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维权 > 正文

新疆再教育营内部设施曝光 大家如何看待?

中共政府在新疆建立集中营关押异议份子,一位哈萨克族女孩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很想找回亲人(视频截图)

丁丁在美洲:

转个帖子:新疆见闻

前段时间回国,前往新疆旅行,所见所闻让人深感震惊。笔者相信,受时间及外部条件的限制,本人所见绝不是全部,它带给本人的是一种绝望、痛苦、悲哀。

1.对维吾尔族的网络化管理

漫步于乌鲁木齐的大街小巷,发现贩卖新疆瓜果的维吾尔族小贩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由大陆来疆的汉族小贩。后经了解,朋友才介绍说,现在没有乌鲁木齐城市户口的维吾尔人都已被遣回原籍了,他们离开户籍地需要政府批准并提供相应的证明,政府还为这种管理模式起了个很时髦的名称:对维吾尔人的网络化管理。维吾尔族在异地生活或工作,如果户籍不在当地,需经政府批准并有汉族朋友为其提供担保。本人到一家单位找朋友,亲眼目睹了两名维吾尔族少妇找汉族朋友为他们提供担保,态度诚恳、卑微。虽然那位汉人愿意提供担保且十分友善,但眼见整个过程,那情景依然令人震惊!

在乌鲁木齐美美购物步行街出口,维吾尔族保安直冲冲地拦住了两位步入步行街的维吾尔女学生,要求查看他们的手机,两位女孩子静悄悄地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让这位保安检查,一切都活生生地发生在我的眼皮底下,他们显然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环境。

近些年来,维吾尔族在大陆旅行和住宿都面临难以克服的困难,俞振声在任国家政协主席时期及当时的国家民委曾就此提出批评,说这种做法是不对的。现在,这已是正式的政策了,还有谁敢提出异议吗?今天,即使在新疆本地,也不容许维吾尔族自由旅行了。

这让我想起了北京,游览天安门广场需要出示身份证并接受安全检查。由天安门徒步前往西单,一站之遥的路程,途中需经过中南海新华门。新华门周围也被警察设置了路障,路过的行人都要查看身份证。中南海围墙西侧的府右街人行道已被封闭,禁止行人行走了。据说整个中南海府右街对面的民居都得搬迁,按每平米十万零五千元人民币的标准给予补偿。今天发生在新疆的事情是不会发生在北京的,这种想法天真了吧?也许同样的事情明天就会在北京发生。

2.学校不容许教授维吾尔语

早有传闻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各级学校已经禁止教授维吾尔和哈萨克语了,这次到了当地,才知道这是真的,该政策是从2017年秋季开始实施的。

自2005年以来,新疆教育及出版系统的少数民族官员编辑出版了一系列针对新疆各级学校的少数民族文化教材,他们在这些少数民族语种的语文及历史等教材中植入了大量的疆独思想并大肆渲染以往汉族人对少数民族的屠杀和迫害。这类教材在新疆中小学流行的时间长达十三年之久,受此教材影响的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学生超过百万。由于新疆的汉人大多不懂少数民族语言,故此类教材在新疆流行多年却未被当局发现。

这些教材在新疆流行如此之久,除了因为汉族官员不懂少数民族语言之外,另一个原因就是接触和使用这些教材的少数民族官员、教师、学生及家长无人向政府反馈。而了解相关情况的人数应该不少于三百万,占当地少数民族人口总数近四分之一。可见事态之严重及新疆的少数民族期盼分离的心态之强烈。

据此情况,中国政府被迫废止了这些教材并禁止在学校传授维吾尔语和哈萨克语。少数民族官员和教师的行为直接影响了政府对他们的信任,再加上汉族官员一时无法实施监控,由少数民族官员和教师编撰和继续传授民族语言、文化及历史知识已无可能,这些都是导致少数民族语言教学在新疆各级学校全面被禁的原因。新疆大学、新疆师范大学、新疆医科大学、新疆社科院、喀什师范学院、新疆教育厅的少数民族正副校长及正副厅长全部被捕,被抓的还有新疆出版系统的大批少数民族官员。

我本人并不同情这些少数民族官员,他们明里一套暗里一套,肆无忌惮地宣扬和散播民族仇恨,别说是在中国,恐怕放在哪里都不会被容许。其结果就像今天在新疆发生的那样:在共产党的中国给维吾尔族带来了更加深重的灾难!

