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动态 > 正文

人权和贸易挂钩 川普整盘棋应对中共不守承诺且迫害信仰

美中之间的对抗已经从贸易冲突上升到意识形态交锋的阶段了,因为中共从不守承诺,并且迫害信仰,因此人权问题就变得很重要。美国现在收集人权迫害者的名单,并将严审他们的签证和绿卡,这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措施。

美国国务院徽标和美国国旗。

在美中贸易战和美中对抗过程中,最近有两个和人权相关的重磅消息,一个是美国政府正在收集参与迫害人权的中共官员的信息,可能会拒绝他们入境美国,或者取消他们已经拿到的绿卡。另一个消息和“六·四”相关,是美国国务院把“六·四”事件定义为“大屠杀”,另外副总统彭斯也将对“六四”30周年发表一个演讲。

本篇特别关注一下第一点。根据明慧网5月31日发表的一个重要通告,美国的一些宗教信仰团体最近得到通知,美国政府打算做更严格的签证审核,对于迫害宗教和人权团体的人,美国会拒绝发给他们签证,包括绿卡、非移民的旅游和探亲签证,对于已经拿到绿卡和签证的人,美国也可能会拒绝他们入境。此外,美国国务院也明确地告知美国的法轮功学员,可以来提交迫害者的名单。关于这条消息,子涵请本台时事评论员萧恩先生来做一个点评。

美国1998年《国际宗教自由法案》就针对人权迫害者

记者:美国政府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萧恩:我们首先可以来看一下,美国国务院下面有一个机构,叫做“国际宗教自由办公室”,这个办公室的成立是根据1998年美国通过的《国际宗教自由法案》。根据这个法案,美国本来就可以对其他国家的人权迫害者收集信息。这个做法不是这一次通知了很多的受迫害团体,让他们提供信息才开始做的。

根据1998年通过的《国际宗教自由法案》,美国总统授权给国务院可以采取很多行动,比如说最简单的,可以取消相应的外交访问,还可以取消文化或者经贸方面的沟通,还可以有不同级别的反应,最简单的可以有一个公开的谴责啊等等。

其实也有一些经贸方面的手段,比如说,美国政府可以禁止对某一些技术产品或者设备出口到某些国家,而这些国家是被注明“特别关注的国家”,他们有人权迫害的严重恶化的记录。就是说这个手段,过去都有。

美中冲突已上升到意识形态的冲突中共不守承诺且迫害信仰

萧恩:你刚才的问题说,现在为什么这么做?这就牵涉到目前美中两国虽然表面上看,象是一个简单的贸易冲突,但实际上现在已经是在意识形态交锋的阶段了,所以人权方面的问题就变成了一个很重要的平台。

这里面牵涉到川普总统从去年起都提到美国不会走社会主义的道路,中共方面表面上跟美国的贸易逆差等问题好象是经贸方面的问题,但也牵涉到共产主义政府多年来都没有能够遵守它对国际社会的承诺等等,包括对伊朗禁运的承诺,当然对WTO(世界贸易组织),中共为加入WTO也做了很多承诺,但是,中共都没有遵守这些承诺。

这里面就牵涉到共产主义政府,它的理念是怎么样的,它的政府的诚信是怎么样一个基础,所以这里面就会牵涉到基本的意识形态冲突,就必然面临一个很核心的问题,就是宗教信仰自由这个问题。

中国过去几千年都是有信仰的,只是在共产党夺取了中国大陆政权之后,它强迫中国大陆老百姓放弃了很多传统的信仰,包括现在流行的法轮功等等。它强迫民众要放弃这些信仰。

美国的立国基础是宗教信仰自由,而中共这个政府是强迫民众放弃各种信仰,所以这个冲突就必然浮到台面上来,等于美国政府在这方面也有一个很强有力的工具。过去美国国务院方面并没有特别重视在这方面去推动中国大陆方面的信仰自由,现在这个形势有了一个大的改变。很自然,川普政府就会把宗教信仰自由问题摆到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上。

而且我们也看到,美国的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他以前也担任过美国宗教信仰委员会的委员,他有这方面的背景,所以约翰·博尔顿上台的时候,很多人可能就感到了或者预测到了美国在宗教信仰自由方面会加强相应的措施;还有副总统彭斯本人也是比较保守的基督徒,他也是很自然的关键人物,是比较看重宗教信仰自由的,所以美国在这方面加强了推进宗教信仰自由,特别是针对中共来做这样的新晋动作,这都是可以预测得到的。

人权和贸易历来分不开现在是川普整盘棋上的不同棋子

记者:对美国的这个动作,各家看法不一,《纽约时报》说,美国之前考虑把海康威视等几家帮助中共侵犯人权的企业列入制裁名单,有分析认为美国是想把宗教自由和现在的贸易战挂钩;但也有人认为,美国在制裁海康威视之前就已经抛出了人权问题,说明美国把宗教自由作为独立的问题,没有和贸易挂钩。那么你怎么看呢?

