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维权 > 正文

“他们是非常、非常了不起的人物...”

子涵:你认为这些律师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呢? 于溟:他们是非常、非常了不起的人物。他们能够在中国人权最黑暗的时期,他们能顶着邪恶的打压,他们不惧怕这种强权,为了公理,为了正义,他们今天能够站出来,为中国人权,为一些人权遭到迫害的人士呼吁、奔走,不顾个人安危,所以我感觉他们的人性是非常、非常伟大的,他们的人性光辉肯定在这个黑暗的时期,为中国人权照亮了一抹璀璨的天空。对一些维权人士和中国社会,他们就象灯塔一样。这些律师都非常、非常了不起的。

合成图片左起:王全璋律师、王宇律师和法轮功学员于溟。

在“709中国律师大抓捕”事件四周年之际,希望之声电台记者子涵采访了一位法轮功学员于溟。“709”事件中遭到迫害的王全璋律师和王宇律师,都曾是于溟案件的代理律师。从于溟的讲述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共不仅迫害维权人士,甚至也迫害为维权人士辩护的律师,更甚至维权律师的律师也继续受到中共迫害。

“709”事件和“709案最后一人”王全璋律师

在2015年7月9号,中共当局在大陆20多个省市大肆抓捕维权律师和他们的家属,以及相关人员总共达到了320多人。这些被抓捕的律师当中,许多人曾经是为法轮功学员的案子做无罪辩护,或是代理农民土地案、基督徒被迫害案等等,他们因此而受到被当局吊销律师执照,受到酷刑,被判刑、坐牢,以及家属受到牵连等等的迫害。

在这些被打压和迫害的维权律师当中,有一位是王全璋,他被称为是“709案最后一人”,因为他被抓捕之后有3年多杳无音讯,直到2018年12月,才被天津法院秘密开庭,是“709事件”中最后一位被非法起诉的律师。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带着孩子经过近4年的坚持抗争,终于在今年6月28号在山东临沂监狱见到了王全璋。李文足也把和丈夫见面的整个过程描述发布在了她的推特上,她看到的王全璋和她之前认识的可以说是个完全不同的人。

我终于见到了王全璋我拉着儿子泉泉,和全秀姐一起被警察带着走进会见大厅。(cont) https://t.co/mDEDYYJHjn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709liwenzu) June28,2019

王全璋表现出来的冷漠和焦躁,不仅伤透了她的心,很多看到这篇描述文章的人同样也是非常难过。

王全璋律师的事情,以及李文足最近和他的这次会面,也受到了很多国际上的关注。

王全璋律师一家三口的全家福照片。(AP photo)

王全璋律师的一个案子——法轮功学员于溟的遭遇

王全璋律师代理过的一个案件中的法轮功学员于溟现在生活在美国加州。希望之声电台记者子涵在7月9日这天采访了于溟。

于溟是今年初刚刚从中国来到了美国的,他到达美国的日子是今年1月27号,而这一天,也恰巧是王全璋律师被中共非法判刑4年的日子。

本来到了美国让于溟心情非常高兴,但是当得知代理他案子的王全璋律师又被判刑的时候,他心里特别的不好受。

于溟说:“我感觉这是中国人权最黑暗的一幕,最黑暗的时期,这个‘709’,在未来的历史上,未来当法制健全的时候,我想这都是最耻辱的一页,中共最耻辱的一幕。”

于溟自己曾经是一名成功商人,他来自中国辽宁沈阳,有一家服装工厂,100多名工人,每年的订单就达到了上千万元。但是因为修炼法轮功,他被劳教了三次和判刑一次,一共被关押了12年。

在2008年北京奥运之前,于溟曾经为了把劳教所的一些犯罪事实告诉国际社会,而成功越狱。他还想办法把一些偷拍设备带入到劳教所和监狱,拍摄了劳教所和监狱内部的一些录像。前不久在美国福克斯电视台和英国BBC的报导中,都用了于溟拍摄的一些镜头。

在没有被关押的时候,于溟也帮助其他法轮功学员。因为一旦有法轮功学员被抓,他们的家属通常会感到非常无助。于溟就和这些维权律师合作来帮助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属,他因此也和王全璋律师有过很多次的合作。

于溟说,在王全璋律师刚出道的时候,他们就认识了,他们曾经一起走南闯北做了很多的事情,是很好的朋友。

中共政法部门和央视用造假视频给王全璋律师定罪

子涵:这一次看到李文足会见王全璋的消息和这样一个过程,你是什么感想呢?

