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文集 > 正文

余英时:科学与民主相结合 方励之、许良英等知识人

方励之(资料图)

方励之(资料图)

我们知道方励之在1989年六四以后,中共要逮捕他迫害他,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进入美国大使馆,进去以后就变成一个僵局,共产党非要他不可,所以在这个情况下,他就在北京大使馆前后待了差不多一年多一点,到1990才离开到英国,然后从英国到美国。在这一年多的时间之内,他写了一本自传,从他北京的家开始,一直写道1990年走出中国。所以这几十年的历史是很重要的,是他亲身经历。

他太太李淑娴女士也是一位很好的学者,很好的教授,同时也是民主运动的领袖。所以他们两人是互相唱和,同时进行科学跟民主活动,对中国青年一代的影响非常重大。自传在20多年后才见天日,是由台湾的天下出版社主办。出版之前还请了人写序言,像李淑娴本身就写了一篇很长的介绍,很感动人的。

另外一个更值得注意的就是许良英先生,许良英写序的时候是2012年10月,许良英已经离他死亡很近了,只有三个多月了,因为许良英先生在2013年1月28日就去世了,所以这说不定可能是许良英先生生前最后的绝笔。许良英先生还有一个最值得称道的是,他是我所看到的早期知识分子,我叫知识人。早期中国五四以后知识人在信仰共产主义、马列主义以后,觉醒最彻底的一位。他在反右以后成为右派分子下乡去工作,等于是农人一样,可是在这个期间,他把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全部看了,也把列宁的东西都看了。所以他觉得马克思主义开头就是错误的。所以他反省、批判,一直批判到马克思本身,不像其他人,总是觉得马克思是好的,但是共产党是把马克思主义搞坏了。我认为许良英先生的重要性在于他的同辈人中间,没有人可以相比的。

方励之先生可以说一生奉献给了科学和民主,他对民主的贡献引起全世界的注意,在中国引起很大的反响,在青年中间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所以广为人们注意。至于他在专业方面的成就,因为一般人也不懂天文物理学,就不知道,以为他到美国以后好像在政治上消沉了,政治上不是那么活跃了,因此就好像很失落,好像方励之从此完了。这是共产党在他去世以后在《环球日报》上社论的一种意见。其实这种观点是非常可笑的,不但不懂方励之,而且也不懂科学。我所看到的国内崇拜他的青年人有的是,因为追求真理是人的本性。只要不是在一个非常扭曲的社会,追求真理的人总是会不断出现。

但另外一方面,在共产党的领导之下,现在青年人是权力为是,毁灭一切,现在用钱来腐蚀一切,结果科学界反而造成好像虽然有钱,没有显著的成绩,甚至是抄袭之风在科学界常有所闻,我们已经很多次听到有中国人在西方杂志上投稿,结果发现是偷窃的,是抄别人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中国虽然已经所谓改革开放三十年以上了,但是并没有产生值得重视的科学家。像日本已经有物理化学方面的诺贝尔奖,但是中国一个都没有。中国人过去得奖的都是美国的公民,并不是在中国研究而得到诺贝尔奖的。而且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获奖的迹象。

所以,我们从这里可以了解民主跟科学是不能分的,科学需要民主的一个社会体制,民主也需要有科学的不断进步,然后才能有各方面的改善。所以民主与科学的结合是非常重要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刘诗雨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