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对比 > 正文

郑义:从两幅卫星图看中国森林的毁灭和自然复苏

最近有一条消息在中国引起一片狂欢。美国波士顿大学研究人员利用NASA的空间遥感数据发表了一篇文章,称自2000年以来,地球新增了5%的绿化面积,相当于亚马逊雨林的大小,而其中25%都来自中国的贡献。这条消息迅即在中文网上激起了暴风骤雨般的感动、自豪与骄傲!

波士顿大学发表的卫星图:年均叶面积趋势(2000—2017)

有人立即进行了简单的计算:“亚马逊雨林面积700万平方公里,即使对于幅员辽阔的中国来说,(其25%)175万平方公里也是一个巨大的面积,如果从沙漠变绿洲角度来说,这个面积只能用‘奇跡般巨大’来形容。”

有网友说:“事实证明习大大‘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策略的伟大而正确。”

有网友说:“卫星图片上看到我们中国的深绿色超过了东亚所有国家甚至也超过了西伯利亚植物绿色。内心很感动。中国人终于感动了自己!也感动了世界!”

一位激动无比的网友直截了当地说:“中国是救世主。”

一位叫“龙牙”的网友写了一篇长文,题目叫《如何看待NASA研究:中国新增绿化面积达到四分之一个亚马逊雨林》,上网后点击量惊人,一会儿感谢“破一万赞了!感谢网友们支持!”再过一会感谢“破两万赞了”,“破三万赞了”——这哪里是一篇文章,简直是一次情感的爆炸!

一位叫“艺非凡”的网友把自己的文章排列成热情澎湃的诗行:“这无疑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喜闻/我为之骄傲的祖国/也成了世界环保的领头羊/流浪地球更将遥遥无期/中国大概是把所有东西都涂绿了/一直以来,中国都是被环保界詬病的对象/环境污染,是因为中国/空气质量低下,是因为中国/沙尘暴,是从中国而来······/指责的声音从未断过/中国能为世界环保做出巨大贡献/有谁会信?/······在中国,一切皆有可能/全世界,只有我们一个民族建成了长城/也只有我们治住了千年沙漠/凡人逆天,人定胜天/这份骄傲与自豪/我们当之无愧!

我对此类激情抱有相当的警惕,盖因本人从发表第一篇关于森林危机的长篇报告文学算起,连续关注中国森林迄今已35年,虽然算不得专家,总还有些常识。一个常识式的疑问便是:中国森林怎么能跟亚马逊热带雨林相提并论?终于看到一位澳大利亚网友跟帖:“谁能解释一下,亚马逊雨林占世界雨林面积的一半,森林面积的20%,但在那张卫星地图上却几乎没有绿色?”——问题就在这里了:西伯利亚大森林和亚马逊雨林比不上中国,有悖于常识了。返回头认真读那张示意图,发现下面有一行小字“TrendinAnnualAverageLeafArea”,——原来,这张图示意的是“叶面积趋势”,或说“绿色趋势”,与事实上的森林面积完全是两码事。在这张示意图上,绿叶面积没有增加的亚马逊雨林、西西伯利亚、美国东部、欧洲中部和日本,一概标示为白色,与撒哈拉大沙漠一样。前者是森林茂密,难以再增长,属于上上状态,后者是完全不存在植被的下下之态,但两者都同样被标示为白色。如果不认真思考,这种制图方式很容易造成误读,以为那绿色就是森林。我不能猜测制图者有心误导,但只要使用除绿色以外的其他任何顏色,这种造成狂欢的误读就不会发生了。

波士顿大学图。注意亚马逊雨林、美国东部、西伯利亚西部与撒哈拉大沙漠均为一片白色

这幅地图使我想起几年前的另一幅完全不同的地图,也是由NASA提供的卫星监测数据。我曾写过一篇小文:《为谷歌推出的全球森林监测地图叫好》,因为这幅地图给我们提供了触目惊心的真实。谷歌公司于2014年2月推出的“全球森林监察(GlobalForestWatch)”,不是抽象的“绿色趋势”图,而是实打实的“森林覆盖”图,绿色越深,森林覆盖率越高。有人说,“这真是一幅令中国人悲伤的地图。”为何悲伤?中国是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有一点朦朧灰绿色的是东北大小兴安岭、东南沿海以及澜沧江怒江峡谷和四川盆地周围的山脉。粗看一眼,有一点若有若无的绿色,但不能细看,因为这几小片灰绿色相邻的境外,一概是深绿。大小兴安岭之外是西伯利亚,自然无话可说。鸭绿江南边是朝鲜和韩国,一片翠绿,隔过显得狭窄的日本海,日本诸岛完全是深绿。隔著更窄的海峡,对面的台湾也是绿色岛屿。奇怪的是,同样隔著一线海水,海南岛却是纯白。西南部的境外是越南、老挝、泰国、缅甸、不丹、尼泊尔,也都是深绿浅绿,只要一越过国境线,就骤然变成了若有若无的灰绿,整整齐齐。最不可思议的是,所有这些顏色分界线,一律是国界,就像是用刀切出来的准确清晰!

