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中共早期头号杀人恶魔的悲剧结局

夏曦可谓中共历史上头号杀人恶魔,他杀人不但数量多,手段也极为残酷。据湘鄂西中央分局1934年9月15日向中央的报告,在第一次反“改组派”斗争中,湘鄂西苏区党政军各级干部被捕的达“千余人”,“处死刑者百数十人”。实际上在洪湖杀了3万7千多自己人。贺龙回忆道:“夏曦……即使在战斗最激烈时依旧搞‘火线肃反’。……洪湖的区县干部是杀完了。红三军中到最后有的连队前后被杀了十多个连长。夏曦在洪湖杀了几个月(即第一次肃反),仅在这次肃反中就杀了一万多人。

夏曦

是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湖南益阳人,早年就读于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和毛泽东是校友。他早在1921年加入中共,是第一批党员。夏曦资历老,地位高,曾经担任过中央委员,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后来又留学苏联,成为苏俄派领袖之一,也就是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之一。

1931年3月,夏被派往湘鄂西苏区接替邓中夏的领导工作,并兼任红二军团政委。在此期间,夏展开大规模的肃反行动,1932年4月,夏开始以“肃反”为名实施第一次大清洗,被捕杀的各级红军干部和地方干部达千余人,其中师以上干部27人,都是贺龙红二军团和湘鄂西根据地的创始人和骨干力量。其中,仅在洪湖地区被屠杀的基层干部和群众就有一万多人。

1932年8月,夏又指挥开始第二次“肃反”,又杀掉一大批人,这一次被屠杀的普通战士和一般群众已无法统计,其中仅团营连干部就有241人。1933年3月,夏曦结合根据地内的“清党”又开始第三次“肃反”,这次杀掉洪湖红军的著名创始人,有着杰出才能的领导人段德昌,还有王炳南、柳直荀。

1933年6月,夏曦第三次“肃反”尚未结束,又开始第四次“肃反”,结果,杀掉宋盘铭等团以上干部在内的三千多人。夏曦在位前后只有两年多一点的时间,竟然共杀掉红军和根据地干部,战士和群众达数万人。

夏曦可谓中共历史上头号杀人恶魔,他杀人不但数量多,手段也极为残酷。据湘鄂西中央分局1934年9月15日向中央的报告,在第一次反“改组派”斗争中,湘鄂西苏区党政军各级干部被捕的达“千余人”,“处死刑者百数十人”。实际上在洪湖杀了3万7千多自己人。贺龙回忆道:“夏曦……即使在战斗最激烈时依旧搞‘火线肃反’。……洪湖的区县干部是杀完了。红三军中到最后有的连队前后被杀了十多个连长。夏曦在洪湖杀了几个月(即第一次肃反),仅在这次肃反中就杀了一万多人。现在活着的几个女同志,是因为先杀男的,后杀女的。敌人来了,女的杀不及才活下来的”。

夏曦还搞火线肃反,就是军队一边打仗,他一边杀人。由于洪湖突围时苏区党政机关基本上没有带出来,所以,“火线肃反”的对象全部是艰苦转战中的红3军指战员。当时几乎每个团都有“改组派”连,把那些受审查的人集中在一起关押,行军时用绳子捆成一串,有时甚至用铁丝穿在锁骨上,每个人还要背上比别人更重的负荷,并且随时都有被杀害的可能。许多人刚从与敌人拼杀的战场上下来,身上还留有硝烟和伤痕,未经任何审判,也没有丝毫证据,仅凭一点怀疑,就被当作“改组派”杀害了。

审讯的时候,刑法百出,很多人被活活打死。当时侥幸生还者回忆,酷刑中包括用烧火的铁条烫男人的生殖器,还用刺刀捅女人的阴道!

段德昌、王炳南、陈协平是三位战功卓著的红军将领,王是湘鄂边红军和根据地创建人,曾任洪湖独立师师长,陈曾任红三军教导第一师政委,但夏曦却无端怀疑他们是改组派。为得到所需口供,夏曦不惜对他们施以重刑。夏曦曾对手下人下令:“这三个人极其顽固,段德昌被打得昏死数次,王炳南一条腿被打断,陈协平十指打折,可他们什么也不招。对他们,我们还要用重刑,一定撬开他们的口。”当段德昌知道自己将被处死时,提出一个要求:“如今红三军子弹极缺,杀我时,不要用子弹,子弹留给敌人,对我,刀砍、火烧都可以。”夏曦竟然真的就下令用刀把段德昌砍死了。

行刑之时,保卫局偏又找了把生锈之刀,段死时之痛苦,不可言述。段德昌被砍死之后,第二人便是王炳南,王炳南因腿断不能立,便由两名战士架着。王炳南被处死之后,接着便是陈协平,陈协平时已昏迷不醒,夏曦手下令用石头将其头颅砸碎。段德昌死时年仅29岁,王炳南也只41岁,陈协平31岁。

《贺龙大传》记有一段夏曦与关向应谈论肃反方针的对话:

关向应说:“肃反不能停,不过,杀人要慎重。”

夏曦说:“宁可错杀,也不使改组派漏掉一个。”

夏曦在两年多的时间,竟然杀掉数万自己人。他自己身边4个警卫员,被他亲手杀了3个。完成了四次大肃反的湘鄂西根据地由原来的人马5万多人减员为4千人,杀得只剩下5个党员。这些数字都只统计了军队被杀者,未将地方上的冤魂统计在内。考虑到湘鄂西的面积,哪怕采用最保守的统计数字,该区肃反战果赫赫,为各区之冠。红3军这时的兵力仅相当于两个团,已经濒临毁灭的边缘。最后,贺龙对夏曦说:老夏,不能再杀了,再杀就杀光了。夏曦大约也感到人马太少,故而默默无语。以红军装备之紧张,红三军竟然出现枪比人多的怪现象,而且士兵没人敢当班、排长,生怕那是冤枉送命的最佳捷径。

当撤离洪湖苏区时,夏曦下令政治保卫局将“肃反”中逮捕的所谓“犯人”一半枪决,一半装入麻袋系上大石头抛入洪湖活活淹死。吓得洪湖渔民多年不敢下湖捕鱼,因为常捞上死尸,湖水甚至变了颜色。解放后多年,洪湖里还能挖出白骨。

因为杀人太多,导致红军站不住脚,被迫转移,夏曦也暂时失去权力,被贬为湘鄂川黔省委委员、军分会委员和革命委员会副主席,参加了长征。

1936年2月28日,在毕节渡河时夏曦因身体疲倦而失足落水。

落水后的夏曦附近就有很多红军战士,他拼命向他们呼救。但因夏曦杀人过多,身边的红军战士无不对其恨之入骨,没有一个愿意救他。

这些战士漠然看着夏曦在河中翻滚,各个袖手旁观。此时夏曦也明白了自己的命运,他不再呼叫,任凭河水将他冲走,最终夏曦溺毙。

其实,这么大规模的肃反岂是夏曦一个人说了算的,他也不过是命令的执行者罢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