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究竟哪些人葬送了大陆锦锈山河?

一九四九年三月廿八日,李宗仁派国防部参议刘仲容秘密北上向毛周汇报长达七小时。此人两次北上,来去安全,均系李宗仁向毛泽东担保。这个中共军委会情报科特工,在李白身边潜伏十四年,从西安事变前策划劫持蒋公开始,做尽了坏事。

究竟哪些人葬送了大陆锦锈山河?

2007年八月,南方日报刊出了访问老舍之子舒乙的大块文章。舒乙说,北京有个记者叫傅光明,他找到了四个打捞老舍尸体的人,结果这四人都一口咬定「尸体是我独个儿打捞的」。傅光明愈调查愈糊涂,不知该相信谁,也许四个人都在说谎。舒乙还说,写老舍之死的书出了好几本,但没有一个人说「我打过老舍,我迫害过老舍」,却都说「我救过老舍」。

揭露七·七与九·一八事变的内奸

历史刚过了卅多年,已经这么模糊了,更何况六、七十年前的事会任凭别有用心者恣意窜改了。坊间出售的人物传记与回忆录或多或少都沾上了为「尊者」讳、为政治利益故意编造谎言等弊病。例如,据辽宁省近现代史博物馆研究员、张学良旧居陈列馆馆长杨景华在《文汇读书周报》揭露,六十万言的《张学良世纪传奇》上册还未读完,就发现了一百五十多处史实错误,譬如第卅七章<处决杨常>祗有百份之廿符合史实。台北的《传记文学》月刊去年曾刊出两万言书评,指此书作者王书

君听录音带把国民党中央监委张继记成张居正,让死去三百五十三年的明朝大学士出席中国国民党四届六中全会,还临危不惧抱住暗杀汪精卫的桂系刺客孙凤鸣;这位张居正在第五十七章竟出现了三次,到第七十六章又成了「国民党中央委员张澜」,把清末立宪派、后来厕身于亲共组织「民盟」的土豪劣绅张澜送进了国民党中央。这位拥有中共国防部背景的大陆「博士教授」胡诌了这么一部「关公战秦琼」式的伪史,居然荣获本年度中共出版总署的传记类最佳作品奖项,号称卖了几十万套。

抗日战史也是大陆文艺作品的禁区,十多年前大陆放映影片《血战昆仑关》,使亿万民众得悉国军英勇抗战的可歌可泣史实,但中共当局立即下令禁映这部片子。在这场死难中国军民三千多万的惨烈战争结束半个世纪后,人们才从粤军将领李洁之回忆录、李宗仁的参谋长张任民之回忆录以及哈佛燕京图书馆的胡汉民晚年未刊函电等得知,原来是李宗仁派陈友仁赴日本以满洲利权换取日阀援粤,才导致九·一八事变;是南天王陈济棠与土肥原密商南北夹击蒋介石、许割黄河以北国土,才引起七·七芦沟桥事变。上述新发现史料使喧嚣了半个世纪的「蒋介石对日妥协……消极抗战」「李宗仁是抗日英雄」「枪决韩复蘜是千古奇冤」等谰言不攻自破。

大陆学者普遍崇敬蒋公

国共内战、大陆易手已经半个多世纪了,当年驰骋疆场的武将与运筹帷幄的政客都已归道山,他们生前毁誉不一,但隔了整整两代人的时光,所有恩怨是非似应尘埃落定,所有秘闻内幕也已陆续曝光。基于隔代修史的原则,香港夏菲尔出版社推出了廿四万言的钜著《毛泽东钦点的一百零八名「战犯」之归宿》,作者晓冲查阅了海峡两岸三地的官方、民间史料──政府公报、年鉴、新闻报导、声明、电文、自传、回忆录等逾四亿字,引用了著名历史学家黄仁宇、黎东方、杨天石、唐德刚等人的论点,对毛泽东「钦点」的一百零八名所谓「战犯」逐个予以评述,指出他们中间有的是中国五千年文明史上独一无二的民族英雄,有些祗是以权谋私发国难财的贪官污吏,有些根本是潜伏在国府内部的共谍而以「战犯」头衔逃避了军法审判,而宣布「战犯」名单,本系中共对国府党政军要员发起心理战攻势的一项具有高度震慑力的策略,最后作者以大历史的观点探讨了一九四九年中华民国与中国国民党在大陆遭遇失败的根本原因。

