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李健:关于南加大火的七点省思

熊熊燃烧了六天的南加大火虽然还没有完全得到控制,但圣安那焚风已经止息,地面消防力量在灭火飞机的配合下,正在一点点收束对野火的包围圈。从太平洋吹来的凉爽湿润空气抚慰着被大火炙烤的城市,美国西部的繁华都市洛杉矶和圣地亚哥正在从火灾造成的惊惶和忙乱中沉静下来。除了不幸失去家园的人们还要在煎熬中度过未来的几个月乃至数年,对大多数人来说,几天来的纷繁印象正在沉淀为人生的历练和经验,升华成更超脱的心理和智慧。

窜动的火苗和火灾后留下的焦黑废墟渐渐淡出我意识的焦点,对大火、火灾中的人与自然、人与人的关系的省思慢慢具有了清晰的轮廓。

第一点省思,虽然科学技术在高歌猛进,但人在自然面前根本性的软弱无力状态仍然没有改变。二十四日阿诺州长探访圣地亚哥最大的疏散中心高通体育馆时遭到一位电视台女记者不依不饶的诘问,为什么政府动用空中消防力量的速度是如此之慢?阿诺说,即使我们拥有全世界的飞机,在当时的气候条件下也无法启用。

起火的二十一日夜,大风从西北部的内陆吹向东南部的海岸,局部地区瞬时最大风速可达每小时七十英里(一百一十公里),相当于美国高速公路的最高限速。当局虽然调动了灭火机和直升机,但是在当时的风力条件下,实在不敢轻举妄动。

这几天的风不但很猛,而且风向不断变化,使火头方向难以捉摸。更加不可思议的是,野火还可以制造自己的风。因为烈火焚烧,空气受热向上流动,局部气压变低,其它地区的空气过来补充,形成“火自己的风”。于是“风借火势、火助风威”,一发不可收。

一位记者听到大火向消防员扑来时,消防员大呼“砍断水管!”原来火势迅猛无比,如果把水管收回再开车逃命,很可能为时已晚。

如果不是圣安那焚风减弱,火头偏离豪宅区桑塔菲农场和海滨小市德尔玛,大火很可能所向披靡,直捣太平洋岸。

有人批评政府没有尽早启用空中灭火力量,称在科技发达的今天,实不应该任由大火造成巨大损失。这实在是高估了科学技术的作用。在大自然的威力面前,人在根本上是渺小的。

第二点省思,虽然人力从根本上无法战胜自然,但如果充分准备,认真对待,沉着冷静,应对得宜,却能够使天灾的损失降到最低。

两年前发生的卡崔娜飓风几乎摧毁了美国南部的新奥尔良市,政府因为救灾不力而饱受批评。美国政府吸取教训,此次南加大火可以说反应相当迅速。二十一日上午十一处山林大火爆发,当晚州长施瓦辛格就果断宣布南加州七县紧急状态,这为调动全加州力量增援南加扑灭山火,奠定了基调。加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紧急互动,二十二日总统布什宣布加州处于紧急状态,二十三日发表救灾声明,二十四日宣布加州为“重灾区”,二十五亲自视察灾区,并鼓励灾后重建。

布什二十三日命令“联邦紧急救难管理局”(FEMA)负责协调南加州的救灾行动,参与灭火救灾的联邦部门包括国防部、司法部、内政部、农业部、运输部、环保局、卫生部、国土安全部和海岸卫队等。法新社说,由于二零零五年卡崔娜飓风带来的教训,国防部在加州州政府尚未正式提出要求前,军方就主动提供协助。阿诺说: “这次各级政府学会了怎样合作,怎样去掉繁杂的官僚手续来对付紧急情况”,应该说是实情。

另外,善用技术手段,也可以对救灾提供极大帮助。除了无人驾驶飞机侦测火情、大型运输机大面积喷水等先进的灭火手段以外,这次政府当局大量使用911回拨电话(reverse 911 call),直接把撤离通知用自动电话发给千家万户。

虽然大火摧毁了一千七百多栋房屋,造成十亿美元的经济损失,但考虑到天气情况和火情的猛烈,可以说各级政府的应对,使天灾的损失降到了很低的程度。

第三点省思,在灾难面前应该更懂得生命的可贵。相信很多朋友都有这个体会,大火袭来之时,广播、电视、报纸、网站和巡逻的广播车不断重复,最宝贵的是生命,如果接到强制疏散令,请尽快撤离,不要因小失大,因为无法割舍财产和纪念物品而把自己的生命置于大火的威胁之下。

道理虽然简单,可是如果我们想一想自己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小英雄刘文学”、“草原英雄小姐妹龙梅、玉荣”、“小英雄赖宁”为了保护“集体财产”而献出生命(据说十一岁的龙梅和九岁的玉荣分别失去两条腿和几个脚趾),就发现这个简单的道理不那么简单了。漫说“小英雄们”在巨大的天灾面前无法起到多大的作用,就算能够起到作用,难道值得把生命押出去吗?