3.清真寺空了

为了在新疆加强控制,当局给每个清真寺都派住了监督员并安装了图像监视系统。少数民族因为恐惧,已经不敢去清真寺做礼拜了。

曾有朋友给我讲过这样一件事情,新疆当局进行调查摸底,要求居民填写调查表格,表格里有年龄、职业、工作单位、政治面貌、宗教信仰等内容。一位业已退休妇女,系前政府职员,维吾尔族,在宗教信仰栏目下填写了伊斯兰教。第二天这位老人就被抓并被送往再教育营,所谓的职业技能培训中心。老人的孩子急得不得了,找到了自己的童年汉族玩伴,这位童年发小现在已是警察,他告诉这位维吾尔族朋友,他也帮不上什么忙,不过你母亲心里信仰伊斯兰教就行了,何必非要把它填进调查表格里呢?那位维吾尔朋友听取了警察发小的建议,在探望他母亲的时候说服了他母亲,没过几天他母亲就被放回来了。

4.责任连带

新疆这些年发生了如此多的事情,外界缺知之甚少,为什么会这样?这主要是新疆当局实施了一种责任连带制,通俗点讲,就是株连制,一人出事儿,全家受株连。最早这种制度是用来对付暴恐分子的,那些人不要命,为此官方想出了此策,你不怕死,那好,我让你九族都为你受株连,看你怕不怕。之后,这一政策扩展到社会的方方面面,任何人犯了官方认定的错误,其亲友都要受到惩罚。中国老百姓目前使用最广的社交工具就是微信,新疆居民的手机都被政府强制安装了监控软件,只要是国外来的信息、语音等等,100%受到监控,新疆当地的居民早已适应了这种生活环境,言谈举止都十分谨慎,外界绝少能从当地居民的口中得到信息。

乌鲁木齐所有机构和居民区都有围墙、安检和门卫,外部人员进入需出示身份证件。笔者本来还想拜访一些朋友,考虑到于人于己均不方便,只好作罢。新疆,这块生活着两千三百多万人口,一百六十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面积第一大省,现在已经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全世界最大的露天监狱。这和一个对外宣称开放的国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落差。

5.汉族人口大量流失

新疆局势的持续恶化,导致了大批汉人内迁(往大陆迁移)。仅2017年一年,迁往大陆的人口就达一百二十多万,而新疆的汉族总人口还不到一千万!

随着新疆经济建设的发展,部分城市居民需要搬迁,最初政府给发放搬迁费,拿到搬迁款的汉族居民随即就把它当做自己的安置费而迁往大陆。政府发现之后改为发放代金券,只能在本地买房使用,再往后政府干脆连代金劵都取消了,为搬迁户直接分配住房,没有商讨的余地。

为了杜绝汉族人口进一步流失,新疆各级政府已经冻结了户口迁移,边境地区更加严格,据说已经暂停了汉族人口的出国旅游。

乌鲁木齐人口高峰时期曾达三百七十多万,政府规划要达到五百万以上,据说现在已经不到二百万了(官方数据:2013年346万,2015年266.83万)。2017年一年,乌鲁木齐流往大陆的户籍人口就达四十多万。由于乌鲁木齐人口的急剧下降,原计划在乌鲁木齐修建七条地铁,现已改为一条半,即地铁一号线(已建成),地铁二号线建一半,其余的已经开建的全部回填。这已经成为天大的笑话,更别提什么一带一路、西部开发了。

