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动态 > 正文

袁斌:岑子杰遭袭与陈彦霖之死

10月16号,岑子杰前往九龙太子开民阵会议,路上经过了旺角的鸦兰里,当时是晚上7点40分左右,突然有4到5个人对岑子杰发起袭击。(新唐人合成图)

昔日治安良好的“东方明珠”,如今天空中的恐怖阴云越来越浓。

来自媒体的报道说,10月16日晚7点40分左右,香港民阵召集人岑子杰前往九龙太子开民阵会议,途经旺角鸦兰里时,突然遭到4到5个身穿黑衣黑裤的蒙面人的袭击。他们用铁锤攻击岑子杰持续十几秒,之后登上一部黑色7人座私家车,向深水埗方向逃走。岑子杰倒在路边,流了好多血。警方事后公布信息说,他的头部右后方和右前额,都有大约3厘米的裂伤,手肘有肿胀和擦伤。有证人指出,岑子杰遇袭前,涉事黑色私家车在附近徘徊,相信是有预谋的袭击。

算起来这已是岑子杰遭遇的第二次袭击了。此前8月29日,他与几名好友在油麻地的一间餐厅,就曾遭遇过两名手持垒球棍和铁棍的蒙面人袭击。所幸当时他身边的朋友用手臂为他挡了三棍,岑子杰没有受伤。

在岑子杰第二次遇袭前不久,香港还发生了一件震惊全港的事——9月19日失踪的15岁少女陈彦霖,22日裸身在海里被发现。尽管死因至今未明,但种种迹象表明,她是很可能是被人害死的。

岑子杰遭袭与陈彦霖之死,这两件事看上去似乎毫无相关之处,其实不然,稍加琢磨就不难发现,它们都是想要起到恐吓香港抗议者的作用。

因反送中而起的香港抗议运动已经延续一百多天了,迄今仍无降温的迹象。中共及其香港当局为了扑灭这场大火,可谓费尽心机,除了以警察的暴力镇压为主之外,恐吓也是他们使用的一种手段,具体方式有以下三种

一是袭击抗议者中有号召力影响力的人物。岑子杰遇袭即是一例。不过遭袭的并不止于岑子杰一人,就在8月29日他第一次遭袭击的当天,元朗游行的申请人钟健平也被袭击。

众所周知,作为香港民阵的召集人,岑子杰和民阵在6月9日和6月16日,还有8月18日,成功举办了反送中运动至今单次聚集人数最多的游行或集会,每一次人数都是超过百万。在中共眼里,他无疑属于香港抗议者中有号召力影响力的挑头人物。如果能把他给吓住了,就能起到枪打出头鸟,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所以,袭击岑子杰的时机也是精心挑选的,每次都发生在他申请游行的前夕。8月29号第一次袭击发生时,岑子杰正在为831游行申请遭警方拒绝而上诉。而这个月的20号,岑子杰担任召集人的民阵,又将于反送中运动期间首次在香港九龙举办大游行,时间是当天下午1点半,路线是从九龙尖沙咀梳士巴利花园,游行到高铁西九龙站。活动已向警方递交不反对通知书的申请。结果不早不晚,岑子杰这时再度遇袭。

二是杀人抛尸制造轰动效应,陈彦霖之死就是个典型。试想,一个生前多次参加反送中的15岁少女,不明不白就死了,而且尸体全裸,公众一旦得知消息,肯定会惊骇不已。有些胆小脆弱的年轻人,可能就会因为惧怕不敢再参加抗议活动,也有些胆小怕事的父母,可能会竭力劝阻自己的子女上街抗议示威。这不就是幕后主使者想要达到的效果吗?

三是动用黑社会对包括抗议者在内的香港民众进行无差别的攻击,元朗事件最为典型。这是一种直接针对大众的恐吓。

不过,中共费尽心机玩弄的这些恐吓手段并没有吓住香港的抗议者,反倒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但让更多人认清了它的邪恶本性与流氓嘴脸,而且激起了民众更强烈的反抗!香港民阵发表声明,宣称20日的大游行必定继续举行,并呼吁更多人去参加。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