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鲜事 > 万花筒 > 正文

老人去世之后 把财产留给了保姆…

有句俗话是这么说的,钱可以收买人,却不能收买理。

的确,在金钱的诱惑之下,经常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纠纷,有一些纠纷会因为当事人的离去而死无对证,这个时候就需要通过法律的途径,来进行甄别和判断。

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个故事,是一个发生在英国的关于巨额遗产的争夺案。

遗产的主人,也是故事的主人公名叫Harold Tickner,Tickner先生出生在德国,年轻的时候来到英国求学,在二战爆发之前,他曾经在一家五星级酒店担任服务员和领班的工作。

战争爆发之后,Tickner先生加入了英国军队,一起抵抗纳粹的入侵,战争结束之后,Tickner留在了英国娶妻生子,先后做过餐厅负责人、房产租赁公司老板和银行经理等工作。

Tickner先生和妻子生活在英国伦敦西北部的Harrow地区的剑桥路,夫妻二人育有一女Karen,成年之后远赴德国工作,和这对老两口之间的关系并不亲密。

除此之外,唯一和Tickner先生一家还有点走动的,就是Tickner先生的侄子了,他的名字叫Gerrards Cross,是一名退休的刑事辩护律师。

2008年,Tickner先生的老伴Ursula被查出患有阿兹海默症,两位老人的生活开始第一次出现了危机。当时,有一个每周在Tickner先生家中的花园帮忙打理花草的葡萄牙园丁,所以Tickner先生询问这个园丁,能不能让他的妻子Leonora每周来他们家帮忙打扫一次卫生。

于是,Leonora成为了Tickner先生的钟点工,每周来他家里帮忙打扫三个小时,每个小时收取10英镑的费用。

回忆起刚刚来到Tickner家工作的时候,Leonora说,这个上了年纪的老爷子总是非常严厉,他总会掐着时间守在家门口,

因为Leonora要在家里照顾两个孩子非常忙碌,所以有时候会迟到几分钟,这个时候他就会表情严肃地教训Leonora:“年轻的女士,当你跟人有约的时候,宁愿早到一小时,也不要迟到一分钟!”

然而,Leonora是一个散发着温暖和善良的女性,Tiickner先生严厉的外表,经常让她想到自己在32岁时就因为癌症离世的父亲。所以她时总是尽心地帮助Tickner先生。

“刚来的时候,房子里简直一团糟,Tickner太太很喜欢囤东西,家里各种破烂堆积如山。”于是,Leonora总是会多花一些时间,帮助他们清理房屋里的东西。

Leonora就这样好无怨言地承担起了很多分外的工作,比如Tickner先生和太太睡的床单和被罩好几个礼拜都没有人拆洗,她就主动帮他们拆下来带回家去洗干净。

Tickner先生的视力不好,没办法自己刮胡子,Leonora就主动帮他料理一些刮胡子理发之类的个人卫生事宜。

老两口没有人给做饭,总是买超市里的冷冻速食品来吃,于是Leonora就开始邀请他们到自己的家里吃午饭,午饭之后,一家人坐在花园里晒晒太阳,赏赏花,主仆之间的关系也亲近了很多。

Leonora说,她知道自己的老板有一个远在德国的女儿,但是她能看出这个女儿和老板夫妇关系并不好,因为她一年也不来两次,本来她一年应该在这里和父母住三个星期,但是有一次这个67岁的女儿在这里没待几天,就被老两口赶回德国去了,因为他们经常在家里发生争吵。

除了这些,Leonora还发现老两口和侄子之间的关系,他也并不亲密。

2010年,随着Tickner太太病情的加重,Tickner先生开始给Leonora提供一份每周300英镑薪水的全职工作,因为Tickner太太经常在深夜摔倒,Leonora需要赶到老板家里,帮助她回到床上。

后来,Tickner的太太Ursula在2012年5月去世了,Leonora帮助老板料理了这场丧事,甚至就连Tickner夫人下葬的衣服,都是Leonora挑选的。

在Ticker太太过世之后,Tickner先生更加依赖Leonora一家了。

Leonora和丈夫经常带着他们的小女儿Sofia来到Tickner先生的家里,给他做他喜欢的煎饼吃,还经常陪Tickner先生一起外出就餐。

而Tickner也早就Leonora一家当成了自己的亲人,他甚至还在Leonora的女儿Sofia在公立学校里被同学欺负的时候主动提出,要资助Sofia转学到自己女儿曾经就读过的私立学校去读书。Sod