新疆局势发展到今天这种状况,无疑是新疆各族民众的悲哀。传说中央某位领导已经发话,国家下决心,不惜牺牲两代人的利益来换取新疆的稳定,不知有多少当地居民愿意当政府的这种殉葬品?更可悲的是政府已有定论,表示建国七十年来,未能在维吾尔人心目中建立起国家意识。这意味着中国政府已经把整个维吾尔族群确立为国家的敌人。消灭他们的文化、同化他们的族群,这好像已经成为既定的国策了。这些都为新疆维吾尔族今后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以上种种,即为我在新疆的见闻,相信实际在新疆发生的,远远不止这些。笔者无能,除了向各位介绍这些有限的情况之外,唯一能做的就是向上帝祈祷,为了新疆的各族民众。

另外一个论坛上网友的回帖:

新疆的干部,上至地级市市委书记,下至普通科员,每个人都分配到户,到最穷的家庭,以及家里出过暴恐份子的家庭,家里大人因为信极端宗教被抓了,榜上有名。

市长大人就住到他们家,白天帮他们干活,晚上对他们留守的老人孩子洗脑,顺便利用政府资源直接扶贫,

每个领导每月轮到五天常住,然后大家轮流五天,轮流洗脑。领导不论男女都要去。

哈密一个局长亲口和我说的,他们干部必须做好三件事,第一件就是上面我说的重点户轮流驻点,

第二件就是单位24小时值班不得离岗,

第三件就是政府领导在110特勤中心24小时轮流值班,

每个领导都要轮流过去。

除此之外日常的大陆干部要做的工作还不能落下。

应付检查还得应付检查,招商引资还得招商引资。

乌鲁木齐市政府是市区任何地点发现事端一分钟以内警察必须到场。

新疆现在是每隔十米就是一个摄像头,市区限速40码。到处都是铁丝网。

所有大小学校,机关,加油站,商场,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市中心街上特警日夜巡街。

户籍警察上门查水表要穿防弹衣带武器。

所有大小刀都要打上二维码和身份证号,店里用刀还要用铁链拴住菜刀。

进万达广场都要两道安检,门口的女安检员都是穿着防弹衣带着头盔。

南疆喀什更加严格,像监狱一样,所有街边的店面都装着铁栅栏并配有门禁,想进店需要里面给开门。

居民组成联防队,每天定时巡查和操练。

大街上所有人必须有身份证和良民证(“便民联系卡”)。

路上随时有流动安检,还有大街上设安检。城镇都是百米一亭。公职人员全年无休。

机器查手机,几秒钟扫描,如有任何涉恐信息或者图片就被抓进学习班。这就是没有宣战的战区。

Merlin–人间失格

补两个旧品葱用户对这个问题的两个回答:

right-wing(原问题为新疆模式受否能够推广全国):

根据财政部公布的《新疆自治区2017年预算执行情况报告》,新疆17年财政支出5373.6亿,其中2608.8亿来自中央转移支付,公共安全支出579.5亿元。而且,真实维稳费用肯定高于公开的“公共安全支出”数据。南方周末2014年的《公共安全,新疆要花多少钱》一文写到:

张立德和他的同事、财政厅法制税政处处长崔洪波等受访者,也向南方周末记者坦陈,仅仅是“公共安全支出”一项,并不能全面反映在反恐维稳方面的开支情况,“各地各部门这一块的‘开口’太多,比如各单位自行购买的安全装备,增加值班人员、值班时间等等,可能都没有纳入‘公共安全支出’的科目中去计算”。

也就是说,根据上述数据,若不考虑中央转移支付,新疆维稳费用占政府财政支出比例至少达20%。

更严谨的算法是按人均维稳费用推算,因为维稳费用大致跟人口数量成正比。新疆人口2100万,维稳费用大于580亿;全国人口13.8亿,按比例算就需要至少3.8万亿。现实是2017年全国维稳总费用为1.2万亿(来源为香港记者吕秉权的估算),这样子中间存在至少2.6万亿经费缺口。在当前各省财政普遍赤字的情况下,2.6万亿哪里来?实际上,如果没有其他省份输血支援,新疆模式在新疆都维持不下去。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新疆模式会严重阻碍正常商业活动。试想,逛个商场进门都要安检,谁还想出门逛街呢?手机上个网都要限速,动辄就全省断网,还怎么做生意呢?每天都听说有亲戚朋友被关进集中营,谁还能安心上班呢?新疆近年来民间经济活动萎缩得很厉害,汉人都想把户口迁往大陆。如果全国都像新疆这么搞,经济崩溃指日可待。

