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孙杨在世锦赛上如此不受欢迎 是因为他是中国人吗?

中国游泳队拥有“黑历史”,并不代表孙杨是不干净的。但是,在国外运动员眼中,孙杨不可能与中国游泳的历史切割开来。略有些反讽的是:就在昨天,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公布了禁止合作名单。被禁赛的教练员中包括前中国女子举重队主教练马文辉、速度滑冰教练员冯庆波等名教头。游泳教练同样榜上有名,刘海涛和熊国鸣赫然在列。其中,熊国鸣是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符号。他就是1994年广岛亚运会被禁赛的七名游泳运动员之一,后来还曾被查出过兴奋剂违规。时隔多年之后,他因为弟子刘钰昕被查出外源性促红素阳性而被禁赛四年

中国游泳选手孙杨

“我不应该受到这样的侮辱与诋毁。”孙杨“暴走”了,他第一次谈及暴力抗检事件,而且是他主动把采访引向了这一话题。

7月26日晚,孙杨领衔的中国接力队无缘男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的领奖台。孙杨完成了2019光州世锦赛的比赛任务,收获了两枚金牌。

赛后的混合采访区,记者们例行采访中国队的四位选手。当有记者询问孙杨如何应对本次比赛期间遭受的压力与非议时,中国游泳“一哥”选择正面回应暴力抗检事件。中国游泳队领队程浩试图阻拦孙杨,场面一度陷入混乱。

孙杨不为所动,“FINA(国际泳联)已经证明我没有任何违规。我是遵守了相关规定。我所做的事情,是为了维护所有运动员的权益。假如一个没有证件的检察官来检查你,而血样、尿样被带走,之后的过程中如果发生了篡改,我连说理的地方和机会都没有。我的行为是在为捍卫每个运动员的权益。”说这番话的过程中,他语速略快,但语调平缓,逻辑清楚。

他一下子将时光拉回到去年9月4日的那个夜晚。三名来自IDTM的检测人员与孙杨一方发生冲突。今年1月27日,《星期日泰晤士报》的游泳专项记者格雷格・洛德率先披露了这一爆炸性新闻,并称孙杨方用锤子砸碎了已经密封的血液样本瓶。

巧合的是,就在7月26日下午,我在光州与格雷格・洛德就这一事件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在很多国外游泳记者眼中,格雷格・洛德是“大神”级的存在。这位个子不高,头发有些灰白,穿着一件普普通通浅绿色T恤的英国人,呈现出极为谦逊的一面。

他告诉我,是孙杨自己认为负责尿检的工作人员需要更高级别的资质证明。“在我看来,这是不对的。举个例子,如果兴奋剂检测人员找亚当・皮蒂(光州世锦赛男子100米和50米蛙泳冠军)进行检测时,需要带上一个抽血的护士和一个负责监测尿检的人。皮蒂以及其他运动员都告诉我,监测尿检的人员必须要带的只有身份证明,负责兴奋剂检测的工作人员只需确认尿检的人和自己一起来的就可以了。”格雷格・洛德说。

三名检测人员的工作行为也并非无可指摘。格雷格・洛德说,检测尿检的工作人员提出与孙杨合影是非常不职业的行为,“检测方还有一大过错就是没有将孙杨拒绝的情况记录下来——他们应该把自己的不满记录下来,然后走相应的流程,这样整个抽检在一个小时就可以结束。”

在格雷格・洛德看来,孙杨一方的过激反应,让他大惑不解。“这三名检测人员并不是过去加害孙杨的,他们只是为了采集血样和尿样。虽然你怀疑对方的身份证明,但只要你是清白的,为什么不上交自己的血样和尿样?之后,你可以通过书面形式阐明当时的情况,就不会有任何麻烦了。孙杨之前接受过无数次这样的检测,为何这一次反应如此大?这是其他运动员不理解的,他们会怀疑你是不是真的是因为怀疑工作人员的资质而不想做检测。”

目前,WADA(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已经将上诉至CAS(国际仲裁法庭)。听证会将在九月份举行。格雷格・洛德认为双方都存在过错,谁将最终胜诉取决于CAS的判定。

谁让孙杨的形象进一步恶化?

