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小危被正式逮捕

如果我们还认为劳动是最光荣的,认为有付出就应有合理的回报,那警方就不该打压工人维权,不该打压那些用爱心去帮助工友的正义人士。再问相关部门,工人维权有何罪?杨郑君、危志立、柯成兵有何罪?

8月5日,危志立的母亲联系办案警察时被告知,小危已以“寻衅滋事”的罪名被正式逮捕,通知书将24小时内寄出。但五天后,小危家人还没有收到正式逮捕通知书。杨郑君(包子)和柯成兵的家属也没有收到任何口头或书面通知。

8月5日正是杨郑君六个月监视居住的最后一天,三人很有可能是同时被逮捕,通过这样的操作,警察因此得以继续关押三人,尤其是监视居住已经到期的包子。但到目前为止,包子的家人也未收到他被正式逮捕的通知。包子指监期限已经到了,警察也未对他家人有任何交代。

警察不仅没有放包子、小危和老柯,同时还不断拒绝律师会见他们。

8月5日小危母亲见警察的时候,警察告诉他母亲他已经被逮捕之后,出示了一个据称是小危当天早上录制的视频。视频里,小危叫家人“不要花钱请律师”。警方借此视频拒绝给律师会见小危。而这不是警方第一次拒绝小危的律师的会见申请。在被抓初期的30天刑拘期里,小危一直坚持请律师,并表示同意由同为行动者的妻子郑楚然决定律师人选。但自从他4月19日进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就没有律师成功会见过他。警方一直拒绝律师会见,都说是小危不愿意请律师,并展示了一张声称小危“自愿”写的解除律师委托声明。现在小危已经被正式逮捕,但警方同样以小危不愿意请律师的理由拒绝律师会见。而根据我国法律,律师本应有当面确认解除是否案件当事人本人意愿的权利,但警方一直没有给律师当面确认的机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警方口称的“自愿”难令人信服。

而小危不是唯一一个所谓“自愿”不聘请律师的。包子、老柯的家人均被告知,两人写了声明,解除律师委托。

警察甚至还给家属压力解除律师委托。早在4月,柯成兵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之后没有多久,警察就到了柯成兵的老家,带走柯成兵的父亲,与其谈上了5个多小时,要求其解除律师委托,并已打印好了解除律师委托声明书,要求柯成兵的父亲签字。五个多小时的谈话里,警察没有给柯成兵父亲吃或喝任何东西,一直要求柯成兵的父亲签字。

深圳警方一边演练如何武力镇压讨薪工人,一边拘留支持工人合法维权的正义人士。这显然是抱着打压工人合法维权的目的,恐吓敢于帮助工人的正义人士,扑灭工人遭遇不公时仅剩的一点支援力量,准备继续对工人的合理诉求置之不理。教科书上尚且写着工人阶级是我们国家的领导阶级,人警察察应当为人民服务,维护社会的正义,而不是充当反对正义的角色。试问,深圳警方到底是站在谁的立场上?我们国家领导阶级的合法权益还能不能得到保障?

包子、小危和老柯一直坚持用自己的一点力量去帮助工人发声,帮助工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他们被捕的时候,正在尽力帮助数百名在争取合理赔偿的湖南尘肺病工人。这些尘肺病工人代表了为我们国家付出的工人阶级:他们付出了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在深圳的地下岩层里打风钻。他们天天挨热挨累,吸着满是灰尘的空气,亲手将深圳从一个偏僻的渔村,建成了今天的国际都市。多年后,他们却因这些年的付出,患上尘肺病这个绝症。他们的家庭也因此失去了顶梁柱。当时深圳相关部门没有监督好建筑公司的职安康情况,如今难道不应该为这些工人负一点责任吗?

如果我们还认为劳动是最光荣的,认为有付出就应有合理的回报,那警方就不该打压工人维权,不该打压那些用爱心去帮助工友的正义人士。再问相关部门,工人维权有何罪?杨郑君、危志立、柯成兵有何罪?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新生代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