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希拉里-克林顿政治捐款丑闻与中共的关系

——WND调查:希拉里-克林顿政治捐款丑闻与中共的关系

(World Net Daily,2007-09-02)希拉里-克林顿总统竞选的一个主要华人捐款人,和一个航空界大人物有紧密关系,而这个大人物被指责在克林顿政府时期将导弹机密转移给北京,把自己的商业利益置于美国国家安全之上。

在上周被迫离职之前,诺曼-徐(Norman Yuan Yuen Hsu)是位于纽约的左翼自由派“新学校”大学(New School university)的董事会成员(the board of trustees )。同在董事会的还有前罗拉公司(Loral Corp.)总裁Bernard L. Schwartz,在一家中共解放军前台公司为克林顿1996年总统竞选提供创纪录的经费之后,Schwartz被允许将受限制的卫星和导弹技术被转移给解放军前台公司。

【诺曼-徐(Norman Yuan Yuen Hsu)】

“新学校”大学已经把徐的名字从董事会名单上除掉了。但是在Google的缓存记录里,诺曼-徐和Schwartz的名字还在那里。
这里是截图http://64.233.169.104/search?q=cache:6pAp-aATixcJ:www.newschool.edu/administration.html+%22norman+hsu%22+and+%22bernard+L.+schwartz,+vice+chair%22&hl=en&ct=clnk&cd=3&gl=us)。

Schwartz是“新学校”大学董事会副主席,World Net Daily了解到,他是介绍诺曼-徐进入董事会的人之一。

2006年11月,在纽约“满洲东方”(Mandarin Oriental),诺曼-徐和Schwartz共同主办了一次“新学校”大学的聚餐,希拉里是主要演讲人。希拉里帮助这所大学拿到了1百万美元的联邦政府资助。

更近的事例是,为庆祝民主党国会议员Patrick Kennedy的40岁生日,诺曼-徐和Schwartz一起出现在纽约游艇俱乐部(Yacht Club)。

诺曼-徐和Schwartz这一对,被称为“希拉里筹款人”(HillRaisers),他们是希拉里-克林顿的主要资助者,诺曼-徐为希拉里竞选筹集的资助超过了1百万美元。和Schwartz一样,诺曼-徐也游说美国政府,以放松对中共的贸易条款。

【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和捐款人Bernard Schwartz。WND】

成为希拉里的朋友之前,Schwartz是比尔-克林顿的朋友。事实上,为庆祝Schwartz的71岁生日,当时担任总统的克林顿,特地在白宫设晚宴招待。

消息来源说,是Schwartz在“新学校”大学为诺曼-徐作担保,尽管诺曼-徐是被加利福尼亚州法庭判为重大盗窃罪的逃犯。

“新学校”大学主席Bob Kerrey以为诺曼-徐声誉很好。这名前民主党参议员说他没有对诺曼-徐的信誉有什么怀疑,因为他喜欢诺曼-徐。他也对诺曼-徐的“个人故事感兴趣,他来自中国,而且对时装感兴趣。”

“这些都把我迷惑了,”Kerry说。

当然,诺曼-徐对民主党和民主党的事情也出手大方,包括给“新学校”大学出钱。

Kerry推测,自称服装大王的诺曼-徐,是在服装业发的财。但即使这个说法,现在看来也很成问题。

原来,诺曼-徐列在“联邦竞选委员会”(FEC)联邦竞选档案里的各种公司,都已经不存在了,而且可能从来都没有存在过。还是在1990年代,诺曼-徐就宣布了破产。

美国联邦调查局已经对诺曼-徐的竞选捐款活动展开犯罪调查。

同时,国会的共和党议员从中发现了与1990年代中国门政治现金案的相似性,正在商量展开公开听证会,以彻底揭开这个可能结合了腐败、外国势力影响以及间谍大戏的新章节。在上次的中国门政治现金案调查里,共有22名民主党捐款人被认定有罪,司法部(Justice Department)几年前才正式结束了调查。

在诺曼-徐1990年代犯下欺诈罪,以及据说他在旧金山(San Francisco)被华人黑帮绑架之后,诺曼-徐逃到他出生和长大的香港。希拉里-克林顿赢得参议员席位之后不久,诺曼-徐返回了美国。从那时开始,他对民主党进行了大量捐款。而在2004年以前,他从没参与任何政治捐款。

国会调查员对World Net Daily说,“目前诺曼-徐的财源还不清楚。人们不禁要问,他从哪得到的那么多钱来用于政治捐款?”