“我们当时想要把女儿转学到另外一个公立学校,但是Tickner先生说,这么做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他拿出4.5万英镑给我们的孩子上学,还教了我们很多投资和理财的知识,让我们尽可能通过这笔钱升值。”

“他对Sofia说,希望将来她能够去医学院,研究治疗阿兹海默症的方法。”

今年17岁的Sofia已经拿到了一所医学院的录取通知,每当回忆起这段往事的时候,Leonora一家人都觉得无比的温暖和感激。

就在Leonora一家人与老板建立起越来越深厚的友谊的时候,Tickner先生的亲人却开始嫉妒起他们之间的关系。

2013年,Tickner先生的侄子邀请他去与他们共度圣诞,但是Tickner先生拒绝了这个邀请,他说,自己宁愿和保姆一家在一起,因为侄子的家人他一个也不认识……

2014年的圣诞节假期,Tickner先生打电话给Leonora,说自己被诊断出患有结肠癌晚期。

“我冲到了他家,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并且对他承诺,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一直照顾他。”Leonora回忆道,“那个时候,他已经成为了我父亲一样重要的亲人了。”

但是Tickner先生还宣布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他递给我一个信封,告诉我里面是他的遗嘱,他要把他的房子留给我。”

事实上,这份遗嘱早在2014年1月的时候就已经做出了。

当时的律师在遗嘱中注明,Tiickner先生似乎不打算给自己的侄子和亲生女儿留任何遗产,因为他说,自己以前曾经出钱给女儿在德国买过一个大房子,他认为自己已经尽到了作为一个父亲的义务了。更何况,Tickner先生表示,这些年来,他的侄子一直在给他“洗脑”,说他应该把遗产留给家人,他认为侄子的动机不纯。

但是在律师的建议之下,他还是给自己的女儿和侄子各留了25000英镑,为了“避免在遗嘱执行时可能出现的纠纷”。

后来,Tickner的病情在2015年的时候严重恶化,并于2015年6月29日去世,享年91岁。

Leonora表示,Tickner先生临终前,他的家人把他送到了临终关怀医院,在他声明的最后一段时间,由于他家属的阻挠,自己并没有出现在Tickner身边,甚至也没能参加成他的葬礼。

然而就在Tickner先生的葬礼之后,Leonora惊讶地发现,自己手里的遗嘱,变成了一张废纸。

因为Tickner先生的女儿和侄子出具了在老人临终之前立下的一份新遗嘱,这份遗嘱上显示,他生前的所有财产,包括现金和房子,都留给了侄子和女儿,完全没有Leonora一家的份。

Leonora觉得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向法院提起了诉讼。

这个案子,一审就是四年。

经过了双方漫长的博弈和辩论之后,这个案子在前几天终于被正式宣判了。

法庭上,法官William Henderson表示:“Leonora和Tickner先生的侄子、朋友都为Tickner先生的‘快乐’付出了很多。

不过现在很明显地侄子并不信任达Leonora,也在怀疑她的动机。另外法庭也查明,Tickner先生和他的亲生女儿并不亲近。

不过鉴于Leonora为Tickner所做的一切,Tickner决定要把大部份财产都留给Leonora这一点也很合理。

而同样可以理解的是,Tickner在2015年时更改遗嘱,是因为当时最常去养老院探望他的是亲生女儿和侄子。

不过在听取了医生们的证供后,我可以确信Tickner先生在立新遗嘱时,他已经无法完全理解自己在做什么了。”

于是,法官最后判了Leonora胜诉,推翻了2015年那份新遗嘱,并表示对于2014年原本那份遗嘱的“有效性并没有疑点”(No real doubt as to the validity)。

法官接着说:“2014年的那份遗嘱是由Tickner常用的律师所准备的,当时也有清晰地给他解释过。所以在我看来,很明显地他当时确实有了解遗嘱的内容。

由于Tickner在2015年的那段时间,已经缺乏正确的判断能力,所以我宣布2015年的那份新遗嘱无效,保持原有2014年的遗嘱决定。”

胜诉之后的Leonora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四年的官司,浪费了他们一家人大量的时间和经历,多亏了英国的法律,才让他们这些没权没势的人的正义得以伸张,战胜了对方豪华的律师团队和专业的律师被告人。

“我们一家会尽快搬到Tickner先生生前的房子里去,我会每两周去他的墓前送一次鲜花。”Leonora说道。

这一次,法律的天平倾向了善良,而不是血缘。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丽 来源:带你游遍英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万花筒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