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山西苯胺泄露致羊流产 刘云山暗批李小鹏?

山西发生隧道爆炸瞒报,被《人民日报》等官媒炮轰。5日,中共全国宣传部长会议上,现任常委刘云山讲话称,“问题是时代的声音”,新华社官方微博接连发出多条微评进行解读,外界对此分析为,刘云山所言是暗批山西代省长李小鹏。6日,山西长治市苯胺泄漏事故曝光后,新华社发评论“事故瞒报迟报就是对人民的犯罪”。

山西长治市一家化工厂的苯胺泄露事故,导致怀孕的羊流产。山西瞒报紧跟着瞒报,且此事故人命关天,引发更大民愤。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张鸣质疑,山西是瞒报大省吗?很多民众再次炮轰李小鹏——把“代”取掉吧,辞职!

河北河南受污染民众恐慌山西瞒了5天终露馅

山西当局因瞒报南吕梁山铁路隧道爆炸事故而一直被外界聚焦。2013年1月5日,河北邯郸城区突然大面积停水,市民疯狂抢购饮用水。原来是去年12月31日7时40分,山西长治市下辖潞城市境内的山西天脊煤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生苯胺泄漏事故,导致流经邯郸的漳河在其上游山西境内发生水体污染。

但事件整整瞒了5天,导致滚滚毒水流向河北、河南,下游上百万的人口处于停水、抢购饮用水的恐慌当中。

官方报导,山西长治市天脊煤化工集团巡检人员早于去年12月31日发现苯胺泄漏。5天来泄漏总量38.7吨苯胺,经截留后有8.7吨流入浊漳河道,水中苯胺浓度一度超标700倍。河南安阳市也因发现水体中苯胺超标,暂停使用红旗渠、安阳河等水源。

事后长治市长张保称,受苯胺泄漏事故影响的山西境内河道长约80公里,以及28个村的2万多人受到波及。

对于民众质疑的为何事隔5日才通报?据中新社引述长治市新闻中心办公室主任王一平的说法声称:“我们都是按照规定程序报的,并不是晚报5天。发生了污染以后,只要污染不出长治的边界好像就不用往省里报,自己处理就行,一出边界了这才需要报,再详细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人命关天:污水致羊流产——山西是瞒报大省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导,从天脊煤化工集团厂区下浊漳河下游走大约20公里,是天脊集团排污渠直接通入浊漳河的交汇处。当地村民说,河流被污染,没有人通知他们。这两天羊饮了河水,羊怀的小羊流产了。不该流产就流产了。

村民靳小红说,四五天前,那几天河水是红的,也有沫,洗衣服沫一样,伴有红色,以前不是这样的。河水污染了之后,村里也没通知,没人管。老百姓不知道。

去年12月25日,中铁隧道集团二处山西中南铁路某隧道发生爆破事故。直到年底外媒报导,事故才得以曝光。今年元旦,山西代省长李小鹏在现场称:要对“事故瞒报零容忍”。然而,此时长治的苯胺泄漏瞒报事件已然发生。

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张鸣质疑,山西化工品泄露,5天之后才汇报,坑爹呀。前面死人瞒报,现在泄露瞒报,山西是瞒报大省吗?

法律学者徐昕表示,又见山西瞒报!重特大事故须两小时内上报,神奇的五天,看代省长这次怎么说。这水喝了会要命呀!

中国民主同盟盟员,第十一届芜湖市政协常委周蓬安在微博中称,山西已经是习惯性瞒报。

河南的一位经理人孙先生表示,首先新闻封锁了五天,这种人命关天的污染大案不报导岂有此理!实在掩盖不了才报导,置天下百姓饮水安全于何处?

民众王俊强表示,山西瞒报事件一而再的发生,某些人该考虑辞职了吗?

刘云山暗批李小鹏?新华社评论:瞒报是犯罪

2013年开年,山西铁路隧道爆炸事故瞒报沸沸扬扬,党媒《人民日报》炮轰山西当局——瞒报对谁最有好处?直指瞒报的主谋是谁?

1月5日,中共全国宣传部长会议在北京召开,现任常委刘云山在会上讲话称“问题是时代的声音”。新华社官方微博新华视点也接连发出多条微评进行解读。

其中有:“曾几何时,一些领导干部不敢直面,害怕甚至掩盖问题,不善于发现、研究和回答问题,或搞一言堂,不允许百姓提出问题、表达不同声音。纸里包不住火,问题一拖再拖终归不是办法,甚或小事拖大、大事拖炸。”

“……,但无视问题、回避问题、压制问题已成了不少官员的管理惯性,个别官员甚至还在制造问题,对这样的作风要坚决亮起红灯。……”

1月6日早,新华视点再发微评:“鸵鸟在遇到危险时会把头埋进沙堆里以为这样就安全了......

6日,山西长治市苯胺泄漏事故曝光后,新华社发评论“事故瞒报迟报就是对人民的犯罪”称,在“人人都是编辑记者”的信息时代,任何一起事故发生后都不可能瞒得住、骗得过。试图抱着侥幸心理,企图一拖再拖之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无异于掩耳盗铃。

有民众跟贴表示:愤怒!为何狗胆包天敢瞒报?政府监督在哪?

长治“道歉”被轰敷衍是否谎报?

长治市政府在1月6日连续开了两场发布会以后,7日上午再举行发布会,长治市市长张保以“三个没想到”为瞒报辩解(称“迟报”),并表示向公众道歉。会上,山西天脊煤化工集团党委书记王俊彦亦表示道歉。

对此,民众不买账。“肖寒一剑”说,仅仅道歉够吗?事故的直接责任人要处理,负有领导责任的人要处理,瞒报事故的决策人是谁?该不该处理?

“东方明珠”转发评论:瞒报事故是有恃无恐,后台有人。勉强道歉,是敷衍塞责,蒙混过关。“胡小毛-法眼”则称,如此恶劣影响,岂能一声道歉就可溜之大吉?

而新华社报导称,还有“三个疑点”悬而未决:原本应该封闭的苯胺罐区为何有条“捷径”直通河流?“迟报”之外是否还有谎报?为何山西泄漏的苯胺,而污染河北漳河的却主要是挥发酚,挥发酚从何而来,是否还有其他污染源?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吴量 来源: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