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港台 > 正文

北京官员说漏泄底林郑 中共军警冒港警6点不过关 全体各族裔港人被极度激怒

阿波罗网评论员分析,从美媒引述北京官员的话可以判断,北京此次实际想继续推动23条立法,但是林郑月娥想走捷径,才导致北京严重质疑林郑月娥的判断。香港大学生吴戴维全程参与16日游行,他在接受专访时披露,6.12当天的警察,无论是公安,还是武警,大陆相关人员混入的可能性非常大。警方有几点非常诡异...。另外,这次游行跟9日完全不一样,这次是不论种族信仰都有参与,不只是年轻人;全体港人被极度激怒。

阿波罗网分析:北京想推23条;林郑想绕道未遂

图为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召开记者会宣布搁置修例2019年6月15日

纽约时报在一篇分析中引述北京官员,指他们怀疑林郑对香港民情的判断,而路透社亦引述北京消息指,中共官员对林郑处理逃犯条例修订一事上,严重质疑她的能力。

纽时的分析指,北京官员开始怀疑林郑的判断,为何不推动基本法23条立法,而选择一个他们认为是偏离主题的逃犯条例修订。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分析,如果纽约时报的这个消息是真的,那就是说北京的目的是要推动23条立法,但23条在2003年引发50万人七一大游行,法案表决前夕,代表工商界及自由党的行政会议成员田北俊辞职,之后不少工商界功能组别议员跟随自由党改变立场,港府无望在立法会取得足够票数支持,最终终止立法程序。

王笃然推论,所以,林郑就提出用类似23条内容的逃犯条例修订,来满足北京的要求。但在英勇的香港人抗暴之下,狐狸的尾巴露出来了,偷鸡不成蚀把米。习近平完全可以借机拿下林郑,林郑又不是他挑的特首。但是从中共高院院长周强的例子看,也就是千亿矿权案的例子看,习近平并没有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选项。

王笃然指出,习近平是有顾忌的,顾忌对党如何如何;而习近平的对手,完全没有这个顾忌,所以,习近平在政治斗争中处于不利地位。

另外,路透社根据一个接近中国领导层、并定期性与高层干部接触的北京消息来源说,香港政府在处理逃犯条例修订案一事的手法糟透了。

香港大学生:警方这几点非常诡异

2019年6月16日,近200万不满香港政府拒绝撤回“送中”条例的香港市民举行了示威游行。图为铜锣湾游行队伍。(戴维提供)

香港大学生吴戴维(David Ng)全程参与16日游行,他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时表示:我看到的人已经和上次9日完全不一样。上次有非常多的成年人和年轻人。这一次因为612血腥镇压的问题,激起了全香港人的强烈愤怒。所以,这次游行我亲眼所见,全香港无论肤色、信仰和族群,几乎全部参加。

我在维多利亚公园出发的时候,有二十多个香港的佣工,是菲律宾人和印尼人,都在用扩音器喊着,“林郑下台”。附近听得见的上万人,全部马上呼应起来

我游行的时候,看到非常多的商界人士,坐着电动轮椅,后面挂着“香港孩子,不是暴徒!”还用白花纪念昨天牺牲的那位烈士。

我们这次还看到很多在香港的一些白人,都跟我们一起喊,“香港加油!”他们可能未必知道“加油”是什么意思,但他们看见我们在喊,也跟我们一起喊。

这个修订影响的不仅仅是居住在香港的人,其实影响的是全世界。首先,这个条例的追诉期是无限的,而不只是法律生效之后。

其次,中国是一个没有司法独立的国家,而且是共产党的党国。如果一个人说了一些共产党不喜欢的话,他哪怕是外国人,他如果到香港做停留,他都可能会被逮捕,因为他犯了北京的法律。这种威胁是针对所有人。

依照现行香港政府提出的修订,所谓法官的把关作用是微乎其微的。所谓香港特首对北京的引渡要求说不,其实现在的行政长官对北京的压力,她是完全无法抵抗的。

意思就是说,修订通过之后,北京想要什么人,它就能从香港带回什么人。所以,完全没有任何顾忌。

香港大学生:警方这几点非常诡异

图为受访者,香港大学生戴维在12日的示威活动现场。(戴维提供)

戴维表示:在612当天,大陆的相关人员,无论是公安,还是武警,混入的可能性非常大。

首先,香港警察必须有委任证,在对方要求的情况下,他必须出示这个委任证,否则他就不是警察。但很多香港市民要求当时穿着警服的人出示委任证,他们没有出示,他们实际已经违法,很有可能他们根本出示不了。

第二点,香港的警察出警的时候,是要求佩戴警号的。但那里的很多警察是完全连警号都没有。

第三点,当时有位警察,我们查出来他的警号是属于一位女性的总督察,但问题是,那个警号现在是由一个男性所佩戴。我们感到非常惊讶。

第四点,有些警察的用语完全是大陆化的。我们有当时的录影显示,有很多的警察,他们是用普通话下命令的。而且他们的用语,会说,“你问我的长官。”但这个词是大陆的词,香港人从来不说长官这个词,我们会说上司。

第五点,还有人,我们要求他们开口,结果他们开口时,口音非常怪异,是一种不咸不淡的广东话,完全不是香港警察说话的那种语言。

第六点,而且有个白人要求不要对他喷胡椒水,他是一个记者,但警察照样喷。这说明他不懂英语。在香港,不懂英语,是不能当警察的。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