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谁在背后捅刀?原来伤害彭德怀的真凶是他

笑里藏刀,史料证实真正伤害彭德怀的是周恩来等人,并不是林彪。(网络图片)

在1959年8月1日的常委会上,林彪当着众常委的面说:“不是打倒,不是今后不信任,工作要你做。要整风、洗脑筋。”对此,彭德怀应和道:“改造思想赞成。总路线拥护。工作有消极面。”显而易见的是,林彪说此话,并没有事先和毛泽东商量。当彭德怀随后提及“军委应当掌握在一个得力同志手上。(我下来)这次不公布。提议一人去主持日常事务”时,毛泽东回应道:“现在不谈此事,还是你干。”

这件事充分说明了林彪当时对彭德怀的事情看得没有那么清楚,尚不知道毛泽东等人对彭德怀的处理底线。

正如上述,林彪的讲话是大帽子不少,但是都很空洞,实质性内容不多,置彭德怀于死地的罪名更是毫无涉及。在整肃彭德怀问题上,林彪起的作用远小于刘少奇、周恩来等人。例如在毛泽东下发彭德怀的信之前是和刘少奇、周恩来商量过的,再比如毛泽东决定在23日召开大会并发表关键性的讲话之前也是先和刘少奇、周恩来通气。毛泽东的这个讲话使会议气氛骤然紧张,形势急转直下,会议主题由纠“左”变为反右,对彭德怀问题的定性起了一锤定音的效果。彭德怀的“里通外国”之罪名,更是和周恩来密切相关。15年后,1974年11月彭德怀病危,他在舌头已经僵硬、发音十分困难的弥留之际,仍喃喃自语:“我没有里通外国……我是清白的……”由此可见当年那种恶毒诬陷在他心灵上留下的创伤多么深重。问题长期未得到澄清,彭德怀是死不瞑目的。至于“军事俱乐部”,第一次在参加全会人员面前明确提出来的也是周恩来。

中央决定随后召开军委扩大会议以肃清彭德怀之影响。此次会议上重点追查了“军事俱乐部”和“里通外国”的事情。根据彭德怀自述:“在会议发展的过程中,我采取了要什么就给什么的态度,只要不损害党和人民的利益就行,而对自己的错误作了一些不合事实的夸大检讨。唯有所谓‘军事俱乐部’的问题,我坚持了实事求是的原则。对这个问题,在庐山会议期间,就有追逼现象,特别以后在北京召开的军委扩大会议时期(八月下旬至九月上旬),这种现象尤为严重。不供出所谓‘军事俱乐部’的组织、纲领、目的、名单,就给加上不老实、不坦白、狡猾等罪名。有一次,我在军委扩大会议上作检讨时,有一小批同志大呼口号:‘你快交代呀!’‘不要再欺骗我们了!’逼得我当时气极了,我说:开除我的党籍,拿我去枪毙了吧!你们哪一个是‘军事俱乐部’的成员,就自己来报名吧!有几个同志说我太顽固,太不严肃。其实,在庐山会议结束后,我就想把我在军队三十年来的影响肃清、搞臭。这样做,对保障人民解放军在党的领导下的进一步的巩固,是有好处的。我就是持着这个态度,赶回北京来作检讨的。但是我不能乱供什么‘军事俱乐部’的组织、纲领、目的、名单等,那样做,会产生严重的后果。我只能毁灭自己,决不能损害党所领导的人民军队。”

至于“里通外国”的事情,会议用了两天的时间专门进行揭发和追查。揭发者说彭德怀“里通外国”的主要根据,是他在率领中国军事代表团出访期间,曾与赫鲁晓夫有过接触,受过他的接见。彭德怀详细地讲述了出访期间他与赫鲁晓夫几次礼节性会见的经过,并详细提供了每次会见的时间、地点、陪同人员和翻译人员名单。他说:“我根本不懂外国话,同外国人任何谈话都要经过别人的翻译。要里通外国,我怎么去密谈?”彭德怀说:“为了把我搞臭,竟然把这样丑恶的罪名加在我的头上,使我难过极了。”军委扩大会议对所谓“里通外国”问题的批判是采用会上揭发与会外调查相结合的方法进行的。会上,不论什么人都可以提出疑问,重要的疑问一提出,便立即派人向外事工作会议进行了解、核查(批判张闻天的外事工作会议,与军委扩大会议同时进行),或立即向有关驻外使馆发电报要求提供证明。工作可谓深入、细致、周密、快速。但是直到会议结束,仍一无所获。历届专案组都把“里通外国”作为对彭德怀进行审查的重大问题之一,可在这个问题上都毫无结果。尽管毫无结果,它仍被列为专案组要审查的重大问题之一。就这件事,彭德怀曾恳切地写信给党中央和毛泽东,郑重声明:(“里通外国”问题)“如发现确凿事实,可以以叛国论罪,判处死刑无怨。”由此可以看到这些罪名对彭德怀的伤害是如此之深,彭德怀对这些罪名的反应是多么的强烈。

由以上史实可以看出,真正对彭德怀定罪和伤害的人,是周恩来这些人,而非林彪。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吴量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