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中共正对香港进行一场隐形内战

反观那些警察或是声援警察的人,他们只是被极权统治给洗了脑的顺民或奴隶。这些不管生活在哪里,其实都是集体化地被操控的俘虏。他们不愿声援香港反送中运动,我想也是因为他们个体化的程度不足,因此适合被极权统治,不适合享受民主法治。

严重点说,中共当局已经透过他的各种布建系统,对于香港进行一场隐形的内战。

香港反送中事件已经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共产党会不会出动军队镇压?成为各方关注的悬念。由于香港涉及的利益太大,不只是中共权贵们的利益,万一香港金融崩坏,美英等国的国际利益也将受损。是以国际上纷纷提出警告,他们释放的讯息是,万一中共重演六四事件,镇压香港,后果会很严重。

问题是共产党向来是保党为上,一旦涉及权力问题,共产党什么事干不出来?可能还是会顾虑国际上的关注,共产党对于香港的示威群众,做的远比说的多。根据各方观察,香港警察已经公安化,他们不是保护市民,而是为权力者进行维稳。虽然穿着的是港警的衣服,不过行为举措的确是公安那套,各种镇暴武器,打起落单的市民就是一副往死里打的架势。严重点说,中共当局已经透过他的各种布建系统,对于香港进行一场隐形的内战。

外界有评论认为,中共已经很克制了。实际上,中共对于港民的镇压,是隐而不宣的,只有第一线的香港民众才能体会中共对于他们的镇压,是出于仇恨,那是共产邪灵在垂死的发狂。

是的,目前中共还有点忌惮。美英等国的关注是一个部分,最重要的是,他们的高官权贵在港的资产,还有美国接下来可能打出的王牌,是不是会涉及他们在美国的资产。毁了香港容易,那些好不容易贪污来的钱,总得想个办法保产。

不过,香港估计也被掏空的差不多了。根据报导,汇丰银行高层Mark McKeown将于9月提早退休。他之前离职的有汇丰执行长佛林特、汇丰大中华区行政总裁兼汇丰银行(台湾)董事长黄碧娟。汇丰是可以自行发行港币的3间银行之一。如今金融圈盛传,汇丰曾以购买美元票券的方式,向中国贷款高达4000亿美元当作外汇存底,此数字已直逼香港本身的4378亿美元的外汇存底总额。所谓无风不起浪,香港一直被中共用来从事洗钱等活动。汇丰三位高层相继离职的原因,按常理推测,大致与中共的非法活动脱不了干系。

李嘉诚近日一则广告说:“黄台之瓜,何堪再摘”。我们也可以解读,香港如黄台之瓜,已经被摘光了。就是说,被掏空了。再摘也没有瓜可摘了。从他这个最富有的香港市民口中说出这话,既是说明香港的处境,何尝不是对于北京的一种柔性喊话。亦是对于香港的一种悲叹!

有人说反送中是偶发事件,中共没估计到事情会闹这么大。我的看法是,反送中事件只是导火线。论及本质上,其实就是两种体制之争,是个人主义所代表的自由主义和共产极权的根本差异,这是绝对无法调和的。

对于共产党而言,香港只是他嘴边的一块肉。所谓“卧塌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尤其习近平上台后,逐渐有毛左路线的倾向。香港的自由开放,对于这等共产党基本教义派来说,就是“资产主义份子”,他岂容你们作为“民主的橱窗”,向中国十四亿人口展示着西方资本主义的生活方式。所以,一步步收回香港的自治权,最终达到一国一制,把香港变成一个直辖市,而不是特别行政区,就是习近平当政之必然。站在他的教育程度与近年之作为,他绝对不可能放香港一马的,就在中央集权这一问题上,一松动那就代表党的权力松动。

目前习近平在这件事上,举棋不定,大半原因是因为中共内部的权力问题。这是他唯一的考虑,至于镇压香港对台湾的影响,估计他们此刻想不到那里去。总之,就算蔡英文当选,对于中共也不会是太坏的结果。

刚刚谈及的体制之争,那是根本问题。香港年轻世代接受的是西方世界的教育。这批人信仰的核心价值是个人主义的,这刚好和集体主义混合共产极权是相对立的,他们各自站在政治光谱的两个极端上。香港老一代的人对于极权不那么“不适应”,甚至是顺服的。可是年轻世代则不然,从意识形态上就不认同中共。从经济利益上说,香港的年轻人刚好是在金字塔的底部,连房都买不起。中共从香港所摘得的瓜,泰半都是取自年轻人的未来。他们父执辈那一代的经济荣景,他们无缘承接,反而是每日150位从大陆来的移民,剥夺了他们的权利。反送中条例,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

什么是个人主义?我认为这是核心价值。别说中国人不懂,香港人、台湾人,整个华人社会与西方社会最大的分野,并不是民主化之有无,而是个人主义。

个人主义并不是自私自利,他很类似宋儒讲的“慎独”,就是尽管没人看见,自己还是做好,守着自己的良心。这个是基督教的贡献。犹太教讲神的选民,你只要是希伯来人,你就是上帝的选民,你们就集体得救。基督教把神和人的关系个体化,神不针对民族,只针对人心。你上天堂和下地狱都是你这个生命个体的事情,要你自己去认识你同神的关系。

同样的,西方的政治保障的是个人的权力,天赋人权啊。他们的经济是从个体经济出发,以个人为单位。他们的艺术是个人天赋的表现。他们的生活方式是追求个人的幸福。西方文明从个人主义的角度出发,并不代表就会乱成一团。他们的个人主义道德带有强烈的自律之色彩,西方的个人主义和基督教脱离不开,他们个人的所思所行中,他们认为神在照看一切。个人直接应对神,中间并没有个国家来干预他。充其量是有个教会,但是马丁路德后,新教已经是个人主义的宗教,教会的功用大减。

我们在香港年轻人身上看见个人主义的特质。每个人的行动都是单独的认识到的,每个人都是一个单一个体,并没有谁能够去组织化他们。但是,透过各种手机媒介,这些个体又能够迅速集结,形成一个共同的目标。这些年轻人和上一代组织化的老人不一样,他们的行动是源自于个人的价值观。

我记得韩战纪念碑上有一句:Freedom is not free.中共共军死了六十几万人,没有一个名单与清册。他们作为一个集体死在了那场战争。美国人死了54246人,非常具体的数字,每一个死去的人的名字、家乡、部队番号等等都记录在案,有据可查。这说明什么?美军是个人主义的价值,每阵亡一个人,这个人都是国家英雄。共军呢,死了多少都算炮灰而已。现在香港的年轻人是自己起而反抗,为了维护自己的天赋人权,他们在争取自己的自由。无论成或败,他们都是个人决定,一旦走出来,至少就是反共的英雄。谁能动员他们?美国的CIA吗?这真是共匪才讲得出的话。这些年轻人能够走出舒适圈,不当妈宝,不耍废,而是冒着风险在街头与公安周旋,谁能动员他们?反过来想,这种个人行动一旦汇集为潮流,请问,谁又能叫停他们?很难的。除非正面回应他们的五大诉求。

反观那些警察或是声援警察的人,他们只是被极权统治给洗了脑的顺民或奴隶。这些不管生活在哪里,其实都是集体化地被操控的俘虏。他们不愿声援香港反送中运动,我想也是因为他们个体化的程度不足,因此适合被极权统治,不适合享受民主法治。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