萧恩:人权问题历来在美国不同阶段的政治、政府政策中,它的分量确实会有一些变化,但是人权问题跟经贸问题历来都不能完全分割。刚才我们提到的1998年通过的《国际宗教自由法案》中就包括了一些经济手段。后来2016年通过的《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The 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也是授权美国政府能够对参与了大面积地或者严重地迫害人权的人员、组织,或者是团体,给予经济方面的制裁,冻结他们在美国的资产等等,就是说美国是有这些工具的。

川普政府现在先抛出人权问题,然后是经济制裁,表面上好象是一个顺序的问题,所以有人会觉得好象是把人权问题跟经贸问题是割开的,这种看法其实是比较片面的、比较割断的一种看法。

这些事情都是一整盘棋中的一个部分。比如说,你下一盘围棋,各个角落都要布置,你各个地方的兵力怎么排布的话,它都是一盘棋的一部分,看起来是有落子的先后,但不能说是把人权问题和经贸问题分割开了,所以前一种看法更可行。

美国针对迫害人权者的各种法律都有也都有成功案例

萧恩:美国现在这个阶段,如果专门通知这些人权受到迫害的宗教团体来进一步提交名单的话,说明美国对这件事情重视了,因为法律就在那儿,不同的美国行政当局到底要强化到什么程度,要采取什么措施,这完全可以随着形势的变化而有所侧重。

如果不是特别重视人权的话,那么简单做一个公开谴责,符合了法案的要求就可以了。但是真地想要推进这个法案的话,那就可以采取比较强硬的措施了,比如说其中一个强硬措施是可以要求那些被定义为“特别关注国家”(CPC,Countries of Particular Concerns),就是在人权迫害方面被特别关注的国家,要求它们跟美国签订一个带有约束性的协议(banding agreement),这个协议可以要求这样的国家必须改变人权状况。

美国曾经成功地利用过这个做法。比如在小布什政府时代,他就曾经让越南政府跟美国签订了这么样的一个协议。当时越南政府因为强迫很多人放弃他们的信仰,关闭了几百座教堂。美国就把越南定义为“CPC”,特别关注越南这个国家的信仰迫害。后来越南为了改变这样一个局面,它就跟美国签订了一个有约束性的协议,然后承诺它们要改变做法,又把这几百座教堂重新开放了。后来美国就把对越南定义的“CPC国家”给取消了。

就是说,美国有不同的做法,可以让这些迫害人权的国家改变它们的人权状况。

至于对中共后续会不会有更进一步的措施?美国还是有很多手段可以用的。现在是让更多的团体进一步把这个名单充实起来。这本身也是很有意义的,这个名单是可长可短的,就象刚才提到的法律的问题,具体执行哪一条,完全可以根据形势而变。这个迫害人权名单的长短,也反映事情的严重性,如果不重视这些事情,那么有10个人在这个名单上,也算是完成工作了;但是如果有几百上千的人在这个名单上,就说明非常重视了,那么国务院下面的机构就可以采取相应的措施了。

有一点我也想提醒,特别是美国的《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通过以后,是可以由国务院负责人权劳工信仰自由方面的助理国务卿来提供名单,并决定什么样的制裁方案,就是由助理国务卿来处理这件事情,这就不仅仅是宗教自由办公室的责任了。虽然也是在国务院下面,但是助理国务卿的级别表明对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是超过“无任所”的宗教自由大使(Ambassador-at-Large)的级别的。

在这件事情上,如果美国政府特别重视运用《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来应对、或者说来惩罚这些迫害人权非常严重的个人和团体的话,这是非常有效的做法。

大家可以看到一个例子,去年一名沙特记者被肢解的事件,当时美国的参众两院也是要求美国政府在4个月之内尽快调查清楚,有哪些人参与了这件事情,最后美国政府就惩罚了10几个沙特阿拉伯的官员,他们参与迫害了那位沙特阿拉伯的记者。这件事情也说明了,如果这个法案真地应用起来的话,是非常有效的。

包括法轮功在内的很多受迫害团体都在提交人权恶棍名单

记者:说到这个名单到底有多长,在这里也稍微具体说一点消息,美国国务院是呼吁包括在美国的法轮功学员可以提交中共在海外参与迫害的个人及其亲属的信息,包括在神韵艺术团、神韵交响乐团演出的剧场外,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的会场外,在法轮功真相点,如纽约法拉盛,参与迫害的一些人的相关信息,都要提交。另外也包括实施迫害的中共官员们的子女亲属,还有协同迫害的一些海外侨团,当地的一些流氓特务地痞等等这些人的信息,都可以向美国国务院举报。

萧恩:还可以补充一点,据我了解,不仅法轮功组织,其他的一些团体已经在做这个名单呈交的事情了,因为媒体的报导往往会有一些滞后,其实这些事情,据我了解,很多团体都已经在做了。

记者:我们看到美国之前好象说得比较多,现在终于有非常具体的动作。这样实施下去后,接下来整个局势,包括中共的人权迫害状况,会有什么样的改变,我们再来观察。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子涵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