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耿和向中共喊话:你若不需要高智晟 让他回家 我们需要他

7月9日在“709事件”四周年之际,本台记者采访了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太太耿和女士,耿和刚从香港参加“7·1”大游行回来不久,她表示对香港有感恩的情结,这次代表高智晟律师去给香港人打气。耿和认为,香港的抗争能够唤醒所有中国人,而东方明珠香港一定会最先看到曙光。耿和也对中共喊话说:如果你们不需要高智晟,让他回家!我们需要他!

6月28日耿和到达香港机场。(照片来自耿和推特)

今年7月1号香港举行了一个55万人的大游行,在这55万人当中有一位是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太太、两个孩子的妈妈,耿和。7月9日,本台记者采访了耿和女士,一起谈到香港大游行、高智晟律师,还有“709”律师。请好心人帮忙让高智晟律师听到这个音频里耿和向他问候的声音。

耿和女士和两个孩子在美国加州湾区已经居住10年多了,她6月28号飞到香港,经历了整个香港“7·1”大游行前后的过程,7月2号离开。在这期间,她的大女儿留在湾区照顾自己和在上10年级的弟弟。

高智晟律师至今下落不明

耿和女士的先生是被誉为“中国良心”和中国维权运动先行者的高智晟律师,高律师曾经三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

“中国良心”高智晟律师。(照片来自耿和推特)

1964年,高智晟出生在陕西榆林的一个窑洞里,他后来是自学成为了律师,并从1996年起开始替弱势群体维权,之后他又为被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来辩护。

高智晟曾经三次上书中共政府最高层,要求改变对法轮功等群体的非法处理手段,并且调查法轮功学员器官遭到当局“活摘”的指控。

2006年8月,高律师遭到绑架,被吊销了律师执照,当年12月被判刑,虽然获得缓刑,但是在之后的5年间,他多次遭到绑架、失踪。2011年他的缓刑被撤销了,然后被投入监狱3年,期间遭受了很多酷刑迫害。

2014年高律师出狱之后仍然被当局持续软禁。2017年8月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高律师的妻子耿和因为难以承受当局对她和孩子们的骚扰与迫害,在2009年1月的时候,她带着两个孩子逃离了中国大陆,最后来到了加州湾区。

7月9日,子涵采访了从香港回来的耿和女士,请她谈一谈参加香港大游行的感受。此外,正值“709”中国律师被大抓捕四周年的纪念日,耿和同样作为一名律师的家属,她想说些什么呢?高律师目前的情况又是怎么样的呢?以下是子涵和耿和女士的交谈。

香港人坚定的声音让人感动

子涵:这一次参加了香港的大游行,感受比较深的是什么?

耿和:参加香港游行感觉比较深的就是,因为我们是提前到的,我们就去立法院的示威区,有时候看到有一个残疾的人,就在那儿开着残疾人的车,车上挂着很多的标语,我们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去,我们无论是任何时间去,他都开车在那儿转,给游人展示他的心声。我们跟他拍照的时候,他说一定要把“真普选”这几个字拍得很清楚。真地让我非常的感动,我发现每个市民都能发出这么坚定的声音。

离开中国大陆10年多到了香港仍见不到高智晟感到很酸楚

子涵:您离开中国大陆已经10年多了,这一次是回到了版图意义上的中国大陆,是什么样的感受?

耿和:(声音哽咽)也是很酸楚的。2009年1月9号就带着两个孩子逃亡了,到现在已经是10年多了,10年半了。唉!已经踏上了有高智晟的土地上,可是也看不见他,很是酸楚。

子涵:为什么这么伤心呢?

耿和:在10年来的过程中,高智晟的处境和命运都没有好转,还是在外面,一会儿是在监狱里,一会儿是强制失踪。现在又是在“失踪”中,今天已经失踪近700天了。老是在这个状态中,就觉得整个家庭的动荡,让我的心感觉到很疲惫,很疲惫。

没有人说出高智晟到底在哪儿家里人受株连和耿和断绝关系

子涵:现在有高律师的任何消息吗?

