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纽约民主人士讨论埃及革命:革命是中国唯一选择

—“埃及革命的胜利对中国的影响” -- 纽约民主人士法拉盛中国民主报社举行研讨会

2月15日,埃及人民迫使统治长达30年的穆巴拉克下台的五天后,纽约的部分民主活动人士和其他关心中国命运的人士参加了在中国民主报社举办的“埃及革命的胜利对中国的影响”研讨会,与会人士一致认为:从埃及的革命成功经验看,革命是中国的唯一选择,中共没有改革的可能,中国的民主革命任何时候都可能发生,所以现在就要准备好。

前辽宁省沈阳市委宣传部联络部长张凯臣先生表示,埃及的胜利影响巨大,从中共对有关新闻的态度就能看出:中共非常惧怕。但是要认识到中共的无比邪恶,应该向法轮功学员学习,广传“九评”,解体中共。应该推翻它,不和它谈改革。

退党中心代表李大勇表示,埃及人民的勇气、理性和对自己的明确诉求以及坚强的意志,和埃及军人的正义感给他的印象极为深刻。他建议所有人都积极传“九评”,劝“三退”,尽可能避免将来中国军人向民众开枪的可能,以最小的代价实现中国的社会转型。

曾六次正式坐过中共监牢的诗人黄翔认为,埃及是一人独裁,中国是一党独裁,从这一点看中国和埃及没有区别,而民主革命是为了维护人们的基本人权、社会公正。他相信,89年时已经有至少一个徐勤先将军拒绝向人民开枪,在20多年后的今天,相信会有更多的军人明白自己不是共产党的“党卫军”。

中国和平民主联盟主席唐柏桥认为,现在有很多含混不清的概念,如国内有些人要告别革命,他们企图要中共改良,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中共的血债太深重。

中国社会民主党的曾大军建议要给警察建立档案,以备将来的甄别和清算。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提醒大家,民主革命需要大家刻苦工作,还要方向对头。对中共已经没有和平演变的可能,中共已经堵死了除革命外的其他所有的路。

纽约时报中国问题研究员赵炎说,他的体会是在中国,人活得没有尊严,这就是民主革命的基础,而这是中共一手造成的。

上海冤民大同盟的葛丽芳说,如果不是中共掠夺自己的财产,自己是不会思考什么是民主、政治,现在她认识到,仅仅要回财产并不能保证自己过上平静的生活,中国的政治、民主需要每个中国人的参与。大纪元记者杜国辉纽约报导


纽约民主人士举办埃及革命对中国影响研讨会(图,视频)

2011-02-16

埃及民众18天抗议迫使总统穆巴拉克下台的戏剧性变化引起各界关注。2月15号,纽约法拉盛的民主人士举办了「埃及革命胜利对中国的影响」研讨会。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自纽约报导。

   

图片:「埃及革命胜利对中国的影响」研讨会现场。(紫荆摄)



下载视频文件



前中共沈阳市委宣传部联络部长张凯臣认为,这次埃及的事件令中共当局恐慌。
 
张凯臣:“非常害怕这种信息的传递,掩盖事实真相,同时扭曲的宣传,说明埃及这个事情、非洲、中东革命的蔓延对它们的打击是沉重的。”
 
研讨会的发起人唐柏桥连日关注埃及动荡,并广泛向各界发出消息。他表示,埃及给中国作出了典范。而中国人的退党运动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善举,是没有硝烟的战争。
 
诗人黄翔充满激情的说,埃及是个人独裁,而中国是共产党「集体领导」,是一个利益集团的独裁。中国军人怎么会愿意保护这样一个贪污腐败堕落的集团呢?
 
黄翔:“今天的军队,决不是皇家的御林军,也不是党国的党卫军。你想想,那帮家伙,贪污了那么多的东西,小三啊,小秘啊一长串,过着特权的生活,一个个都象皇帝一样,我们还要保卫它? 中国人难道弱智到这种程度吗?”
 
这次活动参与的听众非常多,很多华人由埃及戏剧性的变化联想到中国的状况,并关注埃及人的行动策略和方法。守护美国联盟的刘国华、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等纷纷发言。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导。

责任编辑: 王笃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11/0216/1961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