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科教 > 正文

摔不死接着摔 河南少女被老师“加训”致死

大陆媒体6月22日报导,5月19日晚11时多,19岁的河南新乡少女郭玲玲最后一次身体后倒、脑壳着地之后,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郭玲玲所在的学校——博强新观念生活培训学校的老师,当时跟郭玲玲的妈妈郭淮说,郭玲玲5月19日晚上6时被老师体罚,9时就被送到医院来了。

但是郭淮事后翻查医院急诊的接诊记录发现,郭玲玲送到医院急诊科的时间是5月20日零时过后,而且据接诊病历显示,郭玲玲送来医院时已经死亡超过1小时了,这意味着孩子在5月20日零时前已经停止呼吸。

郭淮领到了女儿的尸检报告,上面写着“郭玲玲符合头部与质地较硬的物体(如地面)接触(如摔磕)致颅脑损伤而死亡。”

惨无人道的“加训”

5月19日和玲玲一起被“加训”的还有一名14岁女孩小羽,小羽的父亲齐峰看到女儿时,孩子颈部被脖套固定着,鼻子插着呼吸机,胳膊、腿上和脖子上有伤痕,诊断书上写着“寰枢关节半脱位、颈髓损伤、头部和身上也有多处外伤”。

小羽被叫出来“加训”前,玲玲已经被惩罚一段时间了。因为女生宿舍就在宿舍楼一楼,小羽和玲玲被“加训”时,一直不断发出惨叫声,躺在床上的黄晶(化名)至今想起来仍觉毛骨悚然。

黄晶说,“她们俩每次摔倒都会伴随着惨叫声和求饶声,还可以听到教官和老师训斥着说,别装死,快起来!”

这场从晚上9时多开始的“加训”一直持续到当晚11时多,玲玲被人抬回宿舍才结束。

王翔后来了解到,“加训”是因为19岁的玲玲和教官顶嘴了,“经常有学生会把女老师气哭,然后就会有人来教训一下。”

小羽告诉爸爸,当晚除了这五名老师和教官,学校负责人王琪也在。两个孩子在被“加训”过程中不断惨叫,并且三次下跪向教官和老师求饶。最后一次,两人几乎是趴在地上抱着王琪的腿求饶,“求别再打了!”

但王琪当时轻描淡写地说:这个事不归他管,然后就转身走了。

王琪走后,教官马艳飞当即扯住小羽头发把她往后摔倒,由于毫无防备,这一次向后摔倒在地,小羽听到自己的脖颈处发出“喀嚓”的声音,然后脖子就不能动了。

不久后,玲玲也躺在地上爬不起来,两人被教官抬回了宿舍。

负责人说玲玲死跟学校没关系

郭淮说,5月21日,学校负责人王琪找到她时,还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他跟我说学校一点责任都没有,这完全是老师的个人行为,而且他还跟别人说,不管花多少钱,一定要把这个事情摆平。”

郭淮说,4月6日晚上,王琪和一名老师开车到郭淮家里把玲玲接走,“当时他也是笑嘻嘻的说,娃再送回来保证变个样。”

当时她还觉得这个校长人不错,但是一想到孩子曾经跪地求他别打了,他却转身离去,郭淮说:“这个人真是人面兽心。”

郭淮说,当初自己和爱人希望让孩子学点文化,可以帮她经营化肥农药生意,而且这个学校交钱就能读,才送孩子来的,谁知道把命丢这里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网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