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余英时:谈乌坎村选举与中国政治改革的前景

作者:

广东陆丰市的乌坎事件,本来是一个小村子的小事件,但是从去年年底开始一直发展到今年二月才完全结束,在这个中间有四、五个月时间,引起全世界的注意。美国、英国、各国报纸、媒体都有介绍有评论。这个事情最近已经结束了,我介绍一下事情的本身。

村里的干部、党书记把老百姓的田卖掉,本身也能赚到大钱,然后给村子里面带来很多的钱,个人的好处就很多了,所以这里面就有涉及到各种各样的关系,就是建立工业园啦、商品房啦,这都是官商勾结的。

最后是在今年二月执行选举,第一个是官方就是省的工作委员会,这个工作委员会驻进村里面,选出一个新的村党书记。这个书记选出来以后,然后就召开会议,让选出代表,然后这些是怎么出来?最后是选举,选举是村民直接投票、无记名投票。

这件事情得到全世界的注目,很多记者都去照相,我们在电视上也看到,确确实实是自己投票的。不过呢,官方还不是那么放心,所以有大批的武警在左右看着,有些记者不让他接近村民。所以虽然说是无记名投票、自由选举,可是中间还有一些威胁在那里面。

不过,无论如何这是破天荒的事,这个事情从前可以说是没有过的。第一,它允许村民自己代表出来跟省政府谈判,而且在几个月期间党根本不存在,村民基本上自治。第二,让老百姓真的无记名直接投票,而选出来的人都是本村的人支持的。

我们知道这件事情目前可以说是告一段落,可是这个事情到底怎么样?乌坎村是不是可以变成一个模式在全国都可以仿效、各村都可以照这个办法?我想是很成问题的。到目前为止,这是一个特殊情况,党并没有认为这是一个普遍的模式,可以在全中国实行的。

所以从这方面看来,这个选举只有地方性的意义。可是这个选举本身之所以存在,是由于党派斗争的结果。我们知道汪洋是团派的人物,也就是胡锦涛团派人员之一。因此《中国青年报》对这件事非常加以赞扬,而且汪洋很明显地大家都知道跟重庆的薄熙来唱对台戏的,所以在这两个唱对台戏的情况之下,汪洋要走出另外一个面目,这个面目就是改革开放。这个改革开放就是实现在乌坎村的处理上面。

另外一方面,汪洋处理在这件事情的时候,薄熙来地位还是很稳固,而且他“唱红”的声势在全国来讲要比汪洋大得多,他们两个争的就是要进入中央政治局的常委。从某一方面看,薄熙来显然占了上风。可是没有想到在二月的时候,忽然发生了王立军事件,薄熙来变成落马人物了。

这样看来了,乌坎事件本身是跟今年“十八大”换届是有关系密切的。换句话说,这是权力斗争的一个前兆,我们在今天才能看得清楚。在乌坎事件刚刚开始的时候,在汪洋最初用宽厚的态度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我们看得还不是很清楚,现在看起来是很明显的。

因为最近在北京“两会”以后,汪洋在广东传达“两会”主要的精神,特别强调的就是改革开放是党的基本路线。而这基本路线是因为薄熙来垮掉以后、至少失势以后,一个新的发展,而跟温家宝提倡政治改革,又有一些密切的呼应。

所以这里面扑朔迷离,我们现在还不敢说到底是不是会有改革。共产党要它放弃一党专政、真正地开放改革,我相信是很困难的。不过开放改革成为一个口号、成为一个号召的力量,还是存在的。党内本身就有分歧,有许多党内的人就说不要政治改革、不再继续开放,以镇压的方式,党可能会陷入危险。而另外一些人,包括团派、包括温家宝的经济改革派,都认为非政治改革,经济改革就不能再进行了,而且遇到的社会的危机也非常大了。

所以共产党内部至少有两种态度,这两种态度是尖锐对立的。而汪洋正好站在改革开放的一面,至少他表面上是如此。他是不是内心认为可以开放、开放以后又有什么后果,这个还没有资料可以让我们做进一步的分析。

不过我们可以说,目前乌坎事件所表现的是与今年统治阶层换届密切相关的一个事件。这个事件我们现在不能给它一个普遍的意义,因为其它的村子、我记得湖北已经有一个村子想援引乌坎为例,但是没有得到当地的党跟领导干部的同意,所以乌坎事件并不能成为一个乌坎模式。但是,如果改革开放变成占上风的时候,所谓这样一个缺口,就是乌坎事件所打开的一个缺口,还是有很大意义的,可以使老百姓群起而效之。

责任编辑: 于飞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12/0414/2424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