崩了你,且不用付任何法律责任。但在这片土地上,法律对未经允许随意闯入私人宅院的行为视而不见,却对闯入私人宅院后发生的案件言之凿凿,须知万事有因才有果。

拆迁队未经允许闯入他人宅院在先,未经主人允许肆意拆挖在后,然后才有了抗拆杀人案,但在法院审判的过程中却无限放大了抗拆杀人的过错,有意忽略了杀人的原因。去年9月份,明经国被判死缓,明经国不服提出上诉,今天二审宣判维持原判。

明经国,一个老实的农民,过着穷苦的日子,一辈子老老实实兢兢业业,在庄稼地里混口饭吃。他是一个全中国都在开动轰轰烈烈的城市化大机器的时候他还死守着自己那破旧老房子的农民;一个阻碍拆迁队完成指标干大事的老实人,却意外的在保护自己旧房子的时候成了杀人犯。

事发后没有人追问,未经所有人同意,挖掘机是怎么开到明经国的旧房子跟前的;没有人问为什么非要拆了他的旧房子!只是一声接一声的问,明经国为什么要杀人!是啊,为什么要杀人!

按照调解员们的步骤和逻辑,他们没经同意拆你房子,你可以找有关部门协调解决啊。按照调解员的步骤,估计明经国还没到信访局呢,房子就已经被夷为平地了,等信访局接访时,拆迁现场的挖掘机都开走了。不管你以后有没有地方住,要住在哪里,那些部门只会相互推脱。等你的钱财和精力耗尽,对调解的途径绝望,最后要么自认倒楣,要么一辈子跟信访死磕,总归就是那么回事儿了,绝不会影响城市化进程的大局。

要么就像明经国一样,以一己肉身挡在挖掘机前面,誓死捍卫自己的财产权。结果就是要么跟拆迁队干起来,成了抗拆者们心里的孤胆英雄,要么就以扰乱社会治安的名义被就地正法。不管是窝窝囊囊自认倒楣还是勇敢的奋起抗争,最后都是法律大棒下的冤魂。

自从2003年城市化进程加速推进以来,旧房拆迁就成了推进社会发展中的重要矛盾,各地也时不时的爆发出各种血泪拆迁事件,但没有一个人的呼喊声能够阻挡城市化的步伐,或者说城市化的步伐可以碾压一切反对的声音。

在美国,私有财产是神圣不可侵犯,是一切自由和社会道德的根源,任何侵犯私产的行为都将受到惩罚。但在这片土地上,农民的田地是集体的,现在就连宅基地都是集体的了。即使宅基地上面建起来的房子是私有财产,私有财产也只是听起来神圣实际却总是被各种其他利益碾压的神奇存在,从来没有什么私产被真正保护过,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关于拆迁,他们总是说告诉人们,个人利益要服从公共利益。一个人的利益不是公共利益,一百个人的利益是公共利益,如此剩下的九十九个人被单独拎出来,每个人的利益都不是公共利益,每个人都可以随便被服从,那么谁才是真正的公共利益?!

不管舆论怎么反转,事情永远不复杂。就是那些衣冠禽兽日益膨胀的贪功冒进心里和普通老百姓循规蹈矩按部就班的生活节奏之间的矛盾。衣冠禽兽需要漂亮数据点缀平步青云的勋章,而明经国的房子阻碍了数据的持续上涨,没有数据的上涨就没有平步青云的勋章,所以明经国要死,他的房子得拆!至于那把屠宰正义的刀,早已血光淋淋。

文章转自作者微信公众号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作者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