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对比 > 正文

许茹:王全璋律师为何极度焦虑急躁

右为王全璋一家。(网络图片)

据大纪元日前报导,6月28日下午,历经近四年的抗争,李文足终于见到了丈夫王全璋,一位曾代理过大量敏感案件,包括法轮功、土地维权案等的勇敢律师。然而,从李文足随后的描述中,直接证实了王全璋经历了怎样残酷的迫害。

从外观上,王全璋“走路正常,声音没变,皮肤很黑,就是苍老得像老年人,要是走在路上,一下子认不得他了”。

从精神状态上,王全璋“表现出极度的焦虑,极度的恐惧,没有办法交谈沟通”,“他一直非常担心我的安全,担心被抓,担心孩子有没有在上学”,“他的记忆力严重衰退”。

李文足表示,“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全璋是一个比较温和的人,我们在一起,夫妻感情很好的,他在我面前不会发脾气,不会很急躁,跟我说话都非常好,他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我想他在里面是不是一直受到威胁和恐吓,拿我们的安全在威胁他。”

那么,是什么原因让年龄不过四十多岁的王全璋“苍老得像老年人”?是什么原因让他“极度的焦虑,极度的恐惧”,极度的担心妻子和孩子的安全?又是什么原因让他的记忆力严重衰退?他到底受到了怎样的威胁和恐吓?

从之前高智晟、江天勇律师披露的被折磨的内情,从海外明慧网曝光的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的案例,我们不难想像王全璋遭遇到了什么:酷刑折磨,精神折磨,甚至强制服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

7月9日,明慧网一篇题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使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文章,披露了作者所听说的一位被关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的名叫郭春生的法轮功学员的遭遇,也间接证实了王全璋可能的遭遇。

文章提到,2008年奥运会前,郭春生被绑架,随即被非法判刑三年,关入沙洋范家台监狱,在监狱中他被折磨的神情呆滞,精神失常,身体虚弱。其中一个原因是狱警不仅指使监狱中的犯人暴打法轮功学员,而且让他们给法轮功学员灌药。他们给法轮功学员灌的是阻断中枢神经的药物,这种药物是管制药物,但狱警却在中共的指令下,肆无忌惮的使用。

文章称,灌了这种药后,人的反应是表情呆滞,目光不集中,行动就像机器,只接受指令,没有自己的想法,连大小便都不知道,你跟他说解手,他马上蹲下解手,却不知道脱下裤子,都拉到裤子里。你告诉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而且记忆力减退,思维能力下降,要按照提纲说。服药控制不好剂量,或服药时间长,还能使大脑严重损伤。

药物损害人的正常机体的稳定性后,就会使人变得非常的烦躁、焦虑,有时兴奋不能控制,有时又无精打采,头昏眼花、语言模糊、动作失调、没有情感。少数可发生昏倒、幻觉。

以中共的邪恶本性来看,中共对法轮功学员使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绝非个例,明慧网已经报导了不少,而中共将其使用在那些不屈服于中共暴政的人权律师、维权人士、异见人士等身上,也不是不可能的。王全璋律师的极度焦虑、急躁,背后极有可能与其被服用药物有关。

这也就可以解释中共当局为何四年都不让王全璋与家人见面;为何在国际压力下,被迫允许王全璋李文足见面后,又派出上百名便衣及雇用人员,在监狱四周布控,并拉上警戒线;为何在会面时,有警察现场做记录……

上述种种无不折射出中共是何等的害怕,它们害怕迫害王全璋的黑幕曝光,害怕国内外正义力量的声讨,而害怕背后正是中共的恐惧和心虚。历史业已告诉我们,如此作恶多端,如此恐惧和心虚的政权,没有一个是可以长久存在下去的,中共难道能例外?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