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刘进图今天被斩 明天被斩的可能是你

由李慧玲被封咪,到驱蝗事件,到蓝丝带表态,再到反灭声游行,香港终于在酣睡迎来了新的黎明:掀开被铺看见血淋淋的马头已给割下放在被里。恐吓、威迫等事件,在社会上往往看似无迹可寻,没有血手印一样的斑斑血迹证据确凿,但染出来的恐怖气氛却是实实在在盘桓在各人头上的。

李慧玲被封咪,有些人就要求李慧玲像法庭一样拿出“实际证据”,然后却用忆测去反指事件只属个人纠纷,硬说与言论自由无尤。临近商台续牌之日,陈志云挂虚衔的不寻常调动,还有仓卒粗暴的解雇安排,有可能泄漏记者线报来源的“代你执拾”方式等等,早已指明事件背后必有政治黑手,然而那些人却摇头晃脑要求“证据”、“理性”、“逻辑”。

驱蝗事件不能说是很高明的策略,但无疑是一种明确而强硬的表态。很多人又会很理性地跳出来说这样只会落人把柄,别人不高尚,自己做了这等事也只会一样不高尚。问题是现在不论是坏旅客抑或故意放手不管的人就是无赖行事,就是利用你的“洁白”借用你的“理性”去走罅。刘进图当初自己出面为调动总编明报事件降温吧,够听话了吧,够理性了吧,够温和了吧,够和平了吧,还不是被人斩?你以为你够温和够洁白够理性够非暴力,就没有把柄了吗?那只是予人机会将“把柄”的标准重新定在你以为够“温和理性非暴力”的新位置而已!大前天黄毓民那种叫激,所以被袭,前天郑经瀚那种叫激,所以被斩,昨天李慧玲那种叫激,所以被撤,今天刘进图这种也叫激了,所以被斩!这种自以为爱与和平的“忍让”、“坚守”,不过是使强权有机会重新定义何谓“过激”的一道盾牌而已。

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后得一夕安寝。起视四境,而秦兵又至矣。然则诸侯之地有限,暴秦之欲无厌,奉之弥繁,侵之愈急,故不战而强弱胜负已判矣。至于颠覆,理固宜然。苏洵.《六国论》

之前明报撤总编事件,已有很多人说明报员工早该罢工,早该更强硬,更明确表明拒绝。网上这种批评的声音不绝,另一方面不少明报的员工就觉得满肠郁结,认为市民大众不够支持,又对误解了明报人,以为明报人不够强硬感到极为委屈。当中不少人睁圆了眼睛,焦躁不安地指其他人不了解明报,诋毁了无数默默耕耘的前线好员工,那些批评的人通通只作壁上观却连行动也没有。民情是要引导和聚集的,连明报自己也无法造出声势,旁边的人纵使关心,又怎置喙加入?及后加上李慧玲事件,记协等才组织了蓝丝带行动,才急急忙忙举办了游行。

丝带绑了,又怎样?游行了,又怎样?第二天,你连头条也不是!

很多人担心驱蝗行动是“野蛮”、“不理性”,担心政治黑手掺入就会挑动这股野蛮和不理性的情绪,造成社会的混乱。这是真确无误的。然而坚守温吞的“理性”、“文明”,但又欠缺毅力,欠缺组织,却是同样,甚至反过来有助政治黑手扩张版图,让参加者满足“一日抗争”的虚荣心,以“做了好事”去填补责任的空虚感,最后安于现状,让新的“现状”定义生活。驱蝗的策略并不高明,但确实折射了普罗大众的不耐和焦躁,连知识份子也不去理解和同情这道民情,不出一策去以更高明的方法去表达同样的诉求,汲汲于自我满足的虚假理性,乐于在不见舆薪的情况下继续自欺欺人,这道自以为是的“理性之网”就空洞得让政治黑手予取予携。下笔万言,胸无一策,只懂得批评普罗大众的直观反应。这就像一个人被动物袭击,起而自衞,旁边一个腐儒忙不迭跳出来说你杀死动物实在太残忍太暴力,你为何不跟他念经传教说道理说服牠呢?

请去洗个冷水面,清醒一下。一个负责任的公权力,一个文明的社会,确实应该用谈判,用透明的程序,用贴服的伦理去处理社会上大大小小的问题。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现在的社会,很明显已经不是你出来游游行,发发声,写写文章,就能带动改变,就能推动改变的。公权之崩坏,就是刻意的不作为,刻意的似是而非,要求合理的推测提出证明才调查(如特权法,如警察要求报案人提供证据才查案),普罗大众的反应变得焦躁,纵是负面情绪,却是可以理解的,应该集合引领,而非帮助堵塞减压。说驱蝗不文明,请拿出更坚定的行动去与大众站在一线,而非站到另一边去指责人有情绪是不理性就算数。同样地,今天刘进图被斩,已不是什么商讨日,什么爱与和平的空言大话能够制止恶化的情况了,坐言起行,行动一定要升级,才能坚守阵地。不论是罢工,抑或长时间的占领行动,已是迫在眉睫,商讨下去,解放军码头建好,镇暴可期。而腐儒届时还会说你们不够理性。

于是当张秀贤说星期日明报受整顿,明报便不惜加上附注即时指张秀贤“无中生有”,明报旗下的评台继续刊登屈颖妍指林慧思不用上班有钱收是“笋工”的荒谬之论,这便是明报自以为知识份子的“理性”、“持平”之害。时移世易,这些漏洞即使微小,却已瞥见背后政治打压黑手的强大,感到窒息的气氛。仍然在摇头晃脑说理性,说逻辑,说证据,无异于盘膝清谈的腐儒。“无事袖手谈心性,临危一死报君王”,腐儒害人,为害之烈,大抵如此。

余曰:“宋、元来儒者却习成妇女态,甚可羞。无事袖手谈心性,临危一死报君王,即为上品矣。岂若真学一复,户有经济,使乾坤中永享治安之泽乎!”颜元.《存学编.卷一.学辨一》

今天明报刘进图被斩,明天被斩的,可能是你,你,还有你。

(原标题:无事袖手谈心性,临危一死报君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离经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