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维权 > 正文

周向阳父母在监狱门口“不给儿子不走” 连警察都哭了

被非法监禁在天津市港北监狱(现改名为滨海监狱)的工程师周向阳自2011年3月5日被绑架,一直绝食绝水,抗议非法监禁、酷刑迫害。2012年1月16日,在绝食绝水三百三十多天之际,周向阳身体状况严重恶化,心跳每分钟只有40下,生命垂危,被送到天津市新生医院急救。在监狱仍不放人的情况在,周向阳父母开着自家的农用手扶拖拉机来监狱门口“住下”,对狱方说:“不给儿子不走!”
/news/data/uploadfile/201202/20120218164524646.jpg

/news/data/uploadfile/201202/2012021903170060.jpg


2月2日,周向阳家里人接到监狱通知后,赶去医院见周向阳。向阳母亲说:“下午我见到我儿子更瘦了小了。……当时没说完话,王大队就断了电话让我们走。我看见向阳是被人背着走的。”

父母要求接向阳回家,主管副监狱长李国语回话说:“人不行了再说!”

2月15日清晨,周向阳父母开着自家的农用手扶拖拉机,从秦皇岛的昌黎县老家出发,前往天津市港北监狱,要接儿子回家。驾驶的拖拉机每小时最快跑二十公里,而昌黎距离天津市有百多公里,加上路途不熟,两位老人一路风寒,一路颠簸,跑了十多个小时。

16日向阳父母到监狱门外,拖拉机停在了监狱门口对面的马路边。向阳父母决心已定,“不给儿子不走!”

17日白天,两位老人穿上状衣,拖拉机上也挂起了反迫害的条幅。警察上来要撕走横幅,并威胁老人脱下状衣,轰撵他们走。老母亲对警察说,你们要想把条幅撕下来,你们就先要了我的命,不放我儿子回家我们就不走!今晚上我们就在监狱门口住下了。

警察被震住了,没再敢撕条幅、撵人走,也没敢再捣乱,回里面去了。之后换了两个态度温和点儿的警察出来,转了两圈也回去了。接着开了一台警车停在拖拉机附近,警车上放了一台小摄像机之类的东西。

17日夜里,海外大纪元记者电话采访了向阳的母亲。记者问老人,睡在马路边手扶拖拉机里冷不冷?老人坚强地说:“我没觉得多冷,外面的警察都冻得没影了。”记者问:“警察还抢横幅吗?”老人说:“我把横幅的一头拴在手上了,他们抢不走。”记者问:“监狱还不放人?”老人说:“连有的警察都哭了,同情我们啊,可他们做不了主。”

记者请两位老人多保重,并表示大纪元媒体会对此事继续予以关注。

周向阳是天津第三勘探设计院工程师,因炼法轮功二次被中共冤狱迫害。 第一次,他被冤判九年。当时周向阳未婚妻李姗姗(唐山丰润人,毕业于河北师大外语系,25岁)为周向阳申诉,竟被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李珊珊获释后仍不改初衷,坚持探望向阳。她坚守婚约,顶着世俗的压力,等待向阳出狱。七年后他们终成眷侣。

2011年3月5日,周向阳出狱不到一年,再次被陷害入狱,一个新婚家庭被残忍拆散。

为了营救含冤的丈夫,李珊珊写下了自述公开信《一对年轻人的苦难经历:七年等待,九年冤狱》。公开信催人泪下,海外多家媒体转载报导。在周向阳的家乡也引起很大反响,引发秦皇岛昌黎县近十个乡镇两千三百人的联名支持、营救周向阳。

2011年10月29日,唐山国保从新天地超市摊位上强行带走李姗姗,后又要对她非法劳教两年。很多唐山民众看到李珊珊亲友写给唐山政府部门的申诉信《别再参与陷害我们唐山的女儿》后,纷纷表示愿意象秦皇岛联名救助周向阳那样,联名救助李珊珊。

“国际大赦”对周向阳一家人所受迫害,已经三次发文呼吁营救。

图为周向阳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于飞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