对蒋中正的评价,是本书的最精采部分。作者说:「近几年到奉化溪口蒋氏故居朝拜的游客每年不下三百八十万人,而去毛泽东韶山故居参访者只有前述数字的十份之一。国共纷争过去半个多世纪了,中国人的子孙后代各自以自己的双脚投下了对蒋公拥戴与怀念的一票。例如大陆学者陆进修说:「伟大的中华民族,从来就对失败的英雄怀有特别的崇敬之心,一曲两千年久唱不衰的<霸王别姬>,古往今来曾催动了多少人深情而又痛惜的泪水。然而令人痛心的是,半个世纪以来,我们面对

著一位曾保存了我们伟大民族血脉的民族英雄,一位曾保卫了中国国民革命、推进了祖国民主统一的革命领袖,一位曾预言共产革命祗能使我们的民族革命与人民陷于万劫不复的悲惨境地,因而自始至终坚持要反对和铲除共产邪恶势力的伟大人物,只因他是一九四九年那一场巨大失败的代表者,因而才不仅被他的敌人糟蹋得不成样子,甚至被他的背叛者、某些追随者和新一代不解历史者否定并误会至今」。旅美历史学家唐德刚说:「蒋介石我民族史上千年难得一遇之旷世豪杰、民族英雄也……五千年来,率全民,御强寇,生死无悔,百折不挠,终将顽敌驱除、国土重光,我民族史中,尚无第二人也。」另一位旅美史学教授黎东方也说:「蒋公是一代英雄,能够对日本侵略者抗战到底,凭这一点已是千古不朽」。世界级的文学大师林语堂则颂扬蒋「不愧是民族危亡时期的一位民族领袖,他内心的睿智和道德品质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是能够适应形势的」。以大历史观点驰名国际史学界的美国哈佛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黄仁宇教授指出「动员五百万的兵力同强敌不断地作八年苦战,为中国历史向来之所无……将一个局部的战争拖成一个国际战事,中国也赖此得到最后胜利。凡此都不是军事教科书之所叙及」。

桂系曾参与策划西安事变

上世纪八十年代那部洋洋洒洒五十万言的《李宗仁回忆录》面世后,许多中外读者误信了那个貌似忠厚的广西佬的谎言,以为「共军之所以能席卷江南奄有全国,实因蒋先生自毁长城、开门揖盗所致……他是故意如此部署,以促使我早日垮台」。然而,他口述谎言时万万想不到,在他死后廿八年,中共的档案、文献保管部门为了「创收」,竟把「大内档案」辑印成八百万言的《中华民国大事记》,把他见不得人的卑劣勾当与鬼蜮伎俩全部抖了出来:一九四九年一月廿日,李宗仁通过刘仲容转告中共驻沪负责情报联络工作的吴克坚,说明他已派人去武汉,要白崇禧将武汉让给中共,并联合湖南省主席程潜一同反蒋。若程潜不肯联合,则白可向长沙进攻;如程同意联合,则桂系军队可以放心配合共军进攻南京。蒋公下野后六天,李白的私人代表刘仲华、黄启汉在北平颐和园向中共代表叶剑英转达李白的秘密口信,表示愿以和平方式加快胜利进程,首先实现局部和平,及与中共并肩作战,切实在「八项条件」下里应外合。一九四九年三月廿八日,李宗仁派国防部参议刘仲容秘密北上向毛周汇报长达七小时。此人两次北上,来去安全,均系李宗仁向毛泽东担保。这个中共军委会情报科特工,在李白身边潜伏十四年,从西安事变前策划劫持蒋公开始,做尽了坏事。

本书引述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宋坤的回忆录,阐明李宗仁原来是为了区区十二万美金才自贬为「民族罪人国家蟊贼」回归大陆──他将一批赝品书画托程思远带去北京,声称是花十一万美购买的,周恩来请专家鉴定,这批画至多值三千美金,然而老毛认为这是一笔政治账,慷慨付予十二万美金,李宗仁感激涕零,忘乎所以,于是上了贼船。

