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索尔仁尼琴再评价 兼论中国民主事业的独特困难

作者:


       兼论中国民主事业的独特困难


          徐水良

         2010-9-13日

索尔仁尼琴是一个非常具有争议性的人物。对他的评价,众说纷纭。

在索尔仁尼琴去世以后,一部分中国花瓶民运和自由派人士,无限拔
高索尔仁尼琴,贬低中国反对派,甚至拔高到“中国不可能产生索尔
仁尼琴”的高度,误导了中国反对派和无数中国人。所以,我们有必
要重新评价索尔仁尼琴,着重谈谈这方面的问题,以便恢复事情的本
来面目。

网上有一篇文章,标题说索尔仁尼琴是20世纪最走红的“芙蓉姐
姐”。这个说法,显然太过分了。

索尔仁尼琴是一个伟大的作家,看过他的《古拉格群岛》的人,大约
都会把他当作一个伟大的作家、当作揭露斯大林黑暗制度的伟大作
家,来敬佩他。

不过,索尔仁尼琴在政治上,虽然是前苏联反对派的代表人物,但他
仅仅是一个对斯大林专制制度持有异议的持不同政见者,异议分子。
他从来不是一个彻底否定共产党的自由知识分子,更不是自由民主的
斗士。

索尔仁尼琴远在苏联解体很久以前,就与西方自由民主制度格格不
入。他完全不是一个现实的民主人士,他根本不知道现实的自由民主
是怎么回事。他1970年代到西方以后,抨击西方自由民主,对西方
文化和民主,持强烈的否定态度,公开提出西方民主不适合苏联。

他对西方缺点的批评,有部分合理因素。但认为西方自由民主制度不
适合苏联,并且在以后生命的岁月中,始终坚持西方自由民主制度不
适合苏联或俄罗斯,后来还忏悔自己作为反对派的过去,反过来赞扬
暴君斯大林,留恋前苏联的社会主义大国梦,甚至主张搞东正教政教
合一的专制制度来复兴俄罗斯,完全倒向专制主义一边。所有这些,
都表明,这个前苏联反对派的代表人物,不仅远远不如中国真正的反
对派人士,还远远不如中国体制内中共党内李慎之谢韬等开明民主救
党派。他不过是对前苏联某些法西斯现实和自己受到的打击不满的左
派。他更像中国的林希翎。(说他像林希翎,比说他像王希哲更加准
确。)他根本不可能彻底否定共产党。这一点,一开始,西方人看错
了,但后来一看清楚,西方人就不再太重视他了。到后来,就连俄国
人,也离开了他,甚至把他看成怪物。就像中国有些反对派组织和台
湾人,一看清林希翎,就赶快躲避或送神一样。

但很多中国人迄今仍然没有看清楚索尔仁尼琴,以为他是彻底否定共
产党的自由民主人士。花瓶民运和自由主义者更是无限捧抬,在他去
世后无限拔高,拔高到中国不可能产生索尔仁尼琴的高度,这纯粹是
一派胡言。

相反,索尔仁尼琴去世以后,中国国内中共报纸连篇累牍,大捧索尔
仁尼琴,大捧索尔仁尼琴否定西方文化和自由民主,说西方民主不适
合俄罗斯等专制主义和民族主义,用来贬低中国反对派。中共与花瓶
民运及自由派,从不同的方向,谈同一个问题,但他们贬低中国真正
的反对派的目标是一致的。

中国李慎之谢韬等开明民主救党派人士,不能彻底否定共产党,仍然
信奉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对中共和中国社会转型抱有
不切实际的幻想,我们当然应该批评。但他们还没有像索尔仁尼琴赞
扬暴君斯大林那样,赞扬暴君毛泽东,没有像他那样怀念旧苏联时
代,没有像他那样主张政教合一的专制制度,没有像他那样倒向专制
主义。我这里为他们讲一句公道话:在政治上,他们比索尔仁尼琴优
秀很多。

与中国反对派相比,前苏联高层知识分子和反对派的情况,远不如中
国。前苏联,能够彻底否定共产党的知识分子和反对派,相对于中国
反对派,只是一小批。前苏联上层知识分子,甚至于反对派中,并没
有看到很多彻底否定共产党的人士。前苏联上层知识分子,与中国上
层知识分子情况差不多。

而中国,上层知识分子中虽然较少看到彻底否定共产党的,但反对派
中彻底否定共产党的,不少。

以索尔仁尼琴为代表,前苏联反对派,和现在的俄罗斯知识分子,由
于大俄罗斯民族主义,往往不能彻底否定前苏联共产党的过去,尤其
不能否定前苏联共产党的帝国主义侵略和民族压迫行为。相反,像索
尔仁尼琴后期,反过来倒向专制主义一边,赞美暴君斯大林,留恋前
苏联时期的大国梦,仇视和批判西方自由民主社会,把西方当作俄罗
斯民族和俄罗斯大国梦的敌人。

很多人不大了解俄罗斯,实际上,现在俄罗斯知识分子的状况,与东
欧知识分子的状况,相当不同。东欧知识分子反共,但俄罗斯知识分
子,索尔仁尼琴那样的心态,非常普遍。连海外留学生,也是这样。
中国共产党还没有垮台,还控制着政权,通过留学经费和驻外机构控
制留学生,留学生亲共,不奇怪。但苏联共产党政权已经垮台,还要
怀念前苏联的大国梦和暴君斯大林,就只能是他们自己的问题。普亭
掌权以后,俄罗斯民主产生相当大的倒退,俄罗斯知识分子和前反对
派,有很大责任。

