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第一个被炒房断送的城市:GDP倒数第一

炒房,曾经致富了温州人;

炒房,最终炒垮了温州经济。

温州模式,因务实而兴,因务虚而衰。

01

不查数据不知道,一查数据吓一跳!

2019年,温州人均GDP或将垫底浙江省。

2018年,在浙江11个地级市中,温州GDP总量虽然仍维持第三,但是,人均GDP,却仅比最后一名的丽水市高出区区1443元。

倒数第一名在加速奔跑,2019年上半年,丽水市GDP名义增速13.29%,远远高于同期温州的8.63%——这个增速差,或将人均GDP垫底全省的位置,在2019年彻底甩给温州!

人均GDP或将垫底浙江,温州到底怎么了?

▲(2018年温州人均GDP位居浙江省倒数第二)

这个曾经的改革之星、曾经创造出“温州模式”的城市,在最近10年,经济增长罕见亮点,不要说在全国城市当中,即便是在浙江省,温州的存在感也是越来越弱。

即便不计人均,算GDP总量,温州在浙江省的存在感,也同样是越来越低——20年前(1999年),杭州GDP高于温州67%,宁波GDP高出温州42%,但是,今年上半年,杭州GDP已高出温州135%,宁波GDP高出温州83%。

这意味着,20年时间的增长复利效应,作为浙江经济总量的老三,温州经济的增长速度,足足比杭州和宁波低了50%!

温州经济已然如此,还枉谈什么温州模式?

温州经济的衰退,追根溯源,一切都与投机有关!

80年代末温州货的“假冒伪劣”,是一种投机,曾经一度击垮了当地的轻工业;2000年之后,在全国率先完全原始积累的温州人,渐进不思主业,大量的资金不是投资实业,而是开始在全国炒房,“温州炒房团”名噪一时。

炒房,曾经致富了温州人;炒房,最终炒垮了温州经济。

02

炒房之祸,世间再无温州模式。

资金脱实向虚,习惯了炒房赚快钱的温州人,2010年更是将温州当地的房价,炒到了“天价”的水平,至今没有恢复元气。

2011年上半年,最高峰时的温州房价,是全国第四,超过浙江省会杭州,仅次于上海、北京和深圳。而其时的温州,充其量仅是二线尾部或三线头部城市。

炒房,疯狂过头,必死亡!

绿城开发的温州鹿城广场,曾经是温州豪宅代名词,2010年开盘价是6万多/平米,2011年上半年高峰曾超过10万/平米,现在呢,5万/平米的绿城鹿城广场任你挑选,而且还是超豪华装修的。

▲(安居客挂牌价,实际成交价至少还有5%下浮空间)

温州京都城,也曾经是温州的高端小区,2011年开盘的起价是2万/平米,均价在3万/平米左右:

但是,温州京都城,现在的房价呢?

▲(链家网温州新京都家园成交价,原京都城)

近10年,温州房价近乎零增长,类似鹿城广场和京都城这样的高端住宅,房价距离高央行时,甚至还大跌近50%。

投机,不务实业,在过去10年,远不仅透支了温州房价的未来,更是透支了温州经济的未来。

你想想,曾经的温州,在裹挟一切的投机之风下,谁还有心思踏踏实实做实业?

你想想,曾经的温州,工业用地、电价、水价或许仅比其他城市高出一点,但是,食品价格、房价等隐性成本,却比高类似城市高出1-2倍,谁还愿意在温州创业?谁还能够在温州创业轻易获得成功?

你想想,曾经的温州,由炒房导致的高昂隐性成本,即便是能沉住气做实业的老板,又如何才能呆得住?又怎能不将实业迁移到成本洼地的其他城市?

过去10年,是产业加速升级的10年,成者兴,败者退。且不论深圳、杭州、苏州这些产业升级明星城市,即便是重庆、贵阳、长沙这些曾经名不经传的城市,在过去10年也都形成了各自的主导产业。

但是,温州呢?

过去一二十年,在温州人辗转全国各地,频繁不断的炒房、炒煤、炒蒜、炒能炒的一切时,温州的经济垮了,温州经济的潜力没有了。

以苏州为例,从2000年开始,苏州就已布局高端装备、新型平板、智能电网等新兴产业,其利润现已占到规模工业的50%以上,而这些产业温州最近10年才开始涉足,且参与的规模和深度均不可同日而语。

炒房,炒垮了温州经济的未来。

温州,中国(其他城市)应为镜鉴,脱实向虚,舒服一时,惨痛一世。

当下,在中国经济濒临大拐点之际,一切的一切,必须务实,必须抛弃房价再次大涨之侥幸,以实业为重,以创新为魂,中国经济才有未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口鸟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