无论谁最终胜诉,暴力抗检事件已使孙杨的形象受损。国内很多孙杨的粉丝认为,国外记者是在恶意抹黑孙杨。

在与格雷格・洛德交谈之前,我还采访了《悉尼晨报》的游泳专项记者Phil。这个戴着棒球帽、胡子拉碴的中年男子,曾经出产了多篇孙杨与霍顿冲突的稿件。

在描述孙杨在游泳上所取得的成绩时,他使用了“伟大”这一类形容词。近期在澳洲媒体上,关于孙杨与霍顿的冲突呈连篇累牍之势。但Phil表示,作为记者他只是客观描述发生了什么,“当然,澳洲媒体上有很多评论,这些评论观点更犀利,有贬孙杨的,也有挺孙杨的。”

与Phil一样,格雷格・洛德在话语中,也丝毫没有透露对孙杨的任何贬低。他们对孙杨并没有个人情感,只是站在媒体的角度来报道新闻事件。

孙杨形象的受损并不是一天形成的。喀山世锦赛上,孙杨与巴西女运动员的冲突,以及其后砸更衣橱柜事件,让孙杨在国际上口碑暴跌。Phil指出,作为一个个性非常强的运动员,孙杨过往的行为很容易让他成为众矢之的。

暴力抗检事件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格雷格・洛德坦言,砸血样这种行为是很难被接受的。亚当・皮蒂不敢设想砸血样的事件发生在自己身上,“如果我在英国这么做,可能会被吊死和淹死,民众和队友都会这么对我。”

在很多国外运动员和记者口中,“锤子”已经成为一个特殊的词汇。美国游泳队赛前新闻发布会上,就发生了一个有意思的插曲。

“你如何看待一年接受40次赛外检测?”一个美国记者这样询问他们的当家明星德雷塞尔。

“就算是凌晨三点他们来到我家门口,我也得欢迎啊。”德雷塞尔如此回答。

“会带着锤子欢迎吗?”美国记者追问道,于是现场的运动员、记者们都笑作一团。

除了砸血样这个具体的细节,孙杨的妈妈以及队医巴震出现在检测现场,也成为了欧美运动员质疑的焦点。当被问到他的妈妈是否也有可能出现在检测现场时,皮蒂的回答是:“这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非常荒谬。”

而巴震的身份更是成为了被攻击的重点。“巴震已经被禁赛两次了,他为什么还能够出现在兴奋剂检测的现场?英国人对此是完全不能理解。他在电话中与浙江反兴奋剂机构的工作人员通了电话,而对方是他在医院的同事。这之间的联系很容易让人生疑。”格雷格・洛德说。

没有“圣人”,没有“天使”

游泳赛场对于存在禁赛污点的选手从来都不宽容。孙杨因为2014年在尿检中查出违禁物质曲美他嗪,遭到禁赛三个月的处罚。

两位国外记者都表示,考虑到孙杨历史最伟大自由泳选手的地位,禁赛事件很容易被揪住不放,但这并非是孙杨的“专利”。“孙杨的禁赛历史,是永远不会被忘记的。但这绝不仅仅针对孙杨。”Phil强调。

Phil举了埃菲莫娃的例子。7月26日晚,这位来自俄罗斯的名将夺得了女子200米蛙泳的金牌。2016年,埃菲莫娃尿样中查出美度铵呈阳性。她一度被禁止参加里约奥运会,但在赛前突然解禁。美国名将莉莉・金就在发布会上“手撕”埃菲莫娃。这一次,莉莉・金也是对孙杨抨击最猛烈的美国选手。

美国名将莉莉・金(Maddie Meyer/)

经前《京华时报》游泳记者周磊提醒,我突然想起7年前的一桩旧事。2011年游泳世锦赛,巴西名将小西埃洛顶着男子100米自由泳卫冕冠军、世界纪录保持者的身份来到上海。他赛前尿检呈阳性,被查出含有利尿剂。由于利尿剂无助于提高成绩,巴西泳协认为他属于误服。国际泳联就此上诉至CAS,但起诉被驳回,小西埃洛如愿参赛。

当时,他也受到了包括菲尔普斯、罗切特等名将的猛烈抨击。他出场时,有运动员做出了拇指向下的手势,赛场内也能听到嘘声。我曾经在发布会上专门就此向小西埃洛发问。他数次泪洒赛场,所承受的压力与今日之孙杨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光州世锦赛,孙杨出场的时候,欢呼声占据主流。(也有可能他的粉丝欢呼声分贝过高,掩盖了嘘声。客观来说,我在观看孙杨的两场决赛时没有听到嘘声。)

领奖台风波更多迁怒于FINA

光州世锦赛的领奖台成为了曝光度最高的区域。在这里,霍顿以及邓肯・斯科特先后拒绝在领奖台上与孙杨合影。男子4×200米自由泳决赛前,全世界的记者都在期盼孙杨、霍顿、斯科特一起站上领奖台的一刻。最终结果令人失望,孙杨和斯科特都无缘领奖台。

