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政党 > 正文

民运中的很多事情 越研究越让人感到惊心动魄

—徐水良答网友质疑:国内和坐牢不是保护伞

作者:
徐水良答网友质疑:国内和坐牢不是保护伞。监狱不是保护伞。如果坐监狱的人,发表影响很大的错谬无论,就可以受到保护,就应该受赞扬,就应该让他们的谬论去欺骗民众,那中共就可以让80%或更多进监狱的人来发表谬论,难道我们都要赞扬,都要让那些话去欺骗误导民众?

徐水良答网友质疑:国内和坐牢不是保护伞

监狱不是保护伞。如果坐监狱的人,发表影响很大的错谬无论,就可以受到保护,就应该受赞扬,就应该让他们的谬论去欺骗民众,那中共就可以让80%或更多进监狱的人来发表谬论,难道我们都要赞扬,都要让那些话去欺骗误导民众?

我也是几次坐牢,长期坐牢的人。坐牢总年数,迄今仍然超过刘晓波,迄今大概仍然是刘的两倍。我在监狱从来没有屈服,从不认罪。也没有讲过多少违心话。但为了保护自己,如果没有必要,也是尽可能少说激进的话。有的无关紧要的小的违心话,也说过几句。但我在国内时,非常希望海外能够批评我们国内过分软弱的话。而且希望,如果我们入狱的人,为了躲避中共酷刑或死刑,不得不讲违心话,我也是希望海外纠正和批评。讲几句违心话保住性命,应该是值得的允许的。例如坚持自己的文章没有反党反社会主义反马列主义,坚持自己没有反对和颠覆政府等等违心话,应该是允许的。但海外赞扬这些违心话,却是不允许的。

对国内的过分软弱的那些话,理应由海外来批判。我们国内的人如果出来批判,危险很大。但结果,我非常失望,海外往往赞扬这些话, 最后,我在国内,却不得不出来批驳那些错误的东西。因此,我体会非常深,海外如果把坐牢和国内当作保护伞,说批判他们,就是不道德等等的理论,这种做法,其结果,就是把危险推给国内。所以我在出国前极力反对和批评此类理论。并且由于体会深,出国以后,仍然继续批评此类理论。

海外理应表现激进,批判国内软弱的话,是海外的本分。因为这是对国内的保护。包括对国内批判者和被批判本人两方面的保护。相反,不切实际地赞扬某人勇敢,却给被赞扬的带来危险。

对刘晓波,我至少研究了十五年。民运中的很多事情,越研究,越让人感到惊心动魄。

至于一些普遍性的规律,我已经再三说过。这里只是简单提一下。例如:监狱中的软骨头和出来后的激进“勇敢”,往往是一般的软骨头线人,尤其是中共要树立榜样加以捧抬的线人的普遍性特点。因此,软骨头急剧转化表现的“勇敢”,恐怕并不是改正软弱的标志,相反,却往往是软骨头线人无需表现软弱、却需要表现“勇敢”改变过去、重塑形象的特点。对这些人,要特别小心。相反地,对那些曾经软弱,出狱后继续软弱的,却往往不必太小心。

=======

我重复一遍:“监狱不是保护伞。如果坐监狱的人,发表影响很大的错谬无论,就可以受到保护,就应该受赞扬,就应该让他们的谬论去欺骗民众,那中共就可以让80%或更多进监狱的人来发表谬论,难道我们都要赞扬,都要让那些话去欺骗误导民众?”

我也是从国内出来的,坐牢的年数迄今仍然大约是刘晓波的两倍,而且是在不断杀反革命的年代坐牢。我不认为监狱是保护伞。反对把监狱当作保护伞。也不认为必须无限推崇国内。我在国内时就坚决批评王炳章正义党等主张国内领导海外的这些说法,说,“国内领导,怎么领导?”指出主张国内领导和把监狱当保护伞,都是一种计谋。实行这些谬论,无非是把领导权交给特务线人。因为国内组织,中共通过抓人,“三抓两抓,就可以把民运领导人中的真反对派抓进监狱,留下特务线人来领导。”“在一党专制下坚持国内领导,实际上是坚持共产党通过特务线人来领导。”等等。

还有,如果监狱是保护伞,那么,中共只要装样子,把特务线人表面上抓进去,不仅可以塗金,而且可以在监狱(或暗中到宾馆)中发谬论,无所阻碍地欺骗反对派和民众。中共为保护他们的特务线人或者为之涂金的做法,抓抓放放及至判刑,是基本手法。为了保护,连表面判处死刑,实际改名换姓到另外地方生活的都有。如果国内和坐牢就是保护伞,那你就让中共牵着鼻子走吧。

这里的问题就在于正确认识和判断,需要特别慎重。但不是把国内和监狱当作保护伞。

2012-10-15日

责任编辑: 王笃若  来源:网路文摘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12/1017/264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