中共想不想在全国推行新疆模式?当然想,问题是做不到。

利维坦(原问题为新疆模式是否能起到预期效果):

这种行为是把汉族置于极度危险之中,而只收到短期的效益。

维吾尔族是世界著名的世俗化程度非常高的穆斯林,大家都知道,他们甚至可以饮酒,女子也往往不戴头巾,仅仅是不吃猪肉。但是当上百万大部分并非恐怖分子的维族人被无端不经审判地长期关押和虐待之后,他们一旦出来,是会对中国的专制掌权者心存感激呢?还是燃起更多的仇恨呢?是会更亲近那些报复性团体呢?还是更远离他们?是会更仇恨那些接受甚至看着集中营叫好,被中共利用看管维族的汉族人呢?还是和他们关系更好呢?他们的众多亲属同族也是同理,没有人会不仇恨那些把自己的父母兄弟关进集中营非法关押的人。长期以来,在新疆的汉族被利用作为当局看管维族的依仗,这种官方的暴行会被轻易地转变成民族仇恨。

现在在国际压力下,中共正在偷偷将这些未经审判非法关押的维族公民转运到全国的监狱中,等这些心怀仇恨的人从全国的监狱出狱,将会发生什么呢?

很多人说,好像这么干群体性事件是少了,但这其实就是在高压锅烧开的时候去压住旋转着往外喷气的气压阀。看似震动没了,蒸汽没了,事态被压下去了,好像压着压着就可以消失了,但是实际上内部的压力是越来越大的。当然新疆的维稳官员是不在乎这些的,他们是专制官僚体系的流官,干几年就能调走,根本不用对下负责。而以“防止民族分裂”和“维稳”这两个中共内部的大义名分来向中央索要资源是很容易的。庞大的官僚维稳体系“养寇自重”,维持地区的紧张局势,来保持自身存在和发展的必要性。

其实单纯以马基雅维利主义来说,这种做法也是达不到效果的。有的汉人可能就像他不在乎其他汉人死活一样,觉得维族人的人权是无所谓的,假如当局的给的铁拳够大,维族也许就被压垮了,渐渐同化消失,然后自己就安全了,哪怕做法多么纳粹也无所谓。假如有人这么想,他的打算也会落空。因为维族的力量并不在民族服装、维语、不吃猪肉、会背《古兰经》、相信伊斯兰信条这些被中共着力打击的东西上。假如民族是个人的话,这些东西只是衣服而已。打击这些东西只会让维族经由民族仇恨而更广泛地动员起来,他们可能会暂时表现得恭顺,假如时间够长他们也许下一代会像欧洲穆斯林移民的第二代一样,生长在一个社会广泛都是非穆斯林的环境中,但是他们还是会回去穿上维族其实传统上并不穿的黑袍,强迫母语为汉语的自己去学阿拉伯语。维族的力量不是这些。我可以想到比现行的无效做法彻底得多有效得多的手段来实现中共的目标。但是这会摧毁维、汉的未来。我已经彻底忘掉了。

Lucky_Star

敬佩记者的勇气,感谢他(她)留下的证据。这是新疆地区人民受到大规模压迫的铁证。法制重大倒退了,几十万无辜的公民被非法关押,在这样非法不透明的情况下又会死多少人呢。全体国人都应为此感到恐惧。

这样的压迫下,新疆人民的遭遇会得到全世界人的同情。新疆民族自决的愿望也会从少数普通人和极端份子扩展到大部分新疆普通人。更多的仇恨成为助长恐怖主义的力量。

这种建立在恐惧和压迫上的统一,也配叫统一吗。民族区域自治是基本国策,民族平等团结共同繁荣是民族关系,实际如何呢。

新疆的未来,恐怖主义更加强大。此次过后,可能贻害无穷。

膜膜胡胡的包子

饮鸩止渴!这种将国民当做敌人来对待的做法在中共专制政权倒台之后只会加速新疆脱离中国版图,同时这种行为还会撕裂维汉之间多年来的关系,我是很担心在疆汉人今后的安危,可惜当地的“流官”并不在乎这些,可悲!