耿和:没有消息。2017年8月13号开始失踪的,2018年找了北京的两位律师,魏鑫律师和张宇律师,他们也是到了公安部、北京公安局和榆林、佳县去寻访,都没有任何的消息。

家人在问的过程中,也是被他们踢皮球一样,一会儿说是在北京,一会儿说在榆林,一会儿说在佳县,也没有人说出(高智晟)到底在哪儿。

也没有让家人知道,反而是对家人的株连更厉害了。他们对家人们说,我跟孩子在国外是通辑犯,是在逃犯。他们让家人每个月都要到当地的派出所去签字、报到,也就是限制你不能离开当地。对家人的一个小单位罚款了10万,停工20天。所以家人也都不敢理我,和我断绝了关系。

要像“709”律师家属一样继续努力找到高智晟

子涵:4年前,2015年的7月9号,中共警方在大陆20多个省市展开了一连串逮捕维权律师的行动,这次事件被称为“709事件”。据了解,在“709”事件当中,被逮捕投入到监狱,以及被拘留、约谈、传唤和限制自由的律师,还有相关的人员达到了320多位。

现在正好是“709事件”四周年,耿和也是作为一名律师的家属,他的丈夫高智晟曾经为“709”律师呼吁,但是后来高智晟自己也失踪了。

子涵: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有什么想说的吗?

耿和:我想“709”的家属也是非常的勇敢,也是跟我一样为了寻找丈夫,她们在多年努力,李文足经过3年多的努力也见到了丈夫,孩子也见到了爸爸,她们是有成绩的。我还是需要继续努力吧,寻找到高智晟。

高智晟律师和“709律师“一样都被中共关押迫害得不成人样

子涵:耿和提到“709”律师家属的努力是有成绩的,指的是被称为“709案”最后一人的王全璋律师,他的妻子李文足在和丈夫分离了4年之后,终于在今年6月28号下午,在山东临沂监狱和王全璋有了一次会面。

会见后,李文足在自己的推特上写下了这一次会面的全过程,她写道,王全璋无论是外貌,还是性格,现在都与出事之前比起来是判若两人。他从一个比较温和的人变得现在非常的急躁,没有办法正常的沟通,而且他的记忆力明显的衰退。

我终于见到了王全璋,我拉着儿子泉泉,和全秀姐一起被警察带着走进会见大厅。

李文足的这篇文章1500多字,我想读过的人看到她写的东西的时候,会非常的难过。

子涵也问了耿和,看到李文足见过王全璋的场景,作为一名律师的妻子,是什么感受?耿和说,这让她想起了高律师刚从监狱出来被软禁之前的场景。

耿和:高智晟刚从监狱里出来的时候,已经不会走路了,是被两个狱警给架着出的监狱。在机场的时候,机场的玻璃大门映着高智晟,头发是白白的,脸是白白的,瘦得骨瘦如柴。他自己看到了以后都说,已经不是人了,象外星人。

我(对家里人)说,你们为什么出来没给我照个照片。我就埋怨家里,家里人就说,你知足吧,他一回来,我们都已经给他准备后事了呢。

子涵:那是什么时候?

耿和:那时候应该是2014年的8月7号吧。高智晟从关了3年的小号监狱里出来的情景。

子涵:他是3年都没有见过阳光啊!

耿和:在一个7平方米左右的小号。高智晟出来已经不会说话了,我们要跟他说话,他能听明白,但他反应很慢,他等一会儿才能回复我的。

耿和对高智晟说:我支持你、爱你,我们等你回来

子涵:如果万一有可能,我们今天的录音可能会被高律师听到,你有什么想对他说的?