于溟:我也很难过、很伤心,也对王全璋太太李文足表示敬佩。因为全璋跟我认识很长时间了,很多年了,就是他刚开始做人权案子的时候,我们就在一起配合,也是在一起很多年了,到各地去。

我们曾经在各地,包括河北、山东、北京,我们一起配合过营救,做了很多很多的案例。我对王全璋个人也非常熟悉,非常了解。我们就象亲兄弟一样,平时也是经常问候。

后来,我被迫害之后,全璋作为我的辩护律师,也多次到看守所去会见过我,也给我很大的帮助和鼓励。这一切,都使我非常敬佩全璋。

尤其是后期,中共的政法部门和中共的央视,以我的开庭视频,在2014-2015年,我们的案子开了4、5次庭,央视就以我开庭的视频,来诉讼为我辩护的律师王宇和王全璋,以及董前勇和其他一些律师,说他们“扰乱法庭秩序”,他们还把董前勇和王宇律师清除出法庭。

这种行为也是非常野蛮的。后来给全璋定罪的时候,也有一条说全璋在“扰乱法庭秩序”,但是它那个视频是来回剪辑的,也是视频造假。

中共央视造假视频也体现中共一贯造假、移花接木、颠倒黑白

子涵:怎么造的假呢?

于溟:它有好几点。第一点,中央电视台剪掉了法轮功学员出场的画面,当天是我和另外两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非法庭审的,央视只播放了6位律师出庭的画面。

第二点,央视这个视频剪掉了法警对法轮功学员施暴的画面。当时有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试图谈论他在被绑架时遭受的暴力殴打和强调法庭程序违法的时候,多个法警重重将他摔倒并将他压倒在被告席上殴打他。

第三点,中央电视台CCTV的视频剪掉了被法警施暴的法轮功学员的母亲在法庭上站起来抗议的画面。

第四点,中央电视台剪掉了法警对(法轮功)学员的80多岁母亲动粗的画面。

第五点,它剪掉了在场包括王宇、王全璋等6位辩护律师正义发声的画面。

第六点,它剪掉了将律师们暴力驱逐法庭的画面。在拖拽的过程当中,董前勇律师还被打伤了。

第七点,它剪掉了其他律师愤然退庭以示抗议的画面。

从央视公开的内容,要揭开中央电视台CCTV造假的真实情况。它们一贯是移花接木、造假。包括天安门“自焚”事件,它也是那样的造假。

在这样的过程当中,它将黑描成了白,将白描成了黑,其实这也是中共统治的一贯性。这个大家也都要认清。

在剪掉了以上七个画面之后,中央电视台留下的是什么画面呢?就是王宇所说的义愤之词,说“你们都是流氓”,(法庭)叫书记员把说的话记录在案,并以此作为王宇“扰乱法庭秩序”的一个罪证。

这一移花接木的造假新闻,后来就在中央电视台CCTV和国际频道CGTN一直在播放。

它来回剪辑,就好象王宇律师多次从律师辩护席上走下来,好象是律师们好几次指责法警一样,所谓的在“制造麻烦”,并对着法官和书记员他们指证说,这些律师在法庭上大呼小叫。

其实根本就没有,王宇律师她只是说了一次,说“你们怎么能动手打人呢?你们这样不跟流氓一样吗?”

胁迫维权律师电视“认罪”中共不断造假用谎言维持暴力

子涵:王宇律师是一位女性律师,她也是为于溟的案子辩护的其中一位律师。同样她也在“709律师大抓捕事件”中被抓走。2016年的时候,她被判“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之后,我们看到王宇律师还在电视上“认罪”,感谢“警方保障了她的各项权利,认为自己过去的言行犯错乃至犯罪”。外界认为,这是在中共胁迫之下被迫“认罪”。

于溟:就这样一个造假视频,竟然在中共的中央电视台多个频道上肆意播出。其实对这些造假,生活在中共体制下有点头脑的中国人一点都不陌生。

当初迫害法轮功的时候,中共的中央电视台就是这样不断地造假,利用谎言维持暴力,包括2001年中央电视台播放世纪谎言,说所谓的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自焚”的造假视频。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从来没有讲过法律

于溟:我们前一个阶段曝光的内部文件就规定,对法轮功学员一律不进行法庭辩护。它的内部文件其中第二、第三和第六条就声称,中共在庭审期间,法庭内设置无线台信号,屏蔽设备,对法轮功性质的问题一律不再进行法庭调查和法庭辩护,禁止辩护人以及旁听人员进行任何形式的录音、录像和摄影。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它也是在进行着打压。

它们不是一直在讲以法治国吗?法制怎么怎么样吗?你看它在这种开庭的过程当中,它怎么样做啊?我看到为王宇律师辩护的李昱函律师现在还被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而为王全璋律师辩护的余文生律师还被关押在江苏的看守所当中。余文生律师前一阶段,也是被秘密开庭了。

中共甚至对辩护律师和辩护律师的律师也不讲法律

这里于溟讲的是,中共不仅是对法轮功学员不讲法律,对给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也不讲法律,甚至当这些辩护律师被抓之后,又对这些律师的辩护律师还是不讲法律。他刚才提到的是给王宇律师辩护的李昱函律师,给王全璋律师辩护的余文生律师,现在也都在被中共关押着。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施加硬暴力和软暴力并推广到其他异议人士身上

于溟说,中共不讲法律的地方也包括对王全璋律师在“709事件”中被抓捕后,外界一直不知道他的任何音信,在被关了3年半之后,王全璋律师才被秘密开庭审理,之后又是被秘密地送到山东临沂监狱。于溟说这其中有很多地方都是违反人权的。

于溟:包括突然袭击,一直不让会见(家属或律师)。后来,在家属李文足、全璋的姐姐和其他一些正义人士在网上不断地呼吁,才开始让接见。但是在接见的过程当中,一个是时间控制很短,再一个我看到文足的文章,还有网上披露出来的全璋的一些状态,我感觉在这个过程当中,它们肯定是对王全璋律师施加了很多的软暴力。

子涵:什么是软暴力呢?

