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袁裕来律师:取消信访排名 很危险的信号

中共2005年设立信访排名制度,就是把到北京的访民数量作为地方官员的升迁的考核标准。地方官员为了政绩就动用警察、雇佣社会人员“截访”,殴打、非法关押上访人员。这一次,中共三中全会放风说,要取消排名,让地方政府解决问题。

袁裕来律师评论说,这是“很危险的信号”。袁律师说,“信访取消全国排名,其实质就是中央减弱对地方政府的监督,说得直白一些,就是对于老百姓遭受冤屈,中央不再强势过问。

说是把“把矛盾化解在当地”,当然是一句空话,连信访排名的高压下,直接关系到地方党政领导的升迁,地方都不愿解决或者解决不了矛盾,压力小了自然就更不可能化解了”。

这个分析十分在理,取消排名也就是中共中央再也不想听访民的呼声了,哪怕是假装的,都不会再听了。访民们本来就是与中共地方官有官司,中共中央让地方解决,就是强盗做法官。“掩耳盗铃”自然是没有压力,但是“掩耳盗铃”的下场就是被抓。百姓们的冤情被压制,就像积累火药一样,爆发出来就是埋葬中共。

袁律师最后说,“在解决尖锐官民矛盾的替代措施出台前,取消全国信访排名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我们这里可以深入分析一下,官民矛盾的根源在中共,而中共垄断了司法、执法、行政、军队,百姓的问题是不可能解决的。

大家可以想一下,拆迁导致民众上访,但是“土地财政”是中共养地方官员的政策,百姓告官怎么能赢呢?不可能。镇压法轮功学员,是江泽民和中共狼狈为奸共同作恶。至于法制缺失、公安不法这些也都是中共镇压百姓的需要。

百姓的问题要解决不在于劳教、上访的改变,而是在于百姓生活在一个什么制度之下。如果拆迁的百姓生活在美国,私有制得到保障,那么百姓直接可以把政府告上法庭不需要上访。所以解决中国官民矛盾在于解体中共、法办人权罪犯。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新唐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