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大地主出身的彭湃加入中共成农民运动大王的惨剧

大革命时期的中共重要领导人、“农民运动大王”彭湃是广东海丰县,其家庭是当地有名的大地主。据彭湃自述说:“被统辖的农民男女老幼不下千五百人……男女老幼不上三十口,平均一人就有五十个农民做奴隶。”

彭湃长大后赴日本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科就读,在那里读到了河上肇翻译的马列著作,并曾亲自登门拜访这位日本的社会主义思想启蒙者,当面求教。1921年,彭湃回国后即在广州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又回县被任命为教育局长。他上任就组织县城学生高举写有“赤化”的红旗,举行五一劳动节游行。海丰的官绅大感惊骇,县政府马上罢了他的职。彭湃不在乎丢官,难过的是贫苦农民并无反应,认为是“洋学生”赶热闹。此后,彭湃下乡,于1923年初在海丰组织起中国革命史上第一个县总农会,并担任会长。同年,他加入中国共产党,还担任了国民党广东省党部农民部长,被公认为“广东农王”。

1925年,彭湃首次发动海陆丰农民起义,反抗军阀陈炯明,在当地建立起农民自卫军。1927年春,他到武汉参加中共“五大”,当选中央委员。后随南昌起义军南下广东,于10月间领导海陆丰农民配合起义军发动起义,占领了海丰、陆丰两县城,建立了苏维埃政府,开辟了地跨两县的革命根据地。不过,在“红色恐怖”的口号下,海陆丰的肃反政策有过火之处,面对强敌围攻又采取硬打硬拼,加上背靠大海没有回旋余地,根据地于1928年春基本失陷。在艰苦的斗争中,彭湃总是身先士卒,打仗时带头冲锋,他的爱人许玉庆也丢下吃奶的孩子跟着冲杀,并在战斗中牺牲。

作为中共早期的革命领袖,彭湃可谓是农民运动的开拓者和理论家,在发动农民、组织农民、武装农民反抗、进行土地革命、建立农村根据地等方面进行了大量的实践,为中共积累了丰富而宝贵的斗争经验。毛泽东曾称赞彭湃是“农民运动的大王”。但彭氏家族则痛呼“祖上无德”,骂其为“逆子”。彭湃自己说过: “除了三兄五弟不加可否外,其余男女老幼都是恨我入骨,我的大哥差不多要杀我而甘心。”

1929年8月24日下午,时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农委书记兼江苏省军委书记的彭湃,到上海新闸路经远里参加江苏省军委的会议。因白鑫告密被捕。在狱中,他连遭酷刑,腿部骨折,几次昏厥,仍不屈服。8月30日,蒋介石亲自下令,在龙华警备司令部内将澎湃枪杀。为了替澎湃报仇,周恩来除了起草了《以群众的革命斗争回答反革命的屠杀》告白书外,亲自组织策划,于1929年11月11日晚上11时许,中共特科人员在上海霞飞路将白鑫击毙。

中共元帅徐向前在回忆彭湃时说过:“……彭湃也有弱点,主观、急躁,有时‘左’一些,这同革命初期经验不足有很大关系。”

徐向前所说的“主观、急躁,有时候‘左’一些”是指什么呢?他没有具体讲,但实际上是指彭湃的激进。据海陆丰人将,彭湃在带领农民和士绅斗争时杀人是很厉害的,有时候竟然会给农运“积极分子”们限定杀人数额和指标。彭湃曾经厉声疾呼﹕‘把反动派和土豪劣绅杀得干干净净﹐让他们的鲜血染红海港﹐染红每一个人的衣裳﹗’他效法明末张献忠发布‘七杀令’﹐下达每一个苏维埃代表杀20个人的指标。海陆丰暴动后有一万数千人被杀﹐甚至出现复仇者吃人肉﹑吃心肝的现象。烧杀之惨烈﹐令人心惊胆颤。”在这种政策下,显然会伤害不少无辜之人。因此,海陆丰的家族之间仇恨余韵延续至今,暗中还有潜流在涌动着。

以暴易暴的结果就是导致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仇恨,到了“文革”时,这种报复落到了时任海丰县委书记的彭湃96岁的高母、长子彭洪和堂侄彭科身上:彭母被辱骂为“地主婆”、“慈禧太后”,日夜挨批斗;身为海丰县委书记的彭洪被以与彭湃有过历史“阶级仇恨”、某小学老师出身的“造反派”头头率人追杀,躲进深山后终于被搜出,当场就被砍掉了脑袋。为了宣泄仇恨,造反派们还将彭洪的人头裹起,让时任海丰县委副书记的彭洪妻子背着游街示众。彭洪妻不知所背的物体正是丈夫的人头,因此回家打开后顿时惨叫一声,晕死过去,自此精神崩溃,成了疯子。

彭湃的堂侄彭科也被砍了头,悬挂在海丰县城楼上示众三天之久。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真名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