谷歌发表的全球森林密度卫星图

好了,现在到底哪幅图可信呢?

都可信,都是真实的。只是看你如何理解。

我的理解是,谷歌地图反映的是中国基本上已无森林。波士顿大学地图反映的是中国森林毁灭之后的自然復甦。而且不是森林,是绿色的“趋势”。森林是一个有严格规定的大生态系统,不是灌木和幼林。

早在四十一年前,当时的国家林业总局局长罗玉川就发出警讯:如果乱砍滥伐的现象继续下去,到本世纪末,中国森林就有被砍光的危险。

早在二十六年前(1993年),当时的林业部长徐有芳就指出:经数十年乱砍滥伐,中国大陆的成材几乎完全砍伐殆尽。中国目前只有一条路可走,即提高对未成材的加工能力

上世纪末,一个简单明了的事实证明了这些林业官员的预言:大量森林铁路退役转向旅游。1999年,中国最后一条森林铁路退役。也就是说,砍光了,再没什么可砍的了。

引起狂欢的波士顿大学地图,所反映的不过是森林灭绝之后的復甦。正如毛泽东当年所说:“一张白纸,没有负担,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画最新最美的画图。”中国绿地面积的快速增长,是灾难之后的恢復,正如被战争毁灭的城市在战后的高速发展。譬如德国,从一片废墟恢復为欧洲第一不过只用了短短15年。这并不值得夸耀,不过是灾难的副产品。如果不把中国的森林砍光,砍成谷歌地图上那一片白茫茫,哪来波士顿地图上那一片绿?说它是一件好事,也是坏事变成的好事,首先是一件坏事。

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我们中国人才能了解真实的国情,不再虚掷珍稀的革命浪漫主义激情呢?

上海附近绿叶繁茂的无人村

有人说,“地球复绿最重要一个因素是温室效应”,我对此没有研究,无话可说。有人认为主要因素是中国的“退耕还林还草”政策,并称这一政策“对中国、对世界影响之大,远超你的想像。如果以1995年到2025年的三十年为尺度,中国将成为地球上唯一一个同时实现了全面工业化与环境全面好转的国家。”——说这个话的人不仅全不把自己当外人,而且比赵家人更姓赵。赵家人都不敢这么说,他们最多敢说“力争扭转环境恶化的趋势”!但是,就绿地面积大幅度增加这一点而言,退耕还林郑策确实是一个重要原因。同时,城乡差别所造成的农民进城、耕地荒芜可能起到了更大的作用。试想,如果当年政府没推出“退耕还林”政策,农民就不会自动退耕还林、土地拋荒吗?有学者计算,改革开放“30年间城乡人均收入差距拉大了46倍!”在湖南相当富裕的农村,“一家四口人一年种烤烟可以卖20000元钱,但是,如果一家四口出去打工的话,一个人的工资随便超过20000元,一家四口外出打工收入随便超过10万元。所以,种烤烟的人越来越少,南下打工的越来越多,前几年是年轻人出去打工,到2005年后,全家出动打工。”中国具有世界上最大的(没有之一)工农差别、城乡差别,只要户口制度稍一松动,农民就进城打工,留下无人耕种的土地任其荒芜。只要一退耕一封山,一年生草,二年长灌,几年时间乔木便开始生长,根本用不着什么政策不政策,巨大的工农城乡差别就是最大的政策。

深圳大山深处被丢弃的无人村

我完全赞成当局的“退耕还林还草”政策,希望能持之以恆,逐步让大自然来自我修復。但是,如果不明确产权,实行山林私有化,并“地随林权”,等小树成材了,还是逃不脱砍光伐尽的轮迴。至于国有森林的保护,还是学学美国吧。中国是修一条路砍光一片,砍光一片废一条路。美国是修一条路轮伐间伐,实行采育平衡,可持续生产,对于严格保护的生态林则干脆不许修路。

愿中国早日脱出人造灾难—伟大成就的怪圈!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华夏文摘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