不过,无论是澳洲记者Phil,还是英国记者格雷格・洛德,都认为这些运动员的行为是指向FINA的,而并非孙杨。

“很多运动员对待孙杨的态度,并不是针对孙杨的。孙杨很不幸,成为了这个目标。如果FINA和WADA及时处理了所有问题,这一切就不会发生。”Phil说。

格雷格・洛德持完全一致的观点,认为国外运动员对孙杨的抵制瞄准的是整个系统。“如果从孙杨、其他运动员以及整个世锦赛的利益来考虑的话,应该在三到六个月把所有问题解决掉。如果孙杨是清白的,事情就结束了;或者孙杨不是清白的,他会被禁赛。无非就是这两种可能。这样的话,就不会有人在光州进行指责了。大多数人抵制的,是这个事情没有及时处理好。”格雷格・洛德说。

运动员之所以对这样的事情感到失望,因为之前的世锦赛也发生过类似的情况。“FINA想要掩盖事情的真相,封锁了一切情况,如果及时有效沟通,情况会好很多。这并不是针对孙杨的,如果你翻开过往的兴奋剂禁赛历史,会发现禁赛处罚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FINA宣称情况不同,但从运动员的角度来说很难理解,因为标准不同。”格雷格・洛德说。

格雷格・洛德之前是FINA新闻委员会的成员。当他觉得新闻委员会提出的问题永远得不到解决时,于是就辞职了,“FINA的行为总是非常被动的,当有问题出现的时候,才想起来去解决,而不是提早设想到这些情况。”

格雷格・洛德同时透露,国际泳联执行主任马克莱斯库在泳池边拥抱孙杨的举动令很多运动员不满。而很多国外运动员也会认为中国赞助商的钱让孙杨受到特殊优待。“国外运动员不是嫉妒孙杨,他们只是希望被公平对待。”格雷格・洛德还举了罗切特的例子,后者因为在社交媒体上晒出静脉注射的照片,就遭到了禁赛。国外运动员担心孙杨会受到某种优待。

关于马克莱斯库拥抱孙杨的细节,我无从进行考证,只能算单方信源。农夫山泉是国际泳联的赞助商。我也并不认为这会让孙杨受到优待。因为孙杨并不是农夫山泉的代言人,两者之间并无瓜葛,如果非要寻找二者之间的联系,只是恰好都出自浙江省而已。

孙杨为中国游泳历史背的锅

孙杨被国外运动员放在显微镜下检查,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他是中国游泳队的一员。

1994年,中国游泳队在广岛亚运会上出现了大面积兴奋剂违规事件,多达7名游泳运动员被禁赛。里约奥运会的时候,陈欣怡也被查出兴奋剂违规。

格雷格・洛德说,欧美选手会对三个国家的游泳运动员特别苛责,分别是中国、俄罗斯和巴西。最主要的原因是这些国家曾经出现过大面积兴奋剂违规事件。

当然,他也不排除这里面存在政治的因素,以及语言沟通不当的问题。《体坛周报》游泳专项记者段伊伊告诉我,日本选手濑户大也颇受欧美选手欢迎,就是因为他勇于用英语进行沟通。他也颇受中国记者欢迎,因为他是中国女婿,不时会飙一下中文。

中国游泳队拥有“黑历史”,并不代表孙杨是不干净的。但是,在国外运动员眼中,孙杨不可能与中国游泳的历史切割开来。

略有些反讽的是:就在昨天,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公布了禁止合作名单。被禁赛的教练员中包括前中国女子举重队主教练马文辉、速度滑冰教练员冯庆波等名教头。游泳教练同样榜上有名,刘海涛和熊国鸣赫然在列。其中,熊国鸣是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符号。他就是1994年广岛亚运会被禁赛的七名游泳运动员之一,后来还曾被查出过兴奋剂违规。时隔多年之后,他因为弟子刘钰昕被查出外源性促红素阳性而被禁赛四年。

结语

从我在光州的走访来看,国外记者并没有刻意抹黑孙杨,他们甚至会把“最伟大(greatest)”这样的词汇冠在孙杨的名字之前。但因为中国游泳队的封闭,以及语言方面的问题,他们很难与孙杨一方进行直接沟通。他们所呈现出的报道不够全面,往往少了孙杨一方的回应。

孙杨口中所受到了的“侮辱与诋毁”,并不是因为他是一个中国人。格雷格・洛德说,这绝不是人种的问题。Phil则表示,李娜在澳洲无理由地受到当地人的欢迎,而孙杨则像他们的同胞克耶高斯一样是一个争议性的人物,有人喜欢,有人讨厌。

孙杨现在的处境,与其个性、禁赛历史、团队的过度保护密切有关。不可否认的是,他在光州也成了FINA不作为的替罪羊,以及为中国游泳队的黑历史背了锅。还有就是语言问题,将他与国外运动员、国外媒体隔绝开来。在世界的舞台上,他缺少发声的机会。

国人没有必要这么玻璃心,孙杨受到多名国外名将的攻击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并不是因为他是黄皮肤的中国人,更不是欧美选手嫉妒孙杨的成就。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凯迪社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