李宗仁白崇禧曾打算与共军并肩作战

一般人了解白崇禧是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廿四日在徐蚌战役失利后通电逼宫,导致蒋公下野。保卫大上海的官兵耿耿于怀的是,白崇禧以华中剿匪总司令拥兵六十万坐镇武汉,非但不出兵援沪解围,反而在汉口截留了由重庆运往长江下游守军的大批弹药,致使下游国军有枪无弹、有管无炮,还打什么仗?所以蒋公引退实为万不得已之举。本书引援共方最新露布的资料说:白崇禧发出亥敬电后十九天派黄绍閎从武汉乘专机秘密飞香港,将他致李济深函托「民革」驻香港负责人黄琪翔转予中共驻港负责人潘汉年转达毛泽东,谓白「反蒋早具决心」,请中共中央转知中共华中局与白达成军事谅解,并商定以后共同作战计划。黄对潘说:「白已决心和平,与蒋系已成敌对,但桂系军力在华中只及蒋系的三份之一,程潜虽可联合,但若得不到中共的配合,仍无成功的可能」。蒋公下野后一周,白派代表李书城往郑州见共方中原野战军负责人,基本同意毛泽东所提八项条件,只是感到宣布战犯太多,他(白)本人不应包括在内。他表示愿意联合共军对蒋系作战,希望中共同意不改编他的军队,并能让他参加联合政府。三月卅日中共中央军委电示二野刘邓并告陈毅:我们决定联合李白反对蒋党,决定要白让出花园口以北地区……如守军南撤,则不要攻击或追击……待东北主力到达后,再通知白崇禧连同汉口、汉阳等地一齐有秩序地让给我们。四月十日白崇禧电共方称安庆桂军撤退暂有困难,请中共暂留该地勿攻,以待和平解决云云。是日中共中央电刘伯承张际春李达并告总前委,令前线停止对安庆的攻击,「彼此暂维现状」。从后来白崇禧不战而退的记录来看,他基本上是按中共指示丧师失地的。

白崇禧通敌纵匪的另一事例是,一九四九年五月,参谋总长顾祝同密电华中剿匪总司令白崇禧,称已得密报,该部副总司令张轸图谋叛变,令将张及其麾下一二七军的师以上军官扣押送广州。白崇禧故意向张轸出示密电,还纵放他逃离武汉返回一二七军军部召集所部布置哗变,然后虚幌一招佯装败退,让张轸率三个师二万余人在武昌以南之贺胜桥一带投共,此举使武汉大门敞开,防州广州的最后屏障顿时溃散。

本书披露的大量第一手秘档,颠覆了中共五十年来编印的大量「新民主主义革命史」、历史教科书以及国共内战史论著,而那本号称销售一百万册的《李宗仁回忆录》似应扔到垃圾桶里去!全中国、全世界受骗半个多世纪,到新世纪才得以真相大白,历史老人就是这样无情地嘲弄那些试图扭曲历史的无耻之徒。

张恨水笔下「五子登科」的原型

本书澄清的另一项历史悬案乃是北平市参议会议长许惠东案。许惠东是张恨水笔下「五子登科」的原型,抗战胜利后,他以北平市党部主任委员身份,骤成北平第一红人。他接收了大小房屋百余幢、姨太太七名、汽车十二辆(与中共北京市副市长、九年前自杀的王宝森相似)。为了保全偌大家产,北平围城时他力主投降,傅作义致毛泽东的乞降电文就是他起草的。不料共军进城后,他首先被捕入狱,经傅作义向老毛求情,声泪俱下,老毛仅允免许一死。这五十多年来写历史的人都说邓宝珊与傅作义女儿傅冬菊是北平「和平解放」的功臣,殊不知首名「功臣」竟是瘐死狱中的许惠东。令人惊奇的是,中华民国总统府国史馆与大陆的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都未为许惠东立传。因为他死得早,几乎无人知晓。本书的作者据各种资料考证许惠东是死在他的同志──取他而代之任北平市党部主委的吴铸人的「借刀杀人」计之中。吴铸人是牛津大学农业经济硕士,五十年代流亡香港时任过辅仁书院院长。

为陈诚、胡宗南、汤恩伯辨诬

对于中共切齿痛恨的陈诚、胡宗南、汤恩伯三人,作者指出:「从共方披露的历史档案可知,东北是卫立煌故意葬送的,陈诚对大局糜烂并无显著过失,但他重用刘斐、郭汝瑰是他一生最大的失误」,「胡宗南部大败土肥原五、六个师团于灵宝、时家山,挽救了豫西与中原危局;一九四四年日寇进犯贵阳、西南告急之际,最高统帅部曾抽调胡部两个军空运贵阳增援,始解陪都之威胁,故中共渲染胡宗南守黄河不抗日纯系造谣。一九四九年蒋公先后调动胡部援救许昌、太原、徐蚌被围国军,故胡部已抽调过半。兰州失陷后,胡宗南沿秦岭山脉布防,孤军作战三个月,一度反攻宝鸡,最后奉命南撤成都,拱卫陪都,在半个月内率十万大军延六百公里战线且战且退,全师抵达成都,在邓锡侯、刘文辉叛变四处设伏的危局下,安全掩护蒋公赴台,又坚守西康四个月,至弹尽粮绝伤亡殆尽才撤离大陆,堪称无愧于党国。可惜他治军不严,疏于防谍,以致三次闪击延安计划都功亏一篑」「汤恩伯保卫大上海取得击毙共军七千六,伤两万四千六百人之战绩,由于他坚持抵抗,使李宗仁在南京得不到投共的间隙,因此后人对汤的评价不能被中共牵了鼻子走。」