于溟:这种软暴力,不一定被一般的人所能理解。我们很多人都在监狱里面被关押过,它的硬暴力就是体罚、虐待、殴打。这种软暴力包括剥夺睡眠、控制睡眠时间、长期罚站、罚蹲、罚坐。中共警察是有从司法部贯穿下来的一整套的整人方式。中共警察四工作大法则就是“打击你的自尊,毁灭你的灵魂,贬低你的人格,损害你的健康”。

它们目前已经完全把这套迫害法轮功20年来所积累的经验手段和策略,复制推广到其他异议人士身上了,包括其他宗教团体,对他们也是这样逼迫转化的。比如说,被禁止上厕所、罚站、不给看病、一遍遍地练军姿、走步、向左转向右转。

警察它们对(被关押人的)家属还会这么宣传说,“我们这里宽敞明亮、绿荫满园,我们是在拯救他们失落的灵魂,帮他们重新走上人生道路“。这些警察对外宣传非常有蒙蔽性,是非常大的谎言,他们说,”我们是象老师对待学生,象医生对待病人,象父母对待孩子一样,对待这些被关押的在押人员“。这是监狱、劳教所、看守所里边最经典的欺骗被关押人家属的谎言。

这些作恶者将来都会因为其狱卒生涯而受到法庭的审判。

向“709”律师和其他维护正义的人权律师致以最崇高、最诚挚的敬意

子涵:你有什么想向这些维权律师说的话呢?

于溟:借此之际,我也向这些维权律师,包括为中国人权正义奔走的维权人士及他们的家属,表示最崇高的最诚挚的敬意,非常感谢他们!

他们也为中国人权的进步做出了他们非常大的贡献。有的律师被剥夺了律师执照,就等于生活来源也被剥夺了。

比如说还有的律师,这里不提名字了,他们的律师执照被剥夺了之后,他们还在背后默默地提供一些法律支持、法律援助。

去年中共在“822“非常疯狂,辽宁省国保和辽宁省“610”政法委一起一天之内就抓捕、绑架了46名法轮功学员。很多律师都是赶快奔走相告,也都提供一些法律援助。去年的“119”黑龙江大绑架,一、两天之内绑架了122位法轮功学员。它们现在也是越来越疯狂了,迫害人权!

很多律师也是前赴后继,大家都是放弃个人的休息。他们也都非常辛苦,来回奔波呼吁,谴责中共的这种作为,也为法轮功学员家属提供援助。他们都非常非常值得敬佩。

在此,我也代表这些得到帮助的法轮功学员,以及法轮功学员家属,向这些维护正义的人权律师、“709”律师和其他一些律师,他们能够在当前中共非常疯狂的迫害人权时期,他们能够站出来,为中国人权事业,为法轮功学员辩护,我表示最崇高的敬意!谢谢他们!

“709”律师和其他正义维权律师的伟大人性光辉是中国人权最黑暗时期的一座灯塔

子涵:你认为这些律师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呢?

于溟他们是非常、非常了不起的人物。他们能够在中国人权最黑暗的时期,他们能顶着邪恶的打压,他们不惧怕这种强权,为了公理,为了正义,他们今天能够站出来,为中国人权,为一些人权遭到迫害的人士呼吁、奔走,不顾个人安危,所以我感觉他们的人性是非常、非常伟大的,他们的人性光辉肯定在这个黑暗的时期,为中国人权照亮了一抹璀璨的天空。对一些维权人士和中国社会,他们就象灯塔一样。这些律师都非常、非常了不起的

他们的家属也是承受了巨大的苦难,例如江天勇的太太,高智晟律师的太太,她们也是面临着很大的痛苦,还有他们的孩子,忍受到很多的牵连,例如全璋的孩子,泉泉,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对他们的一些学习、学校,让他们居无定所,国保也去骚扰他们,甚至于租了房子也不让他们住。我感觉用的手段都是非常卑鄙的。

但是这些律师不惧怕这些邪恶的手段,还能够挺身而出、仗义直言,非常非常了不起!

我想这种精神也会照耀中国社会,也会为未来为历史留下最辉煌的篇章!

子涵后记:于溟从今年初来到美国以后,继续为在中国大陆还在遭受迫害的法轮功人士和其他民众奔走呼吁,帮助营救他们。他自己同时也在向国际社会讲述中共是怎么迫害人权的,是怎么掩盖它们的迫害行为的。他想让全世界都能够认清中共的邪恶,共同来抨击和解体这个邪恶的政权。他呼吁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停止对维权律师们的迫害。

在“709”四周年之际,子涵带给您对于溟的采访,希望“709事件”的这一页历史不会再重演,希望中国有更美好的未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希望之声 记者子涵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