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大陆 > 正文

永川监狱药物迫害企业家 叫嚣:“人体试验又怎样?是上面的指示”

重庆企业家、法轮功学员刘道权被非法判刑8年,在重庆永川监狱长年遭受药物迫害,生命曾几度危在旦夕。狱警开始给刘道权强行灌药,仅灌了两次,他就像个木偶一样,坐在那儿保持一个姿势,24小时一动不动。问他什么,他只回答“晓得了,要得”,到后来他还自己去拿药吃。

重庆企业家、法轮功学员刘道权被非法判刑8年,在重庆永川监狱长年遭受药物迫害,生命曾几度危在旦夕。(明慧网)

狱警开始给刘道权强行灌药,仅灌了两次,他就像个木偶一样,坐在那儿保持一个姿势,24小时一动不动。问他什么,他只回答“晓得了,要得”,到后来他还自己去拿药吃。

2015年1月,刘道权被劫持到重庆市永川监狱。他是一位企业家,修炼法轮功。

近期从重庆永川监狱出来的法轮功学员讲,永川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除不让睡觉、吃饭、打骂等外,更用不明药物迫害。

刘道权于2013年4月9日被重庆沙坪坝国保警察绑架,于2014年10月16日被沙坪坝区法院冤判8年,那年他46岁;2015年1月,被绑架到重庆市永川监狱。

到了监狱后,刘道权拒绝穿犯人劳改服,被几个犯人拉去“充电”,即被电击。他被电得全身发抖,之后被犯人强行穿上劳改服。

为了抗议迫害,他开始绝食,遭强行灌食。警察给他戴上脚镣手铐,并暴打他。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明慧网)

如此折磨了半个月后,狱警开始给他灌不明药物。

中共酷刑示意图:捆绑灌药。(明慧网)

刘道权每天坐在小凳子上,一动不动,目光呆滞,盯着一个方向,毫无思维意识,连大小便都没知觉。

过了一段时间,他的器官开始衰竭,吃不进东西,人迅速消瘦。随之他患了“严重肺部感染和代谢性脑病”等多种疾病。

2016年5月、6月,刘道权多次病危,从监狱医院被转到永川区人民医院、重庆医科大学永川附属医院抢救。

监狱要求刘道权的妻子湛红军给他申请“保外就医”并做保证人。

6月24日起,他暂时被给予监外执行。他的亲属急忙把他送进重庆西南医院抢救,次日他进入重症监护室。

刘道权的肺部严重感染,呼吸困难。医生切开他的气管,用呼吸机帮助他呼吸。

病房中的刘道权。(明慧网)

刘道权在西南医院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病情危急。7月4日,仅几天后,重庆市沙坪坝区司法局却称“刘道权病情已好转,各项人体生理指标正常、体征稳定”,还说刘道权的父亲等近亲属都是法轮功人员,不能做保证人,以此为借口将刘道权收监。

他回到监狱后,监狱继续对他长期使用不明药物。他的身体变得肥胖、不能自理,病情严重。

见状,重庆市政法委、“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重庆市监狱局和永川监狱再次给刘道权办理了“保外就医”。2018年1月25日,他被送回沙坪坝区的家中。

永川监狱医院人员:人体试验又怎样?

永川监狱医院人员曾经对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叫嚣:“人体试验又怎样?这都是国家政策允许的,是合法的,是上面的指示。”

早在2001年,中共内部文件称对法轮功学员“还必须采取药物治疗的方法”、“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

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2008年永川监狱出笼了一份全年度的计划,为了确保全国“先进”单位的称号,要把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转化率”(放弃修炼)、“巩固率”保持在95%以上。奥运期间,监狱更是把迫害法轮功学员作为首要任务。

曾担任重庆大足县龙水镇某小学校长的刘书荣,于2008年5月20日被劫持到永川监狱医院。

永川监狱教育科科长王某、医院正副院长李某、杨某等合伙策划,制定出一个阴毒的方案,即在刘书荣身上做人体试验,看其承受力有多大。

刘书荣被固定在病床上,被从食管强行灌输毒液,每天4瓶共2000毫升,每分钟速度为150到180滴,甚至接近200滴。

一女警说:“输快点,不管这么多,输死就算了。”

有个年轻的李主任对刘书荣说:“你死了就算了,国家最多花掉425元就解决了(拉到火葬场的费用)。把你进行人体试验又怎样?这都是国家政策允许的,是合法的,是上面的指示。”

刘书荣每时每刻都在死亡线上挣扎,被折磨了一个月。

家住重庆高新区白马凼奇峰自由湾小区的法轮功学员邓富寿曾被劫持到永川监狱。2011底,邓富寿头皮突然大面积溃烂,后慢慢结痂。头皮溃烂那段时间,眼睛又突然失明。

他的家人在2012年新年的初五、初六还去永川监狱看望他,初八监狱就通知其家人说邓富寿在监狱得病去世。监狱不准家人将消息外传、不准上网,要求立即火化。家人在无奈的情况下火化遗体。

明慧网报导,从邓富寿突然出现的异常情况看,他极有可能被狱警做活体试验、下毒所害。

永川监狱不仅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药物迫害,还对那些刑事犯人使用这个手段迫害。有两个刑事犯被灌药后,其中一人的眼睛成了斗鸡眼,目光呆滞,走路像机器人一样,不会转弯,要旁边人拉他转弯,否则就会一直往前走。

永川监狱里的十、十二、七监区都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所,十二监区是老弱病残区。监狱迫害手段是一步步升级:先是劝说,然后就是不让睡觉、上厕所,不让买生活用品,坐小凳子、冷冻,接下来就是长时间暴打、灌不明药物破坏神经系统、身体器官。

有人在监狱里看见法轮功学员邓力平的后脑勺包着纱布,监狱强迫他写明是自己撞的头。

有一次,监狱里死了一个人,在一个乌黑的雨夜里,监狱让人背着那人的遗体跑,后面跟着摄像,要“证明”那人及时被送到医院里去抢救。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明慧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