但是,这些年,中共地下势力、花瓶民运和自由主义者拼命抬高前苏
联东欧反对派,贬低中国反对派,目的是从侧面论证中国条件差,还
不能实现民主。即使最先进的中国人,也完全不行,远远比不上苏联
和东欧。这也就是为中共“中国人民素质低,民主要慢慢来”的谬论
张目。并且论证中国的问题和责任,不在中共,而在反对派。由于中
共地下势力和花瓶民运大力提倡这种观点,使很多人信以为真,成为
一种完全违背真实实际情况的“常识”,误导了许多朋友。以为中国
不能实现民主,是中国反对派的问题,是中国反对派不如前苏联反对
派。

但实际情况并不是如此,反对派被中共控制,成为沦陷区,反对派总
体素质低,这当然是中国民主事业的特大困难。但是,这种困难,在
前苏联和东欧同样存在。所有共产党极权专制国家实现民主时,都存
在这个特大困难。

但中国的独特困难,并不在这里。与其它国家相比,中国并不缺乏高
水平的异议人士。相反,中国反对派中高水平的异议人士的数量和水
平,以及中国反对派的整体理论水平,远远超过前苏联和东欧。

中国的独特困难,在于:

1、中国共产党极端专制,其上层,没有产生戈尔巴乔夫叶利钦
样,能够进行政治改革,并敢于勇敢反抗保守派阻力甚至政变的开明
力量和民主力量。相反,中国共产党内的保守力量,特别强大,以邓
小平为代表,特别野蛮,特别无耻,镇压反对派坚定不移,血腥屠
杀,毫不犹豫。

由于这一条,中国规模巨大的89民运,遭到失败。前苏联规模相对
小得多的819抗争,却取得了胜利。

2、中国人由于历史上的文明缺陷,导致民风懦弱,不断被野蛮民族
征服。蒙元、满清等征服中国,对中国人进行奴性驯化。尤其中国共
产党,征服中国,其实是马列主义和苏俄代理人——中共黄俄——征
服中国。中共征服中国以后,更以空前巨大的规模,对中国人进行彻
底的奴性驯化。经过几十年驯化,使中国人极端缺乏必要的野性和血
性,到处都是被阉割的太监,少有杨佳那样血性反抗的汉子。前些
年,很多人、很多文章呼唤野性、血性,那是对的。上面说的第一
条,中共高层没有产生开明派和民主派,其社会基础就在这里。

3、由于前一条,中国奴才文人、御用文人的力量很强。

4、另外特别严重的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共顽固拒绝先搞政治改
革,后搞经济和其他社会改革的正确改革程序;坚持搞邓式改革的邪
路改革,坚持在一党专制条件下,先搞经济改革,并把经济改革变成
特权官僚和太子党进行的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使中国的改革和整
个民主转型,走上邪路和死路,进退不得。使中国社会,被极度扭
曲,变得极度复杂,极度腐败;贫富悬殊,人心涣散,道德崩溃,社
会环境崩溃,生存环境崩溃。今后要进行任何改革,做任何事情,都
变得极端复杂,极端困难。

5、尤其是,邓式邪路改革,通过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人为制造了
一个官僚权贵集团。这个权贵集团,成为中国政治改革的巨大阻力,
这种情况,是苏联和东欧没有的。也是中国改革开放初期和前期所没
有的。

比起改革开放初期,中国政治改革的阻力,极度扩大。政治改革的道
路,比改革开放初期,更加遥远。经济改革,不仅没有像中共和花瓶
民运承诺的那样,必然带来政治改革,必然导向政治改革。相反,邓
式邪路改革,大大阻碍了政治改革,把政治改革推到更加遥远的地
方。

6、而这个权贵集团,又依靠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掌握了强大的
财力,依靠这种财力,收买了中国知识精英。使本来应该站在反专制
前列的知识精英,变成维护稳定,维护中共统治的保守力量。这种情
况,也是前苏联和东欧没有的。并且是89民运所没有的。

7、在这种条件下,中共及其权贵集团,不仅从私利出发,不愿进行
任何改革,极力阻挠改革;而且,即使想改革,整个中共,外加花瓶
民运,也没有人有能力能够预见和引导改革。中共的政治民主化改
革,不仅没有可能真正启动,而且更加没有条件和可能获得最后成
功。

8、在这种情况下,即使经过革命,由能力最强的真正的反对派人士
来领导,改革也是极度复杂,极度艰难。需要吸引各方面的人才,团
结全国人民,齐心合力,小心谨慎,花最大努力,才有可能突破难
关,取得成功。

9、中共情报机构特别厉害,组建、渗透和掌控反对派,制造谬论,
鱼目混珠,打压封杀真反对派,黄钟毁弃、瓦釜雷鸣,也特别厉害。
中国反对派总体上被中共情报机构玩弄于股掌的情况,也特别严重。
这些情况,大大牵制了中国真正的民主力量,使他们的民主奋斗,变
得极度艰难。也使民众寻求联合和合作,变得极其困难。

此外,还有其他许多困难。

所有这些,就是中国民主事业独特的、严重的困难所在。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网路文摘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10/0919/1793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