在克林顿1996年大选其间,中共解放军投入大量金钱买通对民主党的影响力,把军事硬件和技术转移到北京。

联邦调查人的报告指出,中共解放军派出了大批在美国的华人代理人作为掮客,一边把钱转到克林顿-戈尔的选战,取得接触白宫和其他敏感政府部门的机会。

甚至美国商业主管也参与其中。最该引起警觉的是,Schwartz说服了克林顿政府,让他的罗拉太空通讯公司(Loral Space and Communications)得到允许,用相对便宜的中共火箭发射美国卫星。

【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和最大捐款人Bernard Schwartz。WND】

同时罗拉公司顶着美国情报部门的反对,帮助北京提升商业太空发射技术。从而帮助中共的携带核弹头的导弹象ICBM一样更加可靠,一些这种型号的导弹正瞄准美国的主要城市。

事实上,人们相信,如果没有罗拉公司的技术支持,最近中共用地面导弹击落卫星的企图根本不可能成功。

Schwartz是克林顿1996年总统竞选的最大捐助人,他坚持说他的政治捐款没有帮助改变对华政策。Schwartz说他从克林顿政府得到优惠待遇仅仅是个“巧合”。

不过,在得到奖励性的职位“商业部对华贸易代表”(Commerce Department trade junket to China)之前两个月,Schwartz给了民主党一张10万美元的支票。在去中国的行程中,Schwartz与中共最高通讯官员见面,罗拉公司得到在中国提供手提电话服务的订单,据估计这个订单价值每年2亿5千万美元。

更有甚者,在1996年大选其间,Schwartz建立了自己的罗拉公司附属公司。他需要美国政府放松出口限制,以便用相对便宜的中共助推火箭(booster rockets)来发射卫星,而这种火箭与北京的战略导弹几乎一模一样,这种军民两用的美国技术转移到北京,会极大的帮助中共发展战略导弹。

Schwartz游说克林顿政府把审批卫星出口许可证的权力转移到比较宽松的商业部(Commerce Department)。同时,他给克林顿-戈尔组合以及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注资$63.2万美元。

就在同一年,作为主要的政策改变,克林顿总统否决了1995年由国务卿Warren Christopher的决定,把卫星出口许可证的审批权转给了商业部,北京的代理人黄建南(John Huang)就在商业部。罗拉公司得到了许可,尽管司法部(Justice Department)反对这个决定,而Schwartz继续给克林顿的机器钱,最终他给出了超过$1百万美元。

Schwartz不但拜见了最为中共解放军前台公司的“中国航天科技国际集团有限公司”(China Aerospace International Holding Ltd.)的高官,而且他竟然和这家共产主义前台公司合办买卖。

“中国航天科技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的一个核心联系人是刘超英(Liu Chaoying),她是中共解放军中校(lieutenant colonel)。

在1998年和司法部的交易下,华人掮客钟育翰(Johnny Chung)承认,在他捐给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和克林顿-戈尔选战的钱里,至少$10万美元来自一个“中国航天科技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的主管,此人在中共军方任职中校,曾经给了钟育翰$30万美元。这个人就是刘超英,她也卷入了和罗拉公司的交易,而且她还是中共解放军军头、中共主要头目刘华清的女儿。

钟育翰后来告诉检察官,这$30万美金是由中共情报部门的头子转入他的银行账户的,钟育翰说他是通过刘超英联系上这个人的(姬盛德,中共元老姬鹏飞的儿子)。

在1996年选战中,钟育翰是白宫的常客。他一共去了57次白宫。在一次访问第一夫人办公室时,钟育翰亲手交给希拉里-克林顿的办公室主任一张$5万美元的支票。就在3天前,钟育翰得到$15万美元,这笔钱是从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转过来的。

希拉里-克林顿摆出姿势,和钟育翰以及另外两个中共官员在白宫合影,后来她在照片上给钟育翰写下了私人留言:“给钟育翰,最好的祝愿和感激。- 希拉里-克林顿。”

【克林顿夫妇,钟育翰(Johnny Chung),以及两个中共官员。照片左侧伸出手的人是钟育翰。照片上有希拉里写下的给钟育翰的问候。WND】

希拉里反对把新的神秘捐款人诺曼-徐与钟育翰作类比,反对把诺曼-徐政治献金丑闻与1996年中国门政治献金丑闻作类比。

她说,“我不认为这里有任何相似性。”

英文:Is the other Hsu about to drop?
Hillary's donor linked to China missile trader
WorldNetDaily.com
Posted: September 2, 2007
http://www.worldnetdaily.com/news/article.asp?ARTICLE_ID=57450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郑浩中 来源:右派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