截至二十六日中午,此次大火共造成十四人死亡,其中七人直接死于烈焰,七人在撤离过程中或撤离之后去世;五十四名消防员和约三十名居民受伤。如此规模的火灾造成如此低的伤亡数,可以说人们对生命的珍视和尊重,从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第四点省思,民选国家的官员在灾难面前,能够把人民的生命和财产放在首位,及时决策,亲临前线,不退缩,不护短,难能可贵。更加可贵的是,官方提供通道,及时把最新灾情报告给媒体和公众,主动接受民众监督,听取意见,改进工作,和社会处于良性的沟通当中。

圣地亚哥大火爆发当晚十一点,圣地亚哥县行政长官、圣地亚哥市长、警察局长、消防队长等就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最新火情和灭火进展情况。此后每天当地官员都举行两到三次发布会,保持信息的畅通无阻。在发布会上,记者言辞尖锐的抱怨飞机没有尽快投入使用,官员也不以为忤,而是解释原因,承诺尽快解决。

圣地亚哥受灾严重的伯纳多农场区的市议员布莱恩·孟山(Brian Maienschein),自己的选区四年前就曾经遭灾,所以非常了解灾民的需要。二十三日火情刚刚好转,就和助手挨家挨户勘察受灾情况,并把受损房屋情况公布在自己的网页上。另外一位副市长亲自到收容中心与灾民在一起,度过了几天的时间。

第五点省思,在灾难面前民众真诚互助,不但能有效减轻灾难带来的心理恐慌,而且能够充分弥补政府力量的不足,填补救灾行动的空白点,起到减少损失的作用。同时,在非常时期的同舟共济,能够有效拉近人与人的距离,人们普遍变得关心他人,敏感度(sensitivity)升高,使社会生活在灾后一段时间也显得比较温馨。

二十二日晚大量民众疏散在圣地亚哥的高通体育馆,几乎与此同时,大量民众赶到临时收容所,充当义工,分发食物、维持秩序等。圣地亚哥市长桑德斯惊讶地说:“这里的义工比灾民还多!”这种感人的景象与疏散行动相始终。商家、慈善组织和个人纷纷送来食品、饮用水、帐篷、毯子等用品,救灾物品堆积如山,疏散结束后,如何处理这些物品成为一大难题。很多灾民表示,整个疏散行动组织得非常周到细致,而民众的友爱互助,慷慨礼让,让很多人感到家庭般的温暖。

第六点省思,在灾难之中,媒体具有巨大的公共责任,如果行使得好,可以发挥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媒体有非常灵敏的触觉和优越的技术条件,一个成熟的媒体有时甚至能够比政府部门更快掌握第一手资料。圣地亚哥的最大报纸联合论坛报和公共广播电台KPBS在火灾发生后的几个小时之内,迅速成为民众了解灾情的首选通道。联合论坛报的网页很快发生拥挤,于是该报临时开设火情公报博客,以每小时三到四次的速率,通报最新的灾情、发布撤离通知、公布道路情况、救济中心地址等。

另一方面,媒体也可以代表公众监督政府,对政府工作不力的地方尖锐抨击,毫不假以颜色。虽然我辈来自礼仪之邦,见到这类直接给官员难堪的场面还稍微有些不适应,但不能不承认,媒体的监督对于政府的廉洁高效,实在功莫大焉。

第七点省思,人生无常,物质财富生带不来,死带不去,大自然的灾难促使人们思考什么才是人生最可宝贵的财富。整个南加州大火毁房近两千栋,仅伯纳多农场一地,就烧毁了三百多所住宅,很多人一生的积蓄化为焦土。虽然有保险和政府的种种帮助,可是灾民仍然面临着艰难的灾后重建和也许更为艰难的心理调适过程。

大纪元记者拍到的一处废墟照片中,相册散落在地,一帧珍贵的高中毕业黑白留影,其中的男孩和女孩面容清秀,英姿勃发。这幅一定曾被主人倍加珍爱的照片,如今躺卧在断壁残垣之间,苍天焦土之际,仿佛在讲述着一个悲情的故事。人生无常,繁华易逝,天灾促人反思,什么才是人生中最可宝贵的?

二十五日晚,斯克里农场三百多位四年前在杉林大火中失去家园的居民召开了一次特别会议,会议主题是:如何把他们当年受到的照顾和帮助,传递给此次不幸受灾的民众。他们曾经是不幸的人,在四年前惨痛地失去自己的家园。他们又是幸运者,因为他们在各方的帮助下,重建家园,这次大火中,虽然再度受到威胁,可是有惊无险,家业得以保全。他们刚刚回家,可能还没来得及打扫被烟灰薰黑的墙壁和地毯,就开始考虑如何“把受到的帮助传递下去”。

看来,他们在大火中学到的,是爱与感恩。那么你呢,我的朋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