橘希实香:

如果真有一百万的人是恐怖分子,那么中国早就玩儿完了。但是习近平通过集中营手段制造出来了最多一百万的恐怖分子……迟早要完蛋

Android

从短期来看再教育集中营是关押维族轻中年的洗脑营。

从中期来看是培育了一批更加了解更加疼恨中共及汉人并更加紧密团结一致的维族武装后备军。

从长期来看这些再教育集中营最终会被用来关押新疆的中共党员以及汉人人质的。

1新疆维族为主的穆斯林群体生育率远远高于新疆建设兵团。比例为3.7:1.1。25岁以下人群中新疆汉族青少年占比26%。计划生育在新疆建设兵团内部作为体制性单位得到严格执行。大量的新疆汉族已经搬迁到大陆,年青人能到大陆工作就业已经成为当地长辈的所有期待,新疆汉族人口比例更多的是户籍在此而全家早已搬到大陆。新疆已禁止汉族人迁移户口到其他省份。

2许多新疆建设兵团被改制为民族县或者市或者并入到民族自治州,许多的兵团企业与资产乃至于农场都已经交由地方民族县州所有,现在的新疆建设兵团实际对新疆地区的控制力度与管控域度名存实亡。其军事功能都由军队武警与大量警察所代替。

3大量的维族大学生都回到了新疆找工作就业,其中政府事业单位在南疆区域维族人占绝大多数,许多的新疆政府机构事业单位除了书记与援疆干部全是维族人。因此没有中共或者说排除了中共后维族随时可以运转起自己的政府。

4新疆包括兵团在内的政府部门腐败现象也是很严重,贪占各种援疆物质,安防工程,建设工程拿回扣在各级政府普遍存在。兵团日益成为少数人私有化的公司,兵团汉人以及维族人都对中共政府感到不满意。

5在民族团结一家亲的大旗下,许多需要依法依据公平处理的事件没有公正处理,彼此隔阂与相互暗地埋怨不相往来才是此地当前民族关系的真实状况。

张树人

新疆的集中营将长期存在,并且有可能扩展到大陆。

外媒调查,这个集中营里面估计有几十万的维吾尔族人。我不相信共产党把一些成年人关起来,“再教育”能够让他们真的被洗脑。你像我,我每次vpn不稳定的时候呢,我都对共产党咬牙切齿,那你想一想那些维吾尔族人,我真的不相信一群成年人会被这样洗脑。

这样的话呢,共产党就会面临着一个非常艰难的抉择,就好像在战国时期白起面对几十万赵国战俘一样。

如果把这些战俘放回去,那么等到下一次战争的时候,他们就是秦军的死敌,那么如果把这些战俘留下来了以后又养不起。所以说呢白起做了一个非常残酷的决定,把这几十万战俘全部给坑杀了。

其实这件事放在中共的手上也同样的成立。这几十万人,让他们听命于共产党,我觉得我绝对不信。那么现在呢,如果把这几十万放出去,那么很明显共产党就多了几十万个死敌。

所以说呢,在新疆这些集中营里面的被关押的这些人,如果共产党不倒台,他们一辈子可能都要生活在这种被囚笼般的生活。

然后另一个值得注意的就是,虽然说这些成年人不太可能会被洗脑,但是他们的孩子很可能的真的会被洗脑。

suibianba

其实我不禁要开始质疑了,这些维吾尔族人出来了之后,他们到底会是什么想法?因为众所周知党的洗脑能力顶呱呱,万一真给洗成功了众人爱戴呢,也不是没可能,我觉得还真的得看看出来的人怎么说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品葱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