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港台 > 正文

香港退休警官:“其实在十年前 警队制度已经开始崩坏”

有网民于FB发了一篇文章,引起网民热烈讨论,内容关于他跟一位退休警官的对话。从那位退休警官的口中得知,原来香港警队从十至十五年前就开始崩坏,更指现在警队害怕“独立调查委员会”,是被揭露的,不只是某些前线警员犯错,而是这些现象背后的,整个警队系统的腐败。

有网民于FB发了一篇文章,引起网民热烈讨论,内容关于他跟一位退休警官的对话。从那位退休警官的口中得知,原来香港警队从十至十五年前就开始崩坏,更指现在警队害怕“独立调查委员会”,是被揭露的,不只是某些前线警员犯错,而是这些现象背后的,整个警队系统的腐败。

以下为全文:

【为甚么害怕独立调查-论警队制度的崩坏】

路透社有一专题报导,题目是“From‘Asia’s finest’ to‘black dog’, Hong Kong police under pressure”,此题目也是我一个最近不断思考的问题,究竟为什么香港警队可以堕落至此,从“亚洲最佳”沦落到“警犬”的层次?昨天跟一个退休警官的一席话,让我恍然大悟。

这位退休警官在警队工作超过30年,目睹警队回归前到回归后的变化。对于警队滥用暴力,他认为“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其实在十至十五年前,警队制度已经开始崩坏。

首先,是领导层的劣化。虽然警队的表面制度是没有太大改变,但从回归后换高层开始,腐败的风气已经形成。他们曲解良好的机制,建立了一种包庇下属的文化。警队有一机制是 supervisory accountability,即是说如果下属犯错,上司也要负责。但中高层为了不想因下属犯错而受罚,于是积极为下属掩饰错误。久而久之,前线警员得到的信息是:就算我犯错,上司也会帮我补救。这种反其道而行的态度,让警员觉得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做事。朱经纬就是一个好例子,上法庭的时候,警队的反应不是承认有管理上的责任,而是用尽方法帮他打嬴官司。为什么这样做?因为朱经纬不能犯错,如果他犯错,他的上司也要负责。这种有例不依的腐败风气,从上至下传开,让警员无视法律规矩,包庇自己人,发展成山头主义。警察跟元朗白衣人有讲有笑,正正反映了警队这种荒谬的文化。

其次,是由小至大的失职。该退休警官告诉我,不少前线警员在应该巡逻的时候,其实都是去了酒楼开了间私人房吃点心。更令人惊讶的是,不单止是前线警员这样做,他们的上司也会跟他们一起饮茶。这些小小的失职没有被追究,反而被鼓励,让警员觉得可以有情况不依规矩办事。之后当然是骨牌效应,小小的失职没事,他们就尝试大一点的失职,没事吗?再试大一点的。久而久之,他们就完全无视现行制度,从偷懒到滥权到贪污,无一不做了。况且,像刚才所说,就算他们被揭发,也会有上司帮他们补救,所以他们真的能做到 acting without consequences!近来警队人员逃税的比率比一般市民还要高,实在是不意外。

然后,在回归之后,管理层换班子,态度从“努力办事”,变得“避免犯错”。近两年,店铺盗窃的案件少了很多,不是因为窃匪少了,而是很多以前会被视为“店铺盗窃”的案件,现在被算進“遗失物件”中,所以“店铺盗窃”当然少了。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政府想见到罪案率减低,但警队管理层不想多做多错,不想尝试以新办法防止罪案发生,所以出此下策,删改数据,以求在避免犯错的情况下迎合高层。后果呢?是整个警队变得得过且过,全无专业可言。(不过听此退休警官说,也有少数的部门还会做实事减低罪案率,如禁毒处。)

最后,也是最直接的一点,是防暴警察的运作模式。虽然学堂有教怎样适当行驶武力,但实际操作的时候,高层却鼓励使用更大武力,打的最凶的那一个通常升级最快,而且,最暴力的成员会被邀请成学堂导师,教导新成员怎样行驶“适当武力”。明显地,合理的规矩机制都在,但是实际操作呢?遵守规矩的人得不到嘉许,无视规矩的人却能获得奖励。

从以上几个观察,看到了警队一个重点问题:机制良好,风气腐败。而这亦是为什么警队从“亚洲最佳”沦落到成“警犬”的原因。

警队虽然有从回归前多年辛苦建立的专业机制,但无论是领导层或是前线警员都视之如无物,腐败不堪。警队代表在记者会上再三强调他们有专业的机制,并没有错,但他们没有告诉你的是,实际上,警员从上到下,整个系统都在无视此机制,任意妄为,而可以不受谴责。最要命的,是上司高层带头破坏规矩,让整个团队从上而下崩坏。最后,纳税人付钱,养了一班“有牌烂仔”。

政府警队想你相信,就算有“黑警”,也只是占队伍中的少数。但现实呢?当你看到警察集体不佩戴委任证而警队没有人指责;当你看到防暴警察乱棍殴打已经制服在地上的市民,他们的领队不但没有阻止,还加入殴打;其实不难看出,有问题的不是几个警察,而是整个警队,和他们系统性的腐败。

所以,警队害怕独立调查委员会,因为委员会将会揭露的,不是某些前线警员犯错,而是这些现象背后的,整个警队系统的腐败。

后话:1993年,19岁的青年 Stephen Lawrence在伦敦被杀害,警察虽然捉到了五个疑犯,但最后都没有落案控告他们。公众开始质疑警察无所作为是因为死者是黑人,伦敦警察厅当然矢口否认,还极力反对政府为警方对此案的处理展开独立调查,事件拉锯了五年,终于在公众与国会施压下,政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委员会发现,整个伦敦警察厅的系统运作是根本地歧视黑人,对于黑人作为被害者的调查,是得过且过,及处理从宽。

相信,现在的香港警队跟当时的伦敦警察厅一样,也是害怕独立调查委员会将会揭发警察暴力底下的肮脏事实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ON9新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