耿和:哎呀,怎么说呢,他怎么能听到呢,我觉得。从来没有想到他离我们这么近,我觉得我怎么努力、怎么努力也离他很远。(情不自禁地哭泣)。真的要是能听到,让他知道我跟孩子我们都很好,我们每天也都很强壮。我肯定知道你一直也惦记着香港这种大规模游行抗争,我也替你了结了心愿,走到了香港的这场运动的最前沿。我以这种方式去支持你,去爱你,我们等你回来。

耿和对中共当局喊话:如果你们不需要高智晟,让他回家!我们需要他!

子涵:我们这个节目也会有对大陆广播,如果北京当局能够听到的话,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吗?

耿和:我的先生高智晟,他自学考取律师的当天,他满腔的热血,(希望)能为更多的受迫害的人去服务、去帮助。反而当他在做的时候,他的苦难没完没了,从他职业到现在,有将近15年左右,他的被迫害生涯超过了他的职业生涯。我觉得是太悲哀了,对于一个人,对于这么大的热情学出来想要回报社会这种角度来说,是非常的悲惨。

如果你们不需要高智晟,你让他回家!我们家里面需要他!拜托你了,让他回家吧!

对香港心怀感恩感谢香港的帮助和声援

子涵:在海外的一些人由于现实所迫,忙于自己的生活,不太关心中国发生的这些事情,不太关心人权的事情,对这样的朋友,有什么想跟他们说的吗?

耿和:如果他要不关心,他要没有这个情结,再说也没有用。首先我们要有一个感恩的心吧,从我这个角度上我是这么想,我觉得就是有渊缘吧。就象汶川大地震,香港所有市民就捐款200多亿港币,是世界第一。然后,1989年的时候,支持民运,香港又捐款了,150万人上街游行,也是世界第一。

近30年,从“六·四”以后,香港一直是我们异议人士的后花园,一直不失时机的为我们去声援,当然我们也是受益者。尤其象对高智晟,一直声援,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人权机构首当其冲去帮助和声援,让世界都知道。所以我这回去,我也有一个感恩的心,有此情结在里面。我想我以这种形式来感恩香港。

香港的抗争能够唤醒所有中国人东方明珠香港一定是最先看到曙光的地方

子涵:关于为什么要去香港参加“七·一”游行,耿和还有一段话,子涵用耿和的这段话,作为这次节目的结尾。

耿和:我想我起码代表了我们全家,也代表了高智晟曾经共事过的、同高智晟有共同理念的人,我想我应该能代表他。因为我相信,我去表达的意思就是,给香港人打气。

香港的抗争和台湾人现在的觉醒,会激励和促进大陆人恢复更多的血性和勇气,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两岸分裂的中国人能汇聚起来,作为全面反抗中共暴政的局面,埋葬这个邪恶的政权。

我一到了香港,真地感受到香港这个东方的明珠,她抗争的最大的意义,就是能够唤醒所有的中国人,天亮在东方,东方明珠香港她也一定是最先看到曙光的地方。

子涵:回到家后的耿和在推特上写道:自豪为7-1而来!民众还能走上街头,发出他们的声音,但如果不抗争,结果必然是如今天的大陆,中共肆意妄为,但社会更是死寂无声,这就是对中共的淫威的恐惧。有句话“今天你不站出来,明天就站不出来,今天你不发声,明天你就说不出话了”…

自豪为7-1而来!民众还能走上街头,发出他们的声音,但如果不抗争,结果必然是如今天的大陆,中共肆意妄为,但社会更是死寂无声,这就是对中共的淫威的恐惧。

有句话“今天你不站出来,明天就站不出来,今天你不发声,明天你就说不出话了”这就是今天香港台湾人的真实情景,今天被禁声大陆人就是证明。

希望能够早日听到高智晟律师的消息,希望耿和有一天能和高律师阖家团聚,也希望耿和的心愿,也是千千万万和她一样关心着中国大陆那片土地的人们的心愿,能够早日的实现。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子涵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