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美中贸易大战也是美中价值观之战

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宣称可以和美国平起平坐,被美国要求公平贸易条件,也不能说美国过份。(路透社)

中国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难怪美国政府会那么生气。美国白宫贸易与经济事务顾问纳瓦洛(Peter Navarro),以天主教教义中的七原罪,指中国必须停止这七原罪:“盗窃我们的智慧财产权、强迫技术转让、入侵我们的电脑、对我们的市场进行倾销和让美国公司倒闭、大力补贴国营企业、进口毒品芬太尼,并且停止操纵货币”(贸易战白宫要中国停止“七宗罪”)。

这七个原罪,有些是战后许多后进国家追求经济成长的策略。例如“强迫技术转让”、“对我们的市场进行倾销”、“大力补贴国营企业”、“操纵货币”。但这些都是经济后进国家对先进国家所做的策略。当时美国也认为必须让这些国家及国民,有生产、生活及融入世界经济的条件。对此也默认,甚至不反对。

检视战后台湾的各种投资规定或策略,多有这样规定。然而当经济发展到某个阶段时,美国就认为必须公平贸易,不能让这些国家及企业有如此特权。美国在1970年代对日本的公平贸易要求,1980年代对亚洲四小龙的301、超级301条款,都可以视为美国不再给后进国家特权,而需以相似的经贸条件进行贸易。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宣称可以和美国平起平坐,被美国要求公平贸易条件,也不能说美国过份。

然而七原罪的“盗窃智慧财产权”、“入侵我们的电脑”及“进口毒品芬太尼”,却是窃盗与严重不道德,这也是经济所不许可的。这个议题让我们严肃思索的:国家可以带头犯罪吗?从社会经济来看,“盗窃智慧财产权”、“入侵我们的电脑”应该属于个别经济者,如个人或企业,所做的不道德行为。然而在此竟是国家带头。如果可以这样,别国的企业或个人根本无法对抗。依此在国际竞争,有谁能打过这样的国家呢?因此美国政府出面来替他们自己的企业、个人争取公平竞争与经济发展条件,谁曰不对?。

若我们从七宗罪去反省美中贸易大战,我认为那已经不是国与国之间的竞争,而是每一个经济个体(也就是在经济活动中,具有单独行动能力的个人或法人(法律上视为自然人))要去深度思索,这种国家与政治霸权体介入经济活动时,你认为你能视之无物吗?即令可以对抗,但这应该是人们在道德与价值观,能容忍的经济现象吗?

我不是深度基督教宗教信仰者如美国副总统彭斯,甚至不是基督徒,但国家霸权介入的国际经济竞争,乃至介入你我的经济生活,却不是为着正义,而是国家披着经济发展的外衣借口,却从事偷窃及凌虐别人的行径,这是可以接受的吗?美中此次的冲突,的确是场价值观之战。贸易大战仅是此价值观在经济活动中展现而已。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