关于国军兵败,作者认为不能埋怨陈诚拒绝收编东北伪军,也不可推诿于蒋公越级指挥,而应归咎于保密防谍漏洞,所以对中华民国伤害最大的千古罪人依次为:刘斐、郭汝瑰、卫立煌、卢汉。

大陆沦为杀戮战场的根本原因

作者从官方文件与被特赦战犯的回忆录确认,以上一百零八名战犯非正常死亡有十人(梁敦厚、戴季陶、桂水清、陈长捷自杀,王靖国、许惠东瘐死狱中,陈仪因共谍案被台湾保安司令部军法处枪决,戴炳南被中共太原市军管会公审枪决,康泽被毛泽东的红卫兵活活打死,王耀武活活吓死)。本书附录了五十五名投共高级将领的言行与下场,指出其中七人(郭汝瑰、黄琪翔、黄绍□、龙云、程星龄、罗翼群、陈铭枢)被打成右派;到一九六六年文革爆发时,黄绍□、刘善本被红卫兵殴辱至死,余心清则服安眠药自尽;邓宝珊以七二高龄被红卫兵毒打,张克侠被打成瘫痪;八十五岁的程潜挨了斗还要劈烂自己送终的寿材,张治中被迫砸碎古董花瓶焚毁名贵字画,马则坐了十一年冤狱。最后结论是:半个多世纪以来,大陆沦为杀戮战场,要归咎于中共当局坚持「镇反」与惩办「战犯」。叶剑英所说的文革「迫害两亿人,致死两千万人」中间,各级中共党员干部死于非命者占了相当部分,也即中共各级干部死于文革者,绝不少于十七年前他们屠杀的国军战俘(包括反共游击队官兵)的总数(三百万)。到毛泽东发觉情况不对头,把红卫兵驱赶到农村插队落户,以军事管制手段夺回造反派在机关、工厂、学校的领导权时,局势已经益发不可收拾。毛泽东到病危前两年才感到,他所信任与培养的接班人原来都是阴谋家、野心家,有的调动军队想发动改变赶他下台、有的甚至策划用短程导弹、用火焰喷射器谋杀他;相比之下,他的夙敌蒋委员长待他实在太仁慈了──他在江西屠杀了盈千累万无辜民众,却进出重庆无人追诉;他的副手刘少奇被捕四次,祗要写个自白书次次都能安全回到党的怀抱;所谓「四·一二大屠杀」其实祗杀了几十人,逮捕的几百人也

多数因登报自新而获释了,哪有关押二、三十年的?于是大笔一挥,全部释放在押的三百四十一名国民政府省将级党政军特人员。如果从横向对比,美国南北战争结束后,林肯下令释放所有南军战俘,还让他们带走牲口回乡以备春耕之用,这种高尚的人道主义精神与政治家风范,抚平了战争的创伤,把全国人民重新团结起来,所以一百四十年来美国不存在冤怨相报的问题,再也没有发生内战。

插图五百幅涵盖百年史

为了配合内文,作者精心挑选了五百幅插图,创造了同类书籍插图数量的最高纪录。为了确保作品的公信力,本书转载了一九五一年五月份每日刊登八版杀俘名单的人民日报原版;为了证实刘斐出卖情报葬送中华民国,本书影印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程思远为《刘斐将军传》一书撰写的序言,披露刘「存心作出了许多错误的部署和献议,使国民党军受到非常不利的后果」。像「毛泽东在中南海为老乡长程潜荡浆」「龙云亲赴昆明机场欢送汪精卫叛国投日」「李宗仁在毛泽东身边胁肩谄笑」等等,每张照片都能顶一篇文章。有些照片的说明辞十分传神,如「毛泽东宴请卫立煌时说:当年我故意把阁下列入战犯名单,旨在麻痹老蒋的警惕心,要不然你就同张权、黄樵松一样遇害了!」「毛泽东特意与死守四平的名将陈明仁合影,要他务必添印六百张分赠在台黄埔军人作为统战示范」。

本书也不乏轻松而带有娱乐性的照片,例如宋子文的娇妻张乐怡、胡宗南的夫人叶霞翟、孙立人的如夫人张晶英都是万里挑一的绝色美女;杜聿明的女儿杜致礼陪夫婿杨振宁去瑞典领取诺贝尔物理奖时与瑞典国王的合影委实不失贵妇人的优雅风度,而孙科的「敝眷」蓝妮,则显得好似残花败柳了。

总之,这是一本资料性、可读性与趣味性俱佳的罕见好书。

白崇禧(左)和李宗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毛泽东钦点的一百零八名「战犯」之归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