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陈思敏:中国媒体人与其自杀死何如自觉生

——何苦轻生 力荐中国媒体人必读一篇文

今年,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前后一周的时间,中国新闻界却弥漫着一股死亡的哀伤。

据报导,5月4日,年仅35岁的杭州日报集团旗下都市快报副总编辑徐行自杀身亡。在此前,4月28日,入行近30年的新华社安徽分社副社长、总编辑宋斌在办公室离奇死亡。

徐行之死,官方仅以微博发文称,他久病厌世系因患有抑郁症和严重失眠,但报社同事从不来不知道。至于宋斌之死,截至目前,新华社及安徽方面尚未公布他的死讯及死因。而据其他媒体报导,宋斌被发现当时在办公室呈“自缢”状态。

一周内两名媒体人的非正常离世,令人唏嘘却不令人惊讶,但抑郁症或自杀已经不能说明中国媒体人,特别是“党的喉舌”所承受之压力与风险的真实写照。

例如宋斌,新华社自己的资深编辑死了不能报导,新闻竟然还要由其他媒体发出来,至今,宋斌的同事也都是从别的媒体才得知有关他离奇死亡的消息。而接近宋斌的人说他“豪爽能喝酒”心情开朗身体好得很,不可能抑郁轻生。只是“豪爽能喝酒”这是在评价一个国家媒体的资深总编?难怪圈内人说官员自杀是畏罪,而媒体人“自杀”是因为知道太多大老虎的秘密。

中国媒体人的忧郁果然不是蓝色,而是黑色与血色。其实盘点今年4个月以来,让中国无数媒体人无限感叹的是,已经有不少同行因病或其他原因离世,尤其是在电视圈案例更多,不过就像新华社的宋斌一样,许多都被隐而不报。

举世公认,中国的媒体与媒体人真的很郁卒。新闻作为社会公器,负有揭露真相,曝光社会黑暗的天职,但中共治下的媒体,必须装瞎装聋又作哑,不但不能根据新闻事实报导,甚至还要昧着良心配合党的需要造假新闻,隐瞒真相。

直到现在,中国媒体连周滨的爸爸是谁都不能不敢说,反而还边鸵鸟边自我感觉良好的“你懂的”,难道不憋得严重内伤吗?而这样不能以人民耳目自许与自居的媒体与媒体人,中国老百姓要来何用?

还记得2012年人民日报副刊主编徐怀谦自杀身亡,留下“我的苦是敢想不敢说,敢说不敢写,敢写无处发”的遗言,凸显身为中共媒体人的困境与扭曲。问题是死都不怕还怕什么?为什么不能勇敢突破?

其实媒体人只对真相屈服,而报导真相不需要多大勇气,只要一点良知。

在此推荐大纪元2013年08月一篇题为《从“中共媒体人”到“修炼者”的心灵巨变》的文章,顾名思义,作者原来是“党的喉舌”,据他自述,一个在舆论圈里混饭,深晓共产党原则的人,怎么走到被共产党严厉打击对像的行列?那就是普通民众不得而知,对新闻界都是重重黑幕的法轮功真相。

文章提到,1999年7月中国媒体陡然转脸,全国媒体统一对法轮功揭批,报刊所发稿件,均署名“新华社北京电”,按行话叫通稿,就是统一发的稿件,不需要调查,不需要核实,一字不差,照发就行。因而在1999年,国内媒体圈流传一个故事,有位法制报记者被安排“揭批”法轮功,这位记者说,我也不了解法轮功,我先了解了解。结果,批判文章没写成,这位记者成了法轮功修炼人。

而《巨变》一文作者,虽然至今不认识这位同行,但四年后,在他对人生与工作价值产生高度怀疑的时候,同样故事在他身上又重新演绎一遍。

在这位前喉舌记者的采访过程中,曾经接触“审过”100多位法轮功学员的中共警官以及国保大队长,据他们告诉作者说,法轮功学员是不撒谎也不干坏事的人,而且是他们看到的最好的人。当作者写到,警察向他感慨:“我最不愿意抓法轮功了,都是良家妇女呀”,看到这里真的会让人眼泪掉下来。

媒体人扪心自问,中共迫害法轮功至今15年,参与中共谎言宣传诬衊善良的人是邪恶帮凶,而知道真相仍保持沉默者,也有不杀伯仁却因你而死的良心不安,这才是中国媒体人真正的抑郁与悲哀。

但是《巨变》一文作者,终究没有泯灭他的人性与媒体人的天职,在追求法轮功真相的过程中,也同时完成了自己生命与身心的再造。他的故事绝对可以给中国媒体人无限启发。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