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谈我亲身经历:中共建政后中国农民一直反对共产党

作者:

我从小长在农村,我的亲身经历说明,中共建政后,中国农民一直反
对共产党。

我们家乡是中共游击区。中共建政以前的情况,农民对中共和国军内
争,并不很了解,只是因为双方都宣称抗日,所以农民出力支持和供
养双方。农民对双方都有帮助。

不过,实际情况是国军全力抗日,共军则在后面打国军。连共产党自
己编的富阳县志描述,都非常明确是国军守卫前线打日本,非常壮
烈;而共军则在后方发展,打国军。

但参加共军当兵的,主要是游手好闲的人和兵痞。当时的游击队负责
人,是我老乡,文革后成为我的忘年交好朋友,后来他就告诉我,当
时共军主要由两部分组成,大部分是找饭吃的,少数知识青年才有救
国思想,几乎没有人是要搞共产主义。共产党游击队手中有枪,农民
必须供养,到了村里,农民只能杀猪,游击队天天大鱼大肉。后来解
放军南下,整编地方游击队,生活艰苦加上政治整肃,原游击队很多
逃跑,部分逃跑后组织白军,抗击共产党。解放军在富阳县剿匪,剿
的就是我们家乡这些前共军游击队。我小时候还见过这些逃跑当白军
的游击队头头。后来他们都被枪毙。

浙江省余姚上虞慈溪等四明山根据地周围的共产党地下党,解放后被
共产党大屠杀,杀了很多,搞得余下的纷纷逃命。

中共建政以后,与农民的矛盾就迅速激化。土改,农民并不支持,工
作队动员的积极分子,基本上是地痞二流子。我的父亲是贫农,土改
时分得少量土地。但在家里,父母偷偷谈话,全都是反对土改做法的
话,尤其反对斗争地主等做法。土改时工作队在村里,一片恐怖气
氛,所以反对土改态度,只能在家里谈。不小心传出去,还差点被批
斗。

但是农民公开谈论得很多的,是离我们家十来里路的几个人被枪毙的
事情。其中,一个是捐钱捐地捐房创建富阳中学的老教育家被枪毙。
一个是回乡把自己土地分给农民的留法学生,中国航空前辈,曾经在
法国帮助过周恩来,他弟弟是周恩来下属,后来担任某部部长,他因
为曾经担任国民党空军高级顾问(农民传说是“总顾问”),等周恩
来要求放人电报到达,人却噎被枪毙了。还有一个学者,因为要关
押枪毙时,身上搜出毛泽东亲笔纸条,才幸免于难。晚上村中大家乘
凉,我听父亲和乡亲谈论的大多就是这些家乡的负面事情。

后来工作组走了,我们山区,天高皇帝远,农民的讲话,还是比较自
由。骂共产党的不少,也没人去告密。只有家庭成分不好的,地富反
坏,则小心谨慎,不敢公开骂,怕批斗(共产党农村开批斗会,一般
都动武,手臂粗的木棍都被打断。我曾经看到过一次,年纪小,感到
毛骨悚然。)

再后来搞互助组,农民还能接受。但很快搞统购统销,农民几乎全体
一致反对。晚上乘凉时,农民全都骂这个政策,没人支持。

再后来搞合作社,尤其是公社化,到处是一片骂声。我曾经参加合作
社和公社劳动,劳动时,大家谈话,人人都反对合作化。我没见到过
农村干部以外,真正的农民讲真正的心里话时,有人真心拥护集体化
的。当然,工作队开会高压下,农民言不由衷的话,例外。

再后来是大跃进大饥荒的荒唐事件,人相食,全国饿死几千万。我岳
父岳母安徽老家的亲戚,就饿死了绝大部分。共产党民兵四处站岗放
哨,不准农民逃荒。这种荒唐的人为饥荒大规模死人,人类历史上还
没有发生过。

后来共产党搞忆苦思甜,农民忆苦,都是忆大跃进大饥荒的苦。江南
鱼米之乡,从来没有饿死人的事情。抗战兵荒马乱,农民也没有挨
饿,与共产党建政后的贫穷相比,生活相当富裕。包括当地主富农长
工的,也是这样。要他们忆地主富农压迫的苦,他们就说东家酒肉招
待,对他们很不错,因为要他们好好劳动。他们忆苦,也是忆大跃进
大饥荒的苦。我们曾经到农村搞过半年多“社教”,碰到过不少这类
事情。

说受共产党危害最深的农民、被共产党变成当代贱民和现代农奴的中
国农民,拥护共产党,完全是胡说八道。

西方学者老说中国1949年是农民革命,国内很多人也往往这样认
为。这完全是受共产党欺骗。共产党制造假象,颠倒黑白的本事太厉
害了。实际情况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责任编辑: 王笃若  来源:网路文摘—6250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11/1117/2266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