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李鸿忠给李娜发奖金 纳税人穷追不舍 哪儿来的80万?

2014年1月27日中午,湖北省委书记、省长在武汉会见刚刚赢得澳网女单冠军李娜时奉上80万奖金。对此,广东律师庞琨向湖北省政府申请信息公开,一问:奖励李娜80万元的法律依据;二问:奖励李娜80万元奖金的来源;三问:奖金支出是否符合政府财政预算支出;四问:奖金支出是否有合法审批手续。

面对报纸、网络一边倒地质疑批评之声,湖北省体育局局长在29日出面解释,80万元符合政府奖励冠军运动员的政策。这不仅没有平息人们的质问,反而强化了继续追究的决心。

两年前,2011年7月湖北省和武汉市政府也重奖了获得法网冠军的李娜110万元,虽然也是嘘声一片,但是,显而易见,眼下民众的抗议之声要强烈得多。这反映的是,在过去两年间,中国人的纳税人意识和公民意识有了相当普遍的提升。人们不依不饶:谁给了政府官员这一权力?不仅在微博、网络之上,官方报纸、电视台、网络也同声质问。比如人民网评论:“首先,政府支出必须严格履行预算程序,这笔80万元的奖励支出有预算吗?其次,财政支出必须遵守公共性原则,只能用于公共服务,职业球员拿冠军,与公共利益有何关系?”

那么,是谁在一个劲儿地慷纳税人之慨讨好李娜?借人家的光贴自己的金,演出“夺冠归功于正确领导”的老戏?原来,前后两次发奖金的是同一个人,名叫李鸿忠。他是大权在握之人,既是湖北省委书记又是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就在1月25日李娜夺冠的前两天1月22日下午,湖北省十二届人大二次会议才刚刚闭幕,正是这位李鸿忠做的闭幕讲话,说要“进一步加强对‘一府两院’的监督,促进依法行政”。会议期间,人大代表审议了湖北省2013年预算执行情况和2014年预算的决议。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田承忠强调:公款姓公,一分一厘都不能乱花,省直部门必须管好用好公众资金。财政资金用到哪、用得好不好,要对人民群众有交待,要主动接受监督。打酱油的钱绝不能用来买醋。

既然如此,我们可以把问题进一步细化:不是说省委省政府奖励的80万元吗?那么,1:省委的钱是出自党员的党费吗?2:省政府的钱是出自省政府职员的捐款呢?还是财政开支?3:如果是财政开支,人大是怎么监督的?也就是说作为人大主任的李鸿忠,通过什么程序监督省长动用财政的钱?4:省长是依法行政?还是违法行政?李鸿忠与省长同台送钱是为其背书还是枉法?5:此80万属于刚刚审议通过的2014年预算中的哪一个项目?还是根本不在预算之列,是湖北省委省政府擅自挪用公款,以权谋私?总之,中国的网民这一次绝对会牢牢盯住他们。但愿这样的公众参与,促使中国走向预算民主。

可想而知,中国的财政透明度处于极低水平。表面上,有信息公开条例,国务院也要求扩大公开范围,细化公开内容,提高公开质量和实效。但是实际上,政府编制预算中的“类、款、项、目”只有十分有限地公开。从根本上,他们忌惮和排斥公众参与监督。近年来,一些学者致力于推动预算法的修改,路程崎岖。比如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韦森就是一位努力者。他一再说明:民主政治的核心是税收和政府财政收支权的制衡问题,是民主预算问题,是限制政府的征税权以及政府财政支出要受到民选代表的实质性审议和制约问题。退下来的原央行副行长吴晓灵也在呼吁“只有通过立法让财政公开透明才能够问责,才能够更有效的解决财政预算的评估问题”。

然而,其中的悖论是:要想发挥人大的功能,真正地、而不是走过场地审议、制约和批准政府预算收支,就必须有真正愿意并且能够代表公民利益的独立人大代表,就必须放开基层选举。否则,民主预算就不可能实现,政府随意拿纳税人的钱给世界冠军发奖金的情况还会继续存在。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刘诗雨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