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官场 > 正文

村官6年打白条在小饭馆吃饭维稳

赵庆文紧紧地攥着一沓黄白绿相间的单据,有十多厘米厚。这些单据是济南港沟燕棚窝村村两委在2005年到2011年3月,6年多在他饭馆里消费后打的89174元“白条”,上面有每顿饭消费的酒菜名称。而吃饭的缘由,有上面来检查工作,也有村民集体出工,甚至还有因为安抚上访户吃的饭。

赵庆文手里的单据摞起来有十几厘米

单据摞起来有十几厘米高

赵庆文个子不高,身材敦实,眼里血丝明显。打开手提的红色无纺布袋子,赵庆文拿出了一沓饭店的消费单据,用橡皮筋扎着,叠得非常整齐,足有十几厘米厚。

这些单据,是村两委干部在他饭店吃饭后留下,他没拿到一分钱的饭钱。

2004年年底,曾在济南历城招待所干厨师的赵庆文在村里开起了饭馆,到2011年3月,因入不敷出,饭店被迫关了门。“不敢再继续开下去,要不还不知道他们会再赊多少账呢。”说话时,赵庆文的嘴唇不停抖动。

几年下来,有些单据的边角甚至有些磨损了,“每一年的单据,我都用订书机订好,这样找起来方便”。每一张单据记录着每顿饭当时点的菜、喝的酒,上面还有前任村两委负责人和现任村两委负责人的签字。

上级来检查吃饭,安抚上访户也得吃饭

计划生育检查、贷款、办事处检查村务、大坝修理、电工维修电路……村里招待吃喝的五花八门的缘由,被详细记录在每一张单据上。

“上面来领导检查,我们感觉应该留人家吃个饭。”9日上午10点左右,前任村支书赵承才告诉记者。

当然也有一些个别例子,例如维稳。赵承才称,村里曾经有一个上访户,上面派人和村里一起到上访户家去做工作,“有时候也会一起吃饭。”

2008年12月10日的一张单据上,写着羊肉丸子、羊肉片及小料等,还喝了一瓶价值20元的清照园,一共花了139元,单据上写着“办事处来为村务”的字样。

2009年10月15日的单据上列出了10个炒菜、6盒将军烟、一箱崂山啤酒,一共花了382元钱。

还有一张印着“燕棚窝村村委会”的信纸上面写了一个证明:“赵庆文为新农村建设等应酬共计饭费5845元”。赵承才介绍,那段时间是村里建设“生态文明村”消费的。

村支书、主任签字认账用了一个小时

欠款一年年积压,前任村两委总以村里没钱为由一拖再拖。“2011年村里换届,村两委负责人换人了。”赵庆文两头跑,“主任推书记,书记推主任,我夹在了中间。”

2013年10月,在现任村支书周德亮、村委主任王延松及前任村两委负责人在场的情况下,周德亮和王延松接过了所有单据,承认了前任村两委的欠账。“街道办事处东梧管理区的会计审了赵庆文的账单,确实属实,我和村主任就签字认可这个账单。”9日晚上,周德亮说。

一共有100多张单据,两人签字就用了一个多小时,上两届村两委欠下的钱就转到现任村两委头上。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大